(马超)手拿西凉刀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手拿西凉刀》小说简介《手拿西凉刀》是黄哥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马超,内容主要讲述:*老子是马超,狂拽酷炫叼!美女哪里跑?红旗不倒,彩旗飘飘,东汉末年任逍遥!老子是马超,兄弟多、人缘好,长城永不倒!刮掉董卓肉千坨、,追得吕布到处跑!三国乱,太平遥,且看马超手西凉刀,换你个起身拍案叫声好!*...
(马超)手拿西凉刀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手拿西凉刀》小说简介《手拿西凉刀》是黄哥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马超。

《手拿西凉刀》第15章马超当医生

  马超他们百来号人,带着干粮、帐篷,背后背着包裹,便向邺城进发。

  每个死士都腰带镰匕。

  关于青狼死士们的奇怪匕首,还是让马超这个本来见惯了近战武器的吃了一惊!

  这种像镰刀一样的匕首,确实是可以两用的!

  屯田时,可以用来收割稻麦;作战时,可以用来收割头颅!

  果然是冷兵器时代,这些玩意儿,一看就让人感觉血腥翻天!

  中途经过了不少的村庄,但是因为黄巾大乱东汉,现在余孽犹存,只是偶尔能看见人影,更多的还是一些空村。要不是从无名山下来的时候,带了足够多的口粮,可能没有到鹿门山,这些死士就真的被饿死了。

  随后便来到了一个叫做仙人渡的乡镇,才算是进入到了人烟汇集的地方。

  不过这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马超将大部分死士留在城镇外面住下,带着华佗、华芸、王川和贺建以及少数的死士,来到了城镇里面。

  本想采买一些物资,却发现根本多余的钱币。

  幸好华佗应付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熟悉的,直接在镇子街道的某个角落,便开始行医。神医的老本行,便是悬壶济世。再加上旁边有俏生生的华芸,唱诺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疑难杂症,药到病除!

  虽然说广告打得是一般般,但是华佗的医术那可是杠杠的,仅仅一个上午,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大半个镇子,都知道街角来了一位救苦救难的活神医。

  居民们蜂拥而至,甚至还排起了队伍。

  马超便让王川带着些由青狼死士组成的青狼卫,维持秩序。

  而马超自己便带着贺建,深入地了解东汉物价、人情什么的。倒是贺建简直像是被刚放出来的一样,要不是有马超在身边镇着,这家伙能立马上天!

  没走多久,便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口停住了,因为别人用丝绸,挂着一个文榜!

  这要么是土豪做的事情,要么就是真有急事!

  说是家中有人,患有顽疾,愿意用万贯家产,招募医生。

  马超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儿,便二话不说,顺手便将榜文撕扯下来!

  在门口的小厮看到,有人揭榜!便直接过来一个唱诺:见过兄台!请稍等片刻,我们老爷,这就出来!

  看来确实是一个大户人家,像马超这样看很多古装电视剧的人,见多了那种恶奴,竟然遇到了一个这么有礼貌的下人。还是对这古代的一切充满了幻想!

  不一会儿,一个老老实实的中年男子,不过只是个管家老爷。原来还是有架子的,幻想破灭中。

  见过公子!不知这揭榜是何意呢?

  马超一脸诧异,难道说揭榜的意思,不就是老子能医治此病么?

  见过管家老爷!马超也有模有样的学着管家:看见贵府需要医生,恰好我略懂医术,所以便揭榜,想积累点功德。

  管家老爷尴尬的笑了笑,心中一叹,略懂你都敢揭榜?不过还是十分有礼地说道:既然揭了榜,那就请进院内,我们老爷最近心思衰竭,没能出门迎接,还望公子见谅!

  马超摆摆手说道无妨,便和贺建一起进入到大院内屋之中。

  知根知底的贺建便低声问道:主公,要不要我去请族长过来。

  自从出山之后,王川和贺建就一直叫马超主公,不管马超怎么不习惯,他们都不愿意更改这样的称呼,说是士为知己者死。这才让马超第一次领略到了东汉的士族文化,究竟有多么的根深蒂固。

  还不用,现在那么多的百姓,需要治疗,还是多让仙师多看一些。这里,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在无名山中的一个月,马超天天和华芸在一起,也学到了些医术上的皮毛。说是皮毛,也只是马超不知道自己的医术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毕竟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自己也还是经常住在医院中的,所以说华芸教的皮毛以及马超对现代医学的一些了解,其实对于一些小毛小病,还是有一定见解的。

  只是没有实战而已,现在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马超当然愿意试一试。

  坐在大堂主位的是一位极有威严的一个富商模样的中年人,带着方冠,穿着丝绸,一看就是一个有钱人:贵客来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本人姓任名侠,字嵩才。不知道公子名讳?

