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王)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简介《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是葬鹂颜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宸王,内容主要讲述:一道谕令,将恣意江湖的她唤回商国国都,等待嫁与当朝王爷。可却遭逢——姐妹陷害、嫡母算计、公主仗势欺人踹飞!惹了她统统踹飞!阴谋防不胜防,她被王爷退了婚不说,还得嫁给那被扣在商国为质且病入膏肓的周国世子去冲喜并...
(宸王)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简介《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是葬鹂颜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宸王。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5章:口感实在伤人

  这一刻,百里九歌几乎灯枯油尽,再也无法撑住张开的眼皮。眼前逐渐变的昏昏沉沉,令她无法去思考那饕餮门之人死前所说的话。

  她渐渐闭上眼,只看到鸟雀飞舞,亦是缓缓散去

  她要死了吗?

  真没想到,师父从来都不许她使用的御鸟术,竟成了她死亡前最后的一场华丽。

  双眸终究是不情愿的合上了,树下,虚弱的女子陷入沉眠

  百里九歌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四岁的那个霜降之夜,回到了那个冰冷冷的屋子里,看见了那举着刀刃的母亲。

  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母亲脸上究竟是何种表情,可无论她如何努力,看见的却唯有一汪氤氲。

  你到底是谁她不禁发问。

  虎毒不食子,为什么你要毁了我的脸,为什么你下得去手!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我娘,到底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举着刀的妇人忽然发出狰狞的狂笑,听来是那样刺耳,像极了即将走上刑场的囚犯。

  贱种!你这个贱种!竟然质疑自己的娘,竟然敢质疑我!没有人比你更下贱,你该死,你最该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不不她摇着头,却是更为坚决的说道:你不是我娘,一定不是你!我不相信你是我娘,我不相信!你你

  你绝对不是我娘!

  身躯猛地一颤,百里九歌自梦中惊醒,额角流下的冷汗沿着唇角灌入,竟是冰冷的吓人。

  她心有余悸的狂喘着,胸口在昏暗中剧烈起伏,梦中那一幕幕仍旧逼真的盘旋在脑海,像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呼唤,一声一声都颤动她的心。

  你不是我娘。

  一定不是你。

  我不相信你是我娘。

  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梦?

  为什么会无端的质疑起娘亲来?

  自己怎会出这样的状况?

  百里九歌莫名的喘着,任冷汗滴落,浸湿在床褥之上。小手渐渐的收紧,捏起的是棉质的衾被,已经被汗湿等等,这是衾被?

  百里九歌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一张床上,还盖着厚厚的被子!

  再环视周围,这间房屋甚至简陋,屋顶是茅草搭的,屋内燃烧着药草清芬,袅袅淡香萦绕满室。

  她不禁怔了。自己这是还活着吗?居然没死?

  门在这时被推开,有人踏出黑色的夜,踏进点着昏灯的房屋。

  当看清他的形貌时,百里九歌不由的喜色上脸,喊道:前辈!鬼医前辈!

  那半老之人一怔,半截袖子下的手臂经脉微微颤抖,他诧异的望着百里九歌,问道:小姑娘,你喊老朽什么?

  百里九歌忙解释:鬼医前辈,我是黑凤,花谷七宿之一的黑凤啊。

  被唤作鬼医之人大吃一惊:你是黑凤?观察着百里九歌的脸部边角,问道:那你贴了人皮面具?

  是啊,上次在钟山见到您的时候,我和您说我是大商奉国大将军的女儿百里九歌,现在这副样貌就是我在俗世用的。百里九歌抱拳,朗声笑道:我本想来找您解毒的,在路上便体力不支晕过去了,没想到我还挺命大,竟然被您捡回来。

  鬼医欣喜而笑,将一碗药汤端给了百里九歌,坐在床畔,道:老朽本在趁夜采摘荧光草的,忽然见满坡的鸟雀都朝一个方向飞去了,老朽觉得奇怪,赶紧过去瞧,正好看到你中毒濒死。也是天不亡你啊!

  他说罢,想了想,又问:那些鸟雀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

  前辈,我那时候神志不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必须说谎,只因师父再三嘱咐过,她天生能与鸟儿沟通甚至驱使鸟儿的这事绝不能让凤凰谷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则必将大祸临头!虽然师父未曾告诉她原因,但百里九歌相信师父必有他的用意,所以,只好对不起鬼医前辈了。

  黑凤,先把药喝下去吧。鬼医慈祥的催促。

  百里九歌忙听话的仰头,一饮而尽。

  天!真苦!

