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未央)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小说简介《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是小爷销魂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凤未央,内容主要讲述:带着空间实验室一朝穿越成为带小球被嫌弃的王妃?因为是小国的和亲公主所以就是被你们当牛马使唤,就要给小妾磕头请安?当本小姐是软柿子随你们拿捏?再惹本小姐就剁了你们做人棍!滚着玩儿!...
(凤未央)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小说简介《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是小爷销魂所编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凤未央。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第15章与野兽搏命

  手脚利索的抓了两只巴掌大的活鱼,也懒得生火直接去了鱼皮吃起了没有调味料的生鱼片。果然,自然养出来的鱼肉质就是鲜美。

  凤未央看似轻松的吃着鱼肉,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也是一刻不停的戒备着。

  在吃完最后一块鱼肉时,凤未央手上的匕首一顿,脚上一闪便躲到了小溪边的大石头后面。

  她看见了两个灰白色的影子。

  凤未央小心的探出头,果然看见溪流的对面有两个野狼在溪边喝水。

  凤未央慢慢的摸到腰间的麻醉剂,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并没有带太多,只带了三支麻醉剂出来。

  奇怪,她的小型射弓呢,不会再刚才掉了吧,要不要那么倒霉

  她可没有练过飞镖

  对面溪边的野狼似乎发现了凤未央的存在,都停止了喝水,抬起头来,一双浅灰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大石后面。

  没办法,为了不让野狼跑了她只能现身做诱饵。

  凤未央慢慢的站到野狼的对面,左手拿着匕首,右手藏着麻醉剂。随时准备着应对野狼的攻击。

  嗷呜嗷呜野狼仰头嚎叫两声便朝凤未央冲了过来。另一只野狼则趁着那只狼向前冲时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

  靠,还玩起了阴谋战术。

  凤未央跳到大石上面躲过了野狼的攻击,匕首一挥将想要跳上巨石的野狼挥退。

  该死的,没有射弓,必须近身搏斗才能将麻醉剂打到野狼的身上。

  一直在她身后徘徊的野狼趁着她不注意,飞扑过来对着她的喉咙就要结实的咬上一口。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凤未央紧抿的唇角缓缓的勾起一丝冷笑。向右一闪身躲过了野狼的撕咬,长腿高抬后一踢重重的落到了野狼的后颈上,趁着这个时候她拿出身上的麻醉剂往野狼身上一扎,前一刻凶狠的野狼,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瞬间没了声息。

  另一只野狼见着同伴被制服,凶性大发的跳到巨石上将凤未央撞了个趔趄,从巨石上摔了下来。

  哼,还挺有血性的,可惜啊,你遇到了我。凤未央拿起身旁的鹅卵石用力的向野狼投掷过去,在野狼躲避时跳起来上去,手上的匕首刺入野狼的眼睛,腥臭炽热的血液飚得她一脸都是。

  阿呜呜呜野狼痛苦的挣扎着。

  真是抱歉,要怪你就怪那个变态吧。将麻醉剂扎到野狼的身上,很快它停止了挣扎。

  擦干净匕首上的血,凤未央动作利落的将两只野狼身上的皮给剥了下来。为了以防万一,她将一只狼腿给割了下来洗干净带在自己身上。

  凤未央看着身上被划破的流血的伤口眉头一皱,简单的处理伤口之后将狼皮绑在身上开始寻找毒蛇的踪迹。

  哼,想要做蛇皮鞋子,那我就弄个五颜六色的看你这变态怎么穿。

  凤未央来到一片竹林中。

  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瓶子里的液体有吸引毒蛇的作用。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出来之后,凤未央站到了较远的地方等待着。

  还没到半柱香的时间,竹林里开始有沙沙沙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多。

  凤未央把匕首放好,拿出腰间的短刀看准时机上前在绿油油的竹叶青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刀下去,刺穿了它的头颅。

  不仅有竹叶青,还有黑红相间的赤练蛇。真是大丰收。

  拾掇完蛇皮,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来她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才行,晚上她可不想要在这里过夜。

  循着一路走来做的标记,凤未央开始往回走。

  吼,吼

  我去!到底是有完没完了!凤未央看着树林中的狮子忍不住爆粗口。这狮子还真是顽强,居然追到这里来!

  我本来不想杀了你的,可你偏偏喜欢往枪口上撞,那就不要怪我了。凤未央将身上的东西放到地上,一手拿刀一手握紧了匕首,半弓着身子进入备战状态。

  那狮子也非常的警惕,并没有马上冲上前发动攻击,而是跟凤未央对峙了起来。

  吼突然,那狮子像是被什么刺激到,只听见一声响彻林间的怒吼,雄狮疯狂的冲向凤未央。

  凤未央灰蓝的眼眸一眯,就在刚才,她真切的看到了一颗石子打到了狮子的身上!是谁!