  小子马超!无字。

  竟然是一个黄口小儿,任侠不由心中一阵失望,特别是看到他手中还拿着自己亲手张贴出去的求医榜,这段时间,因为这个榜文,确实来了不少的名医,大多是束手无策,有些医生也给开些处方,并没什么起色。本来还想着多挂几天,没想到竟然被一个还没有字的小儿,当做儿戏一般,揭榜了!

  难道这人命关天的榜文,再这个小儿的眼中,竟然可惜这般随意么?

  任嵩才便有点不高兴了,严肃且带有十足的疑问:听说,公子略懂医术,想必公子的师父的医术更为高明?

  贺建一听这个中年人竟然忽略自己的主公,便不满意地说道:我家仙师,可不只是医术颇高,而且诊金也高!

  任嵩才见马超后面的这个跟班,说话竟然这么的冲,眉头不由一皱,更加在心中将马超看低一等。任家虽然是世代经商,但是很注重家教,所以对家中的佣人,要求都十分的严格。像贺建这样莽撞的,在任家早就被罚俸一月了。

  马超幻想继续破灭中,一听便知道这个财主般的人物,有点不满意自己揭榜的行为,虽然被贺无定抢了话语,但是也是自己的意思:猴子别乱说话。小子师父,华元化,确实医术高明。

  虽然马超想要自己抄刀,但是毕竟没什么名声,还是先借用一下现在正忙的不可开交的华佗仙师的医名。

  华元化?咦?啊!难道是医圣?!

  正是!马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听华佗自己说的,他云游的时候,可是有医圣的名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名声竟然还能够带来这么大的响动。

  任嵩才这才放低了姿态,一脸赔罪,直接起身鞠了个躬,打了个诺道:没想到是医圣的高徒,刚刚有所冒犯,还望原谅则个!

  马超连忙上千扶起任侠:当不得,当不得,你这样折煞我这年轻人了!我师父现在正在仙人渡为人看病,我看到这个榜文,便一时技痒,想来打个先锋。

  当得!当得!公子既然是医圣的高徒,肯定有大才,我们这就去看看夫人的病!

  在东汉,特别是像这种有点名望的家族,其实都比较避讳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的,不过任侠也是一时激动,想着这可是医圣的徒弟,而且看来来还未及冠,也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便直接将马超带到了夫人的卧室。

  马超倒也没有莽撞的上前把脉,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面色红润,沉睡不醒的华夫人,心中纳闷,这不就是健康的人睡着了么?任夫人面若桃花,雍容华贵,像极了年龄大点的睡美人!

  任侠便向马超说明病情,原来任夫人虽然可以进一些流食,保持生命,但是就是沉睡不醒。

  马超还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脑中的勾陈倒是瞧出点毛病:灵压冲撞,神魂移位。就算是小华佗过来,都不一定有什么好法子医治的。

  马超一听,这就犯难了,虽然自己和勾陈现在算不上很对胃口,但是听见他说的这么淡定,便问道:你呢?

  勾陈不语。

  马超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勾陈,也就没有管他,百年直接问任侠道:不知夫人变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好像是新帝登基的前夕,我和夫人一直在这个乡镇施些斋饭给流民,就在某天早上,夫人便是这个样子了。任侠心中悲戚,话语中带了些许感伤。

  马超心中了然,看来确实是勾陈所说的那样,那个时候,正好是勾陈身陨之时,导致了灵崩,看来正是这个灵崩导致了任夫人受到了冲击。马超只好再和勾陈沟通: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导致这个夫人成这幅模样的罪魁还是你,要不你给想个法子吧?

  其实这个也不算病!你上前摸着那女人的前额,我渡些魂力给她,当她的体内有了足够的魂力,便能够安稳神魂,不出三天,便能醒转过来。

  马超没有什么惊诧的,现在这个世界自己接触的一切,都变得有点神秘。既然神兽都这么说,马超便立即照办,做足前戏,便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华夫人的前额。

  此时,突然房门被人大力的冲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少爷跑了进来,正好看见马超的手搭在夫人的头上,虽然这个对于拥有二十一世纪思维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甚至对于无限信任华佗的任侠来说,也没有什么,倒是对于完全不了解情况的这个小少爷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这个小屁孩竟然将手放在自己母亲的脸上:瞎了你的狗眼,竟敢对母亲不敬!