  她差点全都吐出来,只得苦笑:前辈的技艺果真冠绝江湖,但出自您手的药汤,口感实在伤人。

  鬼医笑答:良药苦口嘛,你就忍忍吧。见百里九歌的表情好些了,又问:最近在朝都过得怎么样?那当朝宸王,还没有娶你过门吧。

  没有,不过他已经上奏了,相信很快会给我答复。

  话语至此,心头又有些疑问,百里九歌问道:我记得前辈您从前在梁国采摘了一年多的草药,这次又来我大商结庐采药。前辈,您是不是想研究什么空前绝后的药物救人啊?

  鬼医的神情陡然灰暗下去,眉宇间似被一团阴霾笼罩,见不到光明。

  百里九歌的笑容也淡去,又问:前辈您有心事是吗?可以说给我听听,说出来也好,别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坏了!

  鬼医回神,慈祥的看着她,顷刻摇摇手说:往后再说吧,现在只要想起这件事老朽就不愿意再想了,只愿就这样一直努力下去。

  这样啊,那行,前辈您注意身体就好。对鬼医的拒绝,百里九歌毫不介意。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6章:给力的还击

  眼下三更天还未到,百里九歌的视线穿过窗子,望向朝都的方向,蓦地一笑:这次我的命是前辈救的,如此大的恩情,我定会牢牢记住。但是我今晚是一定要回去的,有些帐不算我可不会罢休。

  鬼医见百里九歌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劝她继续留在这里休息两日,却被拒绝,如此只好由着她去了。

  夤夜赶回奉国大将军府,全府已然是灯火阑珊,大部分人都已经安寝,却唯有某间院子里的一对母女还焦心的睡不着。

  百里紫茹手中拈着帕子,柳眉紧蹙,瞳凝秋水,纤手捧心,从桌子旁走到衣柜旁,又从衣柜旁走到铜镜边,终是忧心的问着:娘,你说,百里九歌这回到底有没有中招?为什么她忽然就不在将军府中了呢?这太超出预料了。

  赵倩见百里紫茹晃来晃去,甚是心疼,忙揽了她道:我的紫茹啊你就放心吧,那个贱种不过是有几分蛮力,哪里敌得过赤蟾蜍跟赤练王蛇的毒?我跟黑市商人买的毒物,定叫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会儿她估计还在阎王爷面前一个劲的询问死因呢。

  ——原来大娘是在黑市买到这些的啊,那商贾人品不错,果然是如假包换的毒物!

  一个张扬冰冷的声音陡然间钻进了母女俩的耳朵,吓得两人差点抠伤了对方,扭过头望去,大惊着望见窗畔立着的红衣女子。那如出尘宝剑般的湛亮目光,此刻亦如清冽的冷泉,扫过之处遍洒冷意。

  百里紫茹慌了,指着她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从窗户跳进来的啊。

  百里九歌冷笑着,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忽然拿了出来,顺手将一个东西抛进了赵倩的怀里。

  大娘,这赤蟾蜍生命力不错,居然还有个没死的。

  赵倩一愣,低头一看自己接下的东西竟然是赤蟾蜍!

  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凄声尖叫,昂手要将那赤蟾蜍给丢出去。

  可是这赤蟾蜍却猛地窜起,趁着赵倩大张嘴巴时钻了进去!

  顿时赵倩只觉得嘴巴里被塞进个恶心到极点的东西,她想一口咬碎它却更觉得恶心,一手揪住蛤蟆腿,谁知口中竟被喷入了粘稠的液体

  呕!赵倩恶心的连着晚饭一起出来了,口中残留的毒液令她一阵头晕目眩。

  那赤蟾蜍落地后再度弹起,钻进了赵倩的裙子里,往她腿心之间攀爬!

  啊!救命啊!救命啊!

  赵倩拼命的踢动双腿,掀开裙子,却就是阻止不了那沿着双腿向上蔓延的恶心感觉。

  百里紫茹此刻已经吓傻了,刚反应过来要帮着赵倩驱赶赤蟾蜍,却见一个又冷又痒的东西被抛到面前,她下意识接住。

  四妹,这个是奉还给你的。百里九歌冷声笑道。

  下一刻百里紫茹的尖叫声几乎要刺聋赵倩的耳朵,百里紫茹被手中那个红色的蛇头吓得六神无主。这是、这是蛇头!蛇头!为什么还在动,为什么还在吐着蛇杏子!