  来不及想太多,凤未央快速的跳到一旁,险险的躲过了狮子挥向前的利爪。她不能将体力在这支狮子的身上消耗殆尽,身上还有一支麻醉剂,可那量也足够放到它了。

  一连几次,凤未央都险险的躲开了雄狮的攻击,那锋利的爪子刚劲的掌风和尖利的獠牙每一次都近在咫尺。

  又一次躲过那血盆大口后,凤未央转身一滚,将地上的狼腿拿起,雄狮再次张口袭来时,将狼腿塞到了它的嘴里。

  趁着着狮子暂时无法攻击的空档,迅速的拿出麻醉剂扎进了他的身体。

  吼,吼,吼雄狮的吼声越来越小。

  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凤未央将匕首和军刀收好,到小溪旁将脸上的血迹洗净。

  这身皮拿回去给我儿子做床垫应该不错。不过我今天没那个心情,算你命大。凤未央将狼皮和蛇皮带上,惋惜的看了看倒在地上雄狮后再次迈开步子寻找出路。

  天色渐暗,原本湛蓝的天空像是被笼罩上了一层诡异的黑幕。

  树林外,龙隐坐在凉亭之内。

  王爷,婢妾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不如王爷先行回府可好?林羽儿看着变暗的天色,林子的出口始终不见凤未央的身影,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渗人的冷笑。

  龙隐闻声,将手上的棋子放下,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神色的淡声道:把几位夫人和小王爷送回王府。

  王爷还不回去吗?婢妾愿留下陪着王爷。林羽儿心里一急,这正主还在这里,她们回去了又有什么用!

  没有听见本王的话吗?龙隐神色一冷。

  是,王爷。几个妾室不敢再多言。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第16章林中遇刺

  父王,麟儿不回去,麟儿要在这里等着母妃出来。知道龙隐要让他回去,还没有见到自己母妃的小辰麟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

  现在的他不再像过去连看不都敢看龙隐,而是瞪圆了一双大眼,清澈的眼中闪着坚定的看着他。

  龙隐眉峰微挑。好,你留下来。

  得到应允,小辰麟也不再顾其他,转身又做回石头上看着树林的方向。

  此时,不远处的树林几乎让人看不清。

  王爷,王妃还没有出来。一直跟随着龙隐的贴身侍卫——朝来到他身边低声道。

  龙隐站起身看向树林的方向。他是不是该感到失望?他的王妃好像表现得不是很好。保护好小王爷。

  是。明白龙隐话中的意思,朝走到小辰麟的身边。

  龙隐骨节分明的手落在棋盘上,再次拿起时棋盘上的黑白子少了一半,然后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不远处,只感觉一阵风,旁的花草在那阵劲风过后轻轻的摇曳。一抹黑色的身影则是用人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闪进了树林。

  凤未央看着变黑的天色,心中异常的郁闷。没想到她堂堂的追踪侦查高手居然在一个小林子里迷路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看了看天上西落的太阳,按理说她照着日落的反方向走是不会走不出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她想要回头按照原来的路走回那条小溪时,却发现自己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刚才看见的那棵大树前。

  难道是死路?

  她凝着眉,不放过耳边任何一丝的声音。难道这林子被人步下了阵法?

  虽然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但对古代那些奇门盾术她曾经花不少时间研究过,现在的情况很像是当初她破解过的百花阵。

  凤未央闭上眼,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听觉上,任它是任何一片落叶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百花阵在于一个迷字,深陷阵法的人会被周围的景色所迷乱了视线,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可饶了一圈才发现依旧深陷其中。

  闭着眼,凤未央辨别着风声的方向。然后迈开脚步有序的左右转动,然后前后迈步。

  一刻钟之后,等她再次睁开眼时,眼前已经是另一番光景。

  风异动,落叶纷飞,一片落叶转瞬间凝成一把尖锐的飞镖向她所在的风向飞射而来。

  凤未央灰蓝的眼眸一沉,真是麻烦不断!

  微微一侧身,落叶从耳边擦过,一切都到一瞬间发生。

  凤未央深嗅空气中飞散的气息,五个人,她无法辨别那些人的呼吸,也就是说这些人功夫绝对不低!

