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情人别惹火全文免费-高焰林青小说阅读

秘密情人别惹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提供高焰林青小说阅读。为了报复前男友高焰,我回到云东,改头换面,全身整容,唯独没有改名。我最讨厌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每逢我擦枪走火,他都会毫不留情,要得我头皮发麻,四肢发软。什么叫做势均力敌?我铁定要让他尝试一下求饶的滋味!头顶传来又急促又压抑的呼吸声,我用余光看高焰,他眉头紧皱,居高临下半眯着眼打量我。“小妖精。”嘴唇轻抿,嗓音嘶哑,“你真是要了老子的命。”...
秘密情人别惹火全文免费-高焰林青小说阅读

《秘密情人别惹火》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高焰林青的小说,秘密情人别惹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秘密情人别惹火》精选:

第5章 我叫何好,别忘了哦

随叫随到,每月十万,一场交易。

高焰估计没见过我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主动开口漫天要价,把自己放在台面上卖,他听完,看了我半晌,笑了。

在印象里,高焰很少摆出这种颠倒众生的笑,时间太久了,我甚至不记得他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

呵呵地下情人,十万?嗯?高焰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用一种致命的诱惑嗓音贴过来,鼻息暧昧地喷在我脸侧,我是商人,信奉的是利益最大化,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值这十万?

我勉力挤出一丝热泪,忍着喉咙处的拉扯感,大着嗓门说:就凭那天你快刹不住车,这不就是我最大的价值么?

可笑的理由!你以为是演电视剧还是写小说?高焰眼底逐渐积攒了怒气,手指情不自禁加大了力度。

欲望是人性之本,怎么可笑了?我瞪他,我就不信你感觉不出来

高焰愣住了。

我当然明白他为什么会愣住。

在这片神奇的大地上,很难有男人相信一个流着华夏血液的女人,竟会丢掉延续了几千年拷上的思想枷锁,毫无羞愧感地承认欲望,并准确无误地指出男人的感受!

不一会儿,高焰松开了我的下巴,靠坐在藤椅上,默默思索。我望着他难测的俊颜,心里得逞似地笑了。

我裹紧衣服站起身:高总,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也该走了,不然大家会误会的。您不用着急答应,等哪天您想我了,直接翻选角表打我电话。我叫何好,如何的何,何好的好,别忘了哦!

说完,我打开门就跑了,而高焰,听着那名字那解释,坐在藤椅上一动不动

我刚推开公寓门,韩振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海选怎么样?

还行。我一手拿手机,一手脱鞋扔在玄关,往沙发上走,猜我今天遇上谁了。

高焰。

我嘿嘿笑了两声,自顾自地把今天的事儿给说了一遍,临尾,窝在沙发里得意洋洋地说:我打赌,不要三天,他肯定会打电话给我。男人是肉食动物,哪有送到嘴边的美味不吃的道理。十万块对他而言,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你就那么有自信?韩振对我那当地下情人的计划抱有不认同的态度,高焰是什么人,你当他是傻子么?你靠得越近,他越容易猜出你是谁!一旦你没收敛住仇恨,小心玩火自焚。你又不差钱,为什么还要在他身上拔毛啊!

韩哥,我提钱是让高焰卸下防备,让他彻底以为我是出来卖的。生意往来,他会更容易上钩。我知道你怕他查我,不过当初决定用何好这个名字,就已经是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不会有错!

这韩振被我反驳得无话可说,他默默叹了口气,嘱咐道,那你在云东一切小心,如果遇到麻烦,打我电话。

你放心,我有分寸。我笑着,不一会儿,我的笑容垮了下来,韩哥爵爷怎么样了?

老样子。韩振叹了口气,如果他一辈子都躺在床上,可能我们就要照顾他一辈子了

这是当然!哪怕养十辈子,我都不会放弃。我眼睛不自觉冒出了雾气。

韩振挂断电话,我窝在公寓的沙发里,十分干脆地抹掉了眼角渗出的泪水。

我想要高焰为五年前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想要他生不如死,想要他被玩弄再丢弃的绝望悲苦!想要把慕嫣踩到脚下,让她从神坛跌落地狱,把我受过的痛苦全都讨回来!