  任侠都还没来的及阻止冲进来的少爷,便看到他冲到床边,二话不说,直接将马超拽到了半空之中。

《手拿西凉刀》第16章三式伏波枪

  贺建看到这一幕,那还了得,直接一声大喝:贼子,尔敢!

  马超刚刚心思全部在任夫人身上,也没有多加留意,现在竟然被人给制住了。不过也是不急不缓,先是问勾陈魂力渡过去没有,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便挥挥手,制止了即将暴走的贺建。

  任侠这才反应过来:达儿,你怎么过来了?还有赶紧放下马超公子,他正在为你母亲治病。

  治病?哪儿有他这样治病的,父亲不用着急,这次达儿从邺城请来了吴医生,肯定能够治好母亲。像这种黄毛小儿,竟敢将自己的脏手放到我母亲的脸上,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这便是任侠的二儿子任达。

  天生一股蛮力。而且加上任达和任夫人的溺爱,养成了这么一股冲劲。

  任达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只矮了他一头的马超,举在半空中,便大步踏出了任夫人的卧室。

  众人只好跟着出去,任侠一路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但是任达完全是一根筋儿,从小就听母亲的话,对父亲虽然恭敬,但是并不是怎么理睬他。

  喂,我说这位小哥,你这么举着我,难道不累么?

  任达不由分说,便将马超丢了出去,幸好马超现在五禽术已经是大成的境界,先是扭动身躯,卸掉了任达的蛮力,然后又是空中转体,潇洒落到院子正中央。

  任达诧异,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有这般本事!

  贺建也是睁大双眼不相信感觉,虽然自己早就被马超打的团团转了,但是要想在这么短的距离,做出这么完美的卸力下落,自问还是有点悬!

  看来你这个登徒浪子,还有点能耐!这样,我们干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便不再追究你欺辱之事,如果你输了,便在我母亲的床前磕三个响头!任达不是傻子,既然这小子能够有这般的武学造诣,可能还是有那么点本事的,再说了,任达在这邺城可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早就打遍邺城无敌手,没想到今天回到了家乡,还能遇到这样的,自然手痒。

  任侠看不过去了:飞熊!不要胡闹,这可是华佗仙师的高徒!

  华佗虽然对于任侠这样四十多岁的有见识的人,可能还有点震慑能力,不过对于任达这样刚刚成年的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的认可度了:管他什么华佗不华佗的,今天,他不打,也得打!

  虽然任达不领华佗的情,但是他带回来的那个吴医生,一身青衫,内心可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医圣出山了?

  打!怎么不打?不过你的条件我不接受,如果我输了,我磕头,如果你输了,也得给我磕头!马超最后两个字,说的比较重!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家伙以来就不分青红皂白,自己可是他母亲的救命恩人,要不是被自己碰见,就算是他们任家请遍天下的名医,都搞不定!现在这个任达,竟然恩将仇报,还要自己磕头!

  马超微怒,便想教训一下任达。不过他们这次入城,并没有带兵器,便问道:不知任少爷,可用兵器?

  拿我的巨锤来!任达通过刚刚马超在空中的表现,便不敢托大,直接吩咐随从,抬着自己的兵器进来!

  给我杆枪!

  马超看见任达的双锤,竟然如此巨大,本来这个家伙就有一身蛮力,要是有这么个武器在的话,自己说不定,根本不能近身,便也要了把武器。

  两人分开站定。任侠一脸苦样子,嘴里不停地唠叨道:点到即止,千万不要伤及性命!

  马超习惯性地低吟:三商现!

  任达的脑门前瞬间显示出了红蓝绿:88、56、43。

  我去,竟然比一个月前的王川都还要高的武商,虽然智商和情商比较低,不过这个也符合他现在的做事风格!马超心里一阵抽搐,这东汉末年的武力值都这么高么?如果按照勾陈的说法,这个任达岂不也有猛将境界的武力!

  自己这一月前,还只是健勇级别呢,也就是武夫的巅峰,虽然现在自己确实在掌握了五禽炼体术,也能次次将武商略低的贺建打趴下,不过现在面对这个在猛将里面都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物,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摆平?