  你们倒是来的及时,给我饭后增强锻炼来了。凤未央淡粉色的朱唇勾勒出一抹罂粟般的蚀骨冷笑。

  五个黑衣人凭空一样出现在凤未央的视线中,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她围了起来。

  少废话,今天定会让你有来无回。低沉沙哑的嗓音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杀气,刀光一闪,五个人一齐上前,不给凤未央任何喘息的机会。

  凤未央将身上的毛皮卸下,左手紧握单刀,右手拿住匕首。身体猛的向后一仰躲过了最近的刀锋。

  这五个人的武功都不低,而且他们还身怀自己所不知的轻功,持久战她必败。

  在凤未央心思翻转之际,她的左肩躲闪不及生生的被划开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血腥味迅速的充斥在空气中。

  凤未央心底一凛,身体一个回旋,用了十成力道朝黑衣人胸口刺了过去。

  啊黑衣人瞪圆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凤未央,轰然倒地。

  这一刀,她分毫不差的刺中了黑衣人的心脏。

  解决一个。

  微弱的月光洒下的这一片树林中,凤未央如同手握夺命镰刀的死神,周身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此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闪到一棵枝叶繁茂,树枝密集的树上。

  一双深邃黑沉的眼眸带着探寻看向凤未央战斗的方向。当看到她那闻所未闻的招式和招招夺命的狠劲时,嘴角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还真是一只让人意外的野豹子,危险,却让他觉得充满了趣味。

  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指上不知何时捻出一颗花生大小的石子,两指轻轻一弹,石子瞬间击打在那柄要刺向凤未央的刀刃上。

  是谁?凤未央快速的看向身影隐藏的方向。不过她来不及思考太多,手臂飞扬,刀起刀落,一个黑衣人的双目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黑衣人痛呼翻滚倒地。

  还有三个。

  她转身一个后旋踢,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凝聚了深厚内力的一掌击打在她的脚踝上。

  啊该死!凤未央痛得深深皱起了没有,即使挡开了五分的力道,但她的脚踝骨还是被震裂了。

  黑衣人就势上前举刀就往她的天灵盖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是一颗石子击断了黑衣人手中的刀刃。

  再次发动攻击,又是一颗石子,再次提起掌风,又是一颗石子。

  黑衣人恼羞成怒。是谁?有胆的出来,一起送你上西天。

  凤未央就是趁黑衣人分神之际,拿起手上的匕首朝他背用力刺了进去。

  最后剩下两个黑衣人,她站了起来,忍着脚上的痛处继续迎战。因为有人暗中相助,最后两个人解决起来就轻松得多了。

  刀尖抵在最后一个黑衣人的大动脉上,凤未央眼神带着彻骨的寒意。让我有去无回的人,嗯?

  话落,匕首轻轻一扬,鲜血飞溅,黑衣人应声倒地。

  在黑衣人身上把匕首上的血迹擦干,又搜寻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任何身份的凭证,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天已经黑了,但还没有到最蛰人的子夜时分,她要抓紧时间。

  背起地上的皮毛,凤未央看着石子飞出的方向扬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有何意图,不过你今天帮了我,我会记住你的恩。但这并不代表你今后可以利用这件事情指使我做任何事情。

  说完也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

  树上的身影看着凤未央离开的身影神色不明。

《嚣张狂妃精怪娃(王妃有点狂)》第13章王爷的游戏

  看着那泛着绿光的药丸,独孤萧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什么东西,看着怪恶心的。

  凤未央不以为然,将药丸装进了一个瓷瓶内。恶心?哼,既然你不领情我就收回了,不过等到你再想要的时候可就不是免费的了。

  哦?到底是什么东西?独孤萧成功的被凤未央挑起了好奇心。

  你看了就知道这东西有多好了。凤未央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个关着一只黑老鼠的笼子。

  看着笼子里的黑老鼠,独孤萧瞳孔一缩,全身鸡皮疙瘩都跳了起来。你,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居然把这种污秽的东西放在屋子里!

  不理会炸毛的独孤萧,凤未央又从另一个笼子里拿出在蛇穴里抓来的三角头眼镜蛇,抓着他的头迫使他张开致命的蛇口,然后往老鼠身上咬去。

  凤未央控制得当的,蛇毒刚注入适当的量她将把毒蛇拿开。

  而那只被咬的小老鼠很快就开始抽搐起来。她拿过刚才那颗药丸弄下一小块溶于水后给小老鼠喂下。

  小老鼠喝下后,由起初的抽搐慢慢的变成呕吐,吐出一些白色的东西看着很恶心,独孤萧早就嫌恶的后退了好几步。

  再吐完之后,小老鼠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凤未央又给它喂了不少清水,才洗了手看向独孤萧。

  独孤萧脸上的神色由最初的嫌恶到惊讶,最后到震惊!忍着恶心上前,看了眼那只还在喝水的老鼠,又看了看平静的站在一旁凤未央。

  它,还活着?