  啊!她疯狂的将蛇头甩出去,可却因为恐惧而手都软了,那蛇头掉在了她的脸上,冰冰冷冷的恐惧感立时让百里紫茹吓得魂不附体。

  百里九歌放声冷笑:四妹,还有这蛇身子也还给你!自作孽,不可活!

  扬袖一甩,那尚还在蠕动的无头蛇身也被丢了过去,迅速缠上了百里紫茹的躯体。

  啊!救命啊!救命!爹,救救我啊!

  百里紫茹吓得涕泗横流,和赵倩两个疯狂的手舞足蹈起来,头发凌乱形象尽失。她拼命的要拍掉脸上的蛇头,可那冰冷慑人的蛇身子却阻碍了她的动作!

  啊!!!疼!!!!

  百里紫茹忽然跌坐在地,双手捂着半边脸,那蛇头掉地,却见她脸上出现两个牙印,周围的皮肤迅速变乌、龟裂、溃烂的不能直视好好的一张脸竟是毁的犹如鬼魅一般!

  同时赵倩仰面栽了下去,裙子大敞双腿大开,两手捣在腿心处拼了命的往里面伸那该死的蛤蟆、那该死的蛤蟆竟然钻进了她那里面!恶心死了!恶心死了!!

  望着这对母女在地上打滚哭叫,百里九歌痛骂:咎由自取!若是不害别人又岂会惹来灾祸?是死是活,你们就听天由命去吧!

  话落,广袖飞扬,百里九歌穿窗而出,迅速回屋去了。

  自己屋中,这会儿还散落着赤蟾蜍的尸体和它们墨绿色的粘稠体液。百里九歌一眼扫过,猛然甩袖,强大的内力化作袖风将碍眼的东西全给挥到外面草地里去了,收拾得一干二净。

  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上榻睡觉去了,至于那隐约传来的惨叫声那对母女当真活该,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自己懒得再去管,不如睡个好觉来得有益处!

  不一会儿的功夫,百里九歌就睡着了。而赵倩和百里紫茹,还在如杀猪一般的惨叫,惊醒了将军府一大半的人,最后将宿在二夫人班琴那里的百里越也给吵醒,不耐烦的赶过去查看究竟

  翌日,百里九歌一出屋就发觉奉国将军府的气氛有些怪异,只因她的屋门前竟是比前些日子更凋零了,简直犹如深山老洞一般近乎没有人迹。后来拉了个来附近修理花木的婢女问话,才知原来所有人都挤到百里紫茹和赵倩那里去了。

  据说昨晚百里越及时赶到,立刻叫了郎中来帮忙,后来虽是将赵倩和百里紫茹的命保住了,可一个破了相,另一个的下面近乎糜烂,两人也差不多是毁了。百里越急得恨不能将全朝都的郎中都请过来医治妻女,那边的院子根本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

  百里九歌落了个大清闲,便不置可否。

  当晚,夜深人静时

  奉国将军府的一方院子里传来凄惨的幽咽声,房内那绣榻上躺着的百里紫茹,狠狠砸碎了一面铜镜,不忍直视自己废了的半边脸。

  郎中说了,她这张脸也不是不可以好,只是需要时间

  可是!她不能等啊!若是等到百里九歌嫁了宸王作正妃,那自己就算是脸好了能嫁过去恐怕也得做小了!

  百里紫茹愤恨的咬着嘴唇。

  她不干!她绝不会让百里九歌顺利的嫁给宸王!那个男人是属于她的,百里九歌那个贱种别想染指一分!

  猛地,一个念头袭上了脑海,百里紫茹忽然想出了什么,咬着的唇慢慢松开,化为一道狠毒的笑意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3章:浴桶惊魂

  待安顿好了容仪,百里九歌刚出院子,迎面竟被容晖堵在了一面垂花拱门之下。

  但见容晖眨着一双勾人的杏花眼,眸中似带着电光,直直的袭向百里九歌的视觉。

  男人的气息就绕在身侧,如此的近,酥麻微痒的呼吸挠刮耳垂。

  容晖嘴角含笑如春日里的一段桃柳,就这么脉脉凝睇百里九歌,等着她的反应。

  他相信,她一定会和其她的女人一样,无可抗拒的被迷了心窍。

  可谁知——

  啊!

  一股力道狠狠踢在容晖肚子上,踢得他差点飞出去,趔趄了好长一段路才勉强拉住一棵枯树站稳,他惊呆的望去。

  只见百里九歌红裙如火,明眸倒映着无数梅花,朗然斥道:我是殷浩宸的未婚妻,你是谁?别这么明目张胆的把你调戏青楼女子的那套用在我身上,再犯一次,定踹得你三天站不起来!