  马超手握铁枪,可能是此枪有点轻了,马超跟这临时的武器的契合度还没有多好,而且看任达两把巨锤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还真让马超倍感压力!

  嘿嘿!任达看马超对铁枪的不熟悉,便知道这个家伙可能只是徒有其表,便怪笑两声,欺身杀过来!

  这时机的把握,确实十分的到位,马超这边心神不稳,虽然脑袋里面有着一套伏波枪法,自己偶尔也练练,然而平时和贺建过招的时候,全部都用的是赤手空拳的五禽术,这枪术,现在手生的很!

  两个巨锤带呼呼的风声,刺的马超耳朵,都快耳鸣!

  说是迟那是快!

  马超直接一个灵鹤飞天,堪堪躲过任达的巨锤。

  不过任达不愧是顶级猛将,收锤,再挥!想要将马超直接在半空中击落!

  鹿竞山河!

  马超再躲!

  一来二去,马超打的十分被动,几乎已经躲了任达十几招了!

  任达将巨锤横在自己的胸前:你忒孙子了,是属兔子的吧?刚刚不是挺牛气的么?敢不敢不躲了,和我正大光明打一场?

  旁边的任侠,更是一脸苦水,虽然自己也比较担心儿子,但是自己儿子早就凶名在外!特别是他母亲生病的这段时间,自己这个儿子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了,竟然武力大增,四处去抢名医,在整个邺城附近,竟然没有能近儿子身前的武者!就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他真的有点担心医圣的这个徒弟了!不过,本来也没有对这个马医生,报太大的希望,毕竟别人医生都是救死扶伤的,怎么会打打杀杀呢?

  所以任侠任嵩才直接高呼道:哎呀,算了算了,点到为止,点到为止,马公子,要不你就给小儿认个输吧?

  认输?开什么玩笑?!

  马超双眼一横!任嵩才被吓了一跳!那是双什么眼睛,竟然带着巨大的煞气!

  马超慢慢地转过来,看着任达:如果你输了,你这个人我要了!

  经过十几招的试探,马超基本上摸清楚了任达的套路,他的这套锤法,极刚致简,也就是招式不是特别的多,但是每一招都十分精妙,如果说任达能够将锤法修炼到法归自然的境地,这也没什么打的了!

  但是现在他也就融会贯通,而且他的这个融汇贯通,还是建立在自己的蛮力之上,催发出来的而已!

  马超将铁枪一扫,寒星点点!刚刚躲闪的过程中,马超在任达的每一招中都找到了漏洞!这个也是三商瞳的功效,能够将极快变为极慢,又能将极慢变为极快,前者可以拿来逐步分析,后者可以拿来规划路径,料敌于先!

  败你,仅需三招!马超淡定地说道。

  任达没想到这个只会逃跑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的口气,呀呀地叫个不停,不过马超现在抱元守一,放手的浑然天成,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这才把任达给气的,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一个不停挑衅自己的刺猬,浑身炸刺,自己只能望着不能下手,只能哇哇乱叫!

  一旁的贺建看的那是一个热血沸腾,想任达这种家伙,其实是最对贺建的胃口的!当他听到马超将要在三招之内,解决任达!这托大了吧?

  马超动了!带着一丝冷笑!伏波枪法虽然自己练习的比较少,但是以前的那个马超可是天天打磨此枪法的,早就融会贯通,趋于大成!现在这伏波枪法的记忆,犹如云开见月般,出现在马超的头脑中!气势早就被激发到顶端!

  任达,被马超的气势所逼,已气息不稳,心神意乱!

  第一式:虮虱无依!

  铁枪挥舞的特变快,甚至都只能看见枪尖那么一点,就像一个个的小虮子一般,但是每一点点到任达的身上,都是鲜血直流!任达使尽全身的力气挥舞巨锤,但是依旧不能够将这么细微的攻击抵挡在外!

  第二式:万马奔腾!

  任达受伤了,虽然伤的都很轻微,但是力气已经不能够十分的集中,现在马超的铁枪带起来的风声,就像是万马啸叫一般,气势十足!任达站定,狠狠地将马超的枪尖顶住!就像站立在狂风暴雨中,任达的心神甚至不能做其他的思考,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骇浪中的小舟一般,随波逐流!

  第三式:折铜柱!

  马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铁枪一撤,直接横扫;任达因用力过猛完全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一个不稳,向前扑倒,直接被铁枪扫中,便像玉柱崩塌,被铁枪击飞!