  你的眼睛没有瞎,也没有看错,它的确还活着。

  你那是什么药丸,快给我。独孤萧说着就要去抢凤未央手上的药丸。

  凤未央一个闪身躲过。我说过,我刚才送给你的时候你不要,现在想要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你想要什么交换?

  银票。

  哈哈,堂堂的忠义王妃居然缺银票,哈哈哈独孤萧狂笑,好,要多少,说吧,大爷我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东西。

  看在你是我儿子师父的份上,就五百两吧。凤未央摇晃着装着药丸的瓷瓶,轻轻的吐出一个数字。

  五百两!就一颗小小的药丸!你怎么不去抢?

  吃了后任何蛇毒都会拿你没有办法,你自己掂量着,我这价格到底合不合理。

  独孤萧看着不紧不慢的凤未央,觉得她不仅仅是一个无赖,更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但最终还是咬牙道:这是三百两银票,还有二百两我用一个消息抵换。

  什么消息能够值二百两,如果你说了,我觉得不值,又要如何?

  这个消息跟明天龙隐要你做的事有关,听了你可以有所准备,不听你就会面临更多意想不到的危险。唰的一声,独孤萧轻笑的打开扇子看着凤未央。

  凤未央今天本就没想到这颗药丸能换到银票的,三百两也不少了,看着独孤萧的样子是真的有对她有帮助的消息,便答应下来。

  你说吧。

  果然识时务,龙隐这一次在外寻到的毒蛇和野狼已经被运回来了,但却没有带到王府来,而是往城郊外的一处林子去了。这是三百两银票,药我拿走了大爷要逍遥去了。话音刚落,独孤萧便抢过凤未央手上的瓷瓶,留下几张银票后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凤未央一双灰蓝的眸子慢慢的转向在笼子里走来走去的小老鼠,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看来她进入了一场精心设计的游戏当中。

  翌日,三日的期限已到。

  龙隐一大早就让人来催凤未央,说要出城。

  凤未央牵着小辰麟,往府门的方向走去。凤未央一身火红骑装美得耀眼,一路上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刚一走到府门,凤未央便看见一身玄色蟒袍的龙隐站在那里。他身形挺拔纤长,将玄色蟒袍透出的霸气展现得淋漓尽致,袍子上还绣着栩栩如生的雄鹰,金丝勾勒出的鹰眼看着很是凌厉。发间一根祖母绿的玉簪更是衬得那一双黑眸熠熠生辉。让人一见就被他吸引住,就像掉入无底的黑洞。

  感觉到视线,龙隐转过头来,很快捕捉到了那抹火红色的身影。

  从前他一直觉得女人穿得太过艳丽会显得俗,但凤未央做工算不得上乘的火红骑装却让他觉得别样的顺眼。

  凤未央本身就身材高挑,看上去更有气势,一头及腰的长发用一个木冠束在头顶,看着清爽利落。

  凤未央挑了挑微扬的眼角,把视线从龙隐的身上收了回来。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每一次看见都会被他身上的气势所吸引。真是个妖孽男人。

  林羽儿为首的几个夫人这时也款款的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一行人上了马车,往目的地而去。

  将近一个时辰后,马车从最初的平整到后面的越渐摇晃,凤未央知道他们就要到达今天的目的地了。

  在昨晚独孤萧跟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就猜到龙隐想要干什么,但也还不敢肯定。不过就现在的状况看来,她所猜测的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马车渐渐停下,侍卫的声音响起。请王妃下车。

  凤未央径直抱着小辰麟跳下车。入眼的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树林,树木并不十分高大,但遮日已经足够,远远的就能够感受到树林里的清凉气息。

  如果是要游玩的话,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在树林近旁还有一片湖泊,湖水清澈,湖面到处有彩蝶环绕。

  不过,凤未央知道,龙隐绝对不是让她来游玩的。

  王妃可见着前面那片树林了?龙隐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林。

  当然,王爷是想要跟妾身在树林里捉迷藏?

  龙隐指着树林的手一顿。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来。本王觉得王妃跟它们玩捉迷藏会更有趣。

  说着,手一挥,在不远处的两辆马车缓缓的往树林的方向走去,在到树林口时马车夫一把将蒙在马上上的黑布拿了下来。

  啊

  狼,是狼!

  还有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