  话落,广袖一挥,倏忽之间腾上了院墙。容晖的眼前有一片红云闪过,再定睛一看,这院子里哪里还有百里九歌的身影?唯有院墙上一段枝叶似是刚被人踩过,在剧烈的晃动

  离了右相府,百里九歌心中思量了那容晖一番,只觉得那人当真是纨绔的不可救药。放眼朝都城谁不知道右相府大公子风流成性整日里眠花宿柳,且还以搜集各式各样的女人为乐。今天倒好,他把歪脑筋动到她头上来了,简直是做梦,她才不吃他那一套!

  百里九歌甩甩长发,止住了思绪。

  自己没必要再想这等人,没意义。

  回到奉国大将军府时,已是斜月东升,天上那落了一半的太阳红的像是一团血,洒在浅淡的云朵上形成一道道浅晕。

  百里九歌独自用了晚膳后,便唤婢女去准备木桶和热水,她要好好洗个澡,放松放松。

  良久后,水烧开了。百里九歌拉上屏风,屏退婢女,走近到缠花铜镜面前,再度确定了四下无人后,抬手置于脸侧,缓缓的揭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霎时,一张令人眩晕屏息的美颜出现在铜镜之中,夺了世间万紫千红的光彩,独霸群芳之冠。

  可百里九歌却只静静的看着,须臾后又重新戴上人皮面具,褪下衣衫,跨入木桶之中。

  绝世美颜吗?

  倾尽天下吗?

  今日红颜,明日枯骨,对这以貌取人的世间来说,自己若是顶着真颜,怕是不知要惹来多少虚伪的好意吧。

  想当初在江湖,她是凤凰谷的黑凤,是鼎鼎大名的花谷七宿之一,她贴假伤疤,再用黑纱遮盖脸孔,便是想看看那些无意间窥得她伤疤之人会是何种反应。而如今回了朝都,她让自己成为长相平平的百里九歌,也只是想知道,在这俗世中又有几人能无视她的相貌而真心待她这外室庶出之女。

  所以,那原本的倾国之容倾世之貌,又要之何用?

  如此想着,百里九歌有些入神,倒忘了自己是在沐浴。

  可忽然的,浸没在水中的肌肤被什么东西给触碰了下,那粗糙的触感甚是不好,她这才回过神来。

  什么东西百里九歌疑惑着伸手入水去找。

  还没找到,身体的其他部分却接二连三的被触碰,那种怪异的感觉像是被癞蛤蟆爬过,且还都朝着她双腿之间爬去,这感觉极为毛骨悚然。

  百里九歌连忙继续在水中翻找,终于碰到个毛剌剌的东西怎么还自己游走了?

  猛地意识到事情不对,百里九歌一跃而起,掀了水花满屋。她在半空中扯了旁边的帘子裹在身上勉强做衣,刚一落地,就见冒着热气的浴桶水面上渐渐的浮起了红色的东西,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那是

  真是癞蛤蟆?!

  百里九歌狠吃了一惊。

  果然是一群癞蛤蟆,看数目不下三十个,此刻已然漂浮在水面上,发出喑哑的鸣叫声。而更令百里九歌吃惊的则是这些癞蛤蟆的颜色,竟是和烧红的铁块一般!

  原是火山岩浆中生长的赤蟾蜍。

  百里九歌想到了师父曾给她教授过的知识,此种蟾蜍通体红色,只有在热水中方能生存,遇冷则眠,其身上携带剧毒,一旦碰到女子,便会游到其双腿间最脆弱之处,将毒液喷进女子的花径里,甚至直接自己钻进去!

  如此一想,饶是百里九歌这见惯了风浪之人也心惊胆战,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庆幸自己跳出了浴桶,却真想知道究竟是谁整出如此毒计害她!

  还未思量完,却见那些赤蟾蜍忽然一个接一个的跃出水面,朝着百里九歌袭来!

喜欢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相关热门小说

(凤未央)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
(林冲)另类水浒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另类水浒
(马小帅东方雪玉)极品手机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极品手机
(何斐)超级异能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超级异能
(寒慕川叶雨蝶)圣灵转世傻心妃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圣灵转世傻心妃
(敖骏)天下逐鹿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天下逐鹿
(林浩然)回到古代做太监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回到古代做太监
(李陌)回到三国娶二乔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回到三国娶二乔
(陈汤)掘墓成神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掘墓成神
(刘邦慕容仙)秦末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秦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