  三招已过,胜负立分!

《手拿西凉刀》第13章武道的天才

  在马步过后,王川便开始仔细地给马超讲解鹿虎形的修炼之法。

  马超直接开启神瞳,直愣愣地望着王川将鹿虎形演绎了一遍,就跟看华芸跳舞那天晚上一样,而且王川比华芸的武商高了可不是一点两点,本来就已经进入到初级猛将的阶段,甚至都可以吊打现在的马超,也就是真正的化形阶段。他在展示鹿形的时候,羚羊挂角,仙气凌然,施展虎形的时候,虎虎生威,霸道刚猛!

  马超因为有三商瞳的缘故,看起来甚至都还要高一个层次,几乎都已经看到了王川进入到成神阶段,就如一个圣人级的高手在教授自己,所以学起来更加地迅速,理解也更加地透彻,甚至还比华芸教授自己的灵鹤形来的更加的通透一些。

  王川施展完毕之后,将气息收拢道:来吧,你来施展一遍,能记住多少,就施展多少,忘了的就直接跳过,而且不用不好意思,本来我只是想一招一式地教你,不过我一直以来都是将两种杂糅在一起修炼,所以如果你觉得看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马超没有接话,而是仔细地将刚刚自己领悟到的招式认真地在脑中过了一遍。不过这个举动,在王川王长江看来,就是被自己精妙的武学给镇住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个野孩子虽然得到了族长的亲睐,或许对于他来说还有点小小的威胁,毕竟王川可是一心一意想要坐上下一任族长的位置,再加上确实在各个方面都领先于现在的族人,虽然贺建在马超的面前敢耀武扬威地说自己是青狼第一猛,但是在王川的面前,他还是十分规矩的!因为他是知道真正的第一猛,究竟是谁。

  马超开始动了。

  一来便是猛虎下山,四肢离地,直接跃至半空之中,瞬间接鹿鸣天下,双脚微曲,竟然直接砸向地面,要是这个是时候下面有个人的话,肯定会被弄成人肉饼的!

  一着地,尘舞飞扬!

  地下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不过还没有完,又转虎形,猛虎掏心!没有对象,但是空气里还是传来霹雳之声,可见力道之足,神勇不可挡!

  鹿竞山河,马超的身影变得十分的模糊,那是速度快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够带来的错觉!

  马超就这样,一招一式全部用自己所理解的方式拼接在一起,但是每每施展出一招,都是电光火石般,勇猛十足!

  这下轮到王长江、贺无定目瞪口呆了!

  这个家伙难道是什么妖怪不成?

  好好的鹿虎形,怎么到了他的手里,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威力!

  而且很多招式的连接,竟然那么的浑然天成,好像是在这两种形体中,浸淫了至少不下十年,哦不,百年以上!

  难道说族长竟然真的这么偏心,早就就五禽炼体术,而且是真正的五禽练体术交给了这个无字的小孩么?难道他才是族长选定的继承人?

  王川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本来智力就不差,看到马超有这样的表现,肯定会胡思乱想。

  马超将所有招式都演练了一遍,也不知道自己打的是好是坏,虽然看起来破坏力十足,他以为刚刚王川在施展的时候并没有动用力气,才没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在他看来,这样的破坏力,其实只要稍微使点力气,便能够出现这样的效果。

  咋样?是不是哪儿错了?王川失魂落魄的表情,被马超读成了失望。

  王川的内心是崩溃的,甚至找不出什么样的词汇来表达现在的心情,不过王川也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总体来说无名山的人,与世隔绝,与人无争,心思单纯,所以长江兄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态,如果真的是他更强,让他来做族长,自己反正是服的:不知道马超兄,以前是不是练武出身?

  练武?马超想到了原来的马超,甚至还想到了那个马超留给自己的伏波枪法,便坦然地说道: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哪条汉子不练武?我大概在能走的时候,都开始在练武了吧!

  这个台阶好啊,虽然马超并没有刻意给王川台阶下,但是这话听到王川耳朵里面,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就顺畅了:难怪,难怪!马超兄,领悟的很好!深得精髓!

  长江兄,别叫我马超兄,虽然我看起来玉树临风的样子,其实也就十四、五岁。比你可能还是要小些的,以后你可以叫我贤弟呀什么的!马超见王川竟然没有给自己摆臭脸,还将自己给夸奖了一番,这可就对了马超的胃口。

  一贯以来,马超怕软不怕硬,你对我好,我对你更好!

  你跟我来硬的,不好意思,如果你用拳的话,我就只好用脚了!

  哈哈!马贤弟,练武奇才!让我这个井底之蛙,大开眼界!王川拿得起放得下,现在两个人竟然可以尿到一个壶里,当然夸奖是必不可少的!

  这可急坏了本想让王川教训教训马超的贺建,毕竟马超可是贺建的手下败将,怎么今天竟然来了个咸鱼大翻身:诶!马小子,哪天你跟我玩,不会是在逗我吧?

  全力而为之!马超可不愿给这员猛将级别的家伙留下什么阴影:难道我刚刚鹿虎形,还过得去?

  贺建快要哭了,特别是看着马超特别真诚的双眼,就像是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气之中:来来,我就不信了,你再看我的熊猿!

  贺建摆开架势!

  现在他的熊猿形可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没有想刚刚王川那样,收着自己的气力,而是使出了十足的力道,刚刚让马超这个家伙除了风头,让圣女妹妹那么着迷,本来就算是动了贺建的逆鳞,所以他就像在自己的最擅长的武道上面,找回点存在感!

  一招一式,不仅精妙无双,而且使出了猛将应该有的气力!

  空气中,四处可以听见爆空的声音!大地上,也到处可见贺建留下的巨大坑洞!

  王川笑着摇了摇头,他肯定是知道贺建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却忽略了一点,刚刚马超在自己只是形式上的招式上面,就能够领悟得那么深刻,现在贺建将力道加上,肯定还会让马超领悟的更多,也就是说,如果一会马超来耍这个熊猿的时候,肯定更加的精彩!

  王长江甚至都有点期待,这一次马超究竟能够领悟多少了!

  过了半响,贺建打完收工!

  第一眼肯定是看向华芸的,不过华芸竟然妙目闪烁地望着马超!

  心中不由一苦:这个圣女不会是傻了吧,这都看了一个上午了,还没有看够么,自己这么大哥猛男,表演了这么精彩的武术,竟然没有将其注意吸引过来!

  贺建只好将气撒到马超的身上:来!小马儿,你演练一遍!我告诉你,我可没有川哥,那么好说话,一会要是错一个动作,今天就罚你,三个时辰的马步!

  马超点头!一脸严肃!便将熊猿形,一点不差地演示了一遍!不仅仅是动作上面没有任何的瑕疵,就连刚刚贺建的力道,马超都刻意的去模仿,竟然做到了完全复制!

  王川这下是彻底的服了!

  什么是最难控制的,力道绝对是最难的!但是这个妖孽竟然连力道都一点不差的做了一遍!这是什么?这绝对是武道上独无仅有的天才!

  不过贺建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马超好像和自己打的差不多,便说道:嗨!依样画葫芦而已!可没有刚刚学鹿虎时那么的灵气哦,还要多练,达到融会贯通!

  马超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咧嘴一笑!毕竟对于武学,这才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修炼而已,当然是他们说什么是什么。

  不过王川,却十分鄙夷地望了贺建一眼。

  练习完毕,三人便又较劲般地爬山、下山去了。争锋相对,各赞才华!

  这一较劲,便是一月的时间。

  公元年五一八玖年五月十五日,汉少帝刘辩在其舅舅大将军何进的护持下,登基!

  其母何太后随即宣布临朝称制,把持朝政。

  马超看了看了华佗交给自己的公文,不由唏嘘,历史的车轮真的就这般无情。

  其实现代人马超除了对这年代的马孟起的身世感到悲哀,另外一个便是这个汉少帝刘辩了!

  其实在史学界,都不愿意承认中国的历史上,有这么个皇帝的。而且这家伙虽然当了皇帝,其实从来就没有享受过皇帝的待遇,甚至都没有接受过皇帝的专门训练,便被历史的大手,无情的放在了皇位上,这才有了董卓根本不将这个小家伙放在眼里,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其废掉!

  华佗看着马超眼中的忧虑,便觉得这个小子竟然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苗子!

  而且,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马超竟然神奇地将五禽炼体术,全部掌握!这才让华佗动了想让马超出山拯救百姓出水火的想法,这绝对是惊才艳艳的人物,要是真的一直被困在自己的无名山,可能真的对不起勾陈大帝的一番苦心。

  最近我收到一个信函。华佗将一封绸信递给马超:不知道马公子,有没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