我明白高焰对人对事疑心很重,事事防备得死死的,我名字叫何好,连解释名字时也跟前未婚妻一模一样,我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肯定会查我的身份。

等他查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我就是五年前死掉的那位,必定更为好奇我的存在。

只要勾起了高焰想了解自己的欲望,我接近他,就成功了一半。

次日,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不是高焰,而是倾城剧组的工作人员,让我到风驰公司签约。

签约室里,除了那天海选见过的总导演楚云池,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高高瘦瘦的,眉目卸去了几年前的轻浮狂躁,沉稳成熟了很多。

是苏辕,跟高焰一同长大的哥们,年轻叛逆的时候,他就爱跟着高焰到处混,为人义气好管闲事,也不知道今天他来这里干什么。

我下笔签约的时候,他一双豆大的小眼睛总盯着我乱瞅。

签完字,我把合同递给导演楚云池,他看了看,居然递给了苏辕,我有些不耐烦,忍不住开口:楚导,还有事吗?没事,我能走么?

楚云池没说话,而是看向了身旁的苏辕,意思再明白不过,我要想走,必须征得苏辕同意。

我才不管苏辕是来做什么的,起身要走,一直没说话的苏辕突然清咳了一声:坐下吧,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我一转头,就从他豆大的眼珠里看到了一丝警察审犯人的逼视,对了,我突然想起来,苏辕以前念的侦查学。莫不是高焰特意让苏辕亲自来调查我的身份了?

呵呵有意思。

我重新坐下:这位领导,您问吧。

苏辕示意楚云池出去,独留下我和他。

苏辕靠着椅子,不停审视着我。我被他盯得难受,皱着眉头说:领导,您赶紧问,我还约了人美甲,再不去就迟到了。

苏辕眼中掠过一丝嫌弃,接二连三问起来。

名字。

何好。

哪个何,哪个好?

如何的何,和好的好。

家住哪里?

云东光达园陆家小区。

苏辕被我这答案弄得很是无语,曲着手指敲桌补充:我是问你,籍贯。

籍贯?我想了想,当然是云东啊!不过我十八岁那年就跟我妈出国了。

哪个国家?

美利坚咯。

为什么又突然回来了?

我佯装出一丝难过,答案早已烂熟于心:我妈嫁给了美国佬,我只好回来啊。至于我爸早不知道埋在了哪。

你以前在云东大学念过书?

我立马点头:对啊,读过一个学期,打群架,被开除了。

苏辕眯了眯眼睛,问题来得猝不及防:那你知不知道,云东大学还有个叫何好的女孩?

我一怔,瞳孔猛然增大,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第6章 男人真是越有钱心理越变态

苏辕好整以暇看着我的表情,拧着眉头似乎在探询着什么。

我突然激动地笑起来,问他:是何好学姐吗?她在哪?我好几年没见过她啦!

自己叫自己学姐,心里还真别扭。

苏辕听言,挑眉打量我:你认识?

当然了!她是云东大学有名的高材生诶!她比我高两届,有次集会上颁奖,台上校长叫何好的名字,我特么还以为是我,屁颠屁颠跑上去领奖!哈哈真够脑残的。你也认识她吗?我觑向苏辕,一副故人重逢特高兴的样子。

嗯。对方点了点头,脸上居然有些悲痛,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啊了一声,旋即像个毫不知情的外人,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火灾。苏辕似乎不想谈下去,摆摆手,不说了,你可以走了。

我只能作罢,拧着眉头退出了房间,边走边嘟囔:怎么会呢,跟我同一个名字,多有缘啊,居然死了

苏辕听我念叨,在屋里叹了口气。

我关好门,抬步打算离开,苏辕在里面突然说话了,我侧耳一听,他似乎是跟高焰通电话。

事实证明,你想多了,她只是碰巧跟何好重名而已。

那端不知说了什么,惹得苏辕发脾气:你这是在否定一个侦查局警官的能力。字迹不同,举止不同,对话无说谎痕迹,更别说相貌和身材,根本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我查到她的资料,她虽然也在云东大学上过学,但低我们几届,还是土生土长的云东人。再说了,一个中国,跟何好重名的都有几千上万,你要一个一个查么?

良久,又听苏辕哀叹:阿焰,她过世已经有五年了,你也该接受现实了

我偷听完墙角便出了风驰大厦,望向远处漂浮的白云,莫名松了口气。

我没料到,高焰会请苏辕来鉴定我的身份,幸亏这几年来,我一直都是用小学妹何好的身份和姿态生活,才不至于露怯。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我。

诚如韩振所言,高焰不傻,相反,他很警觉,也很聪明,只不过是一个名字的相同解释,还有我利用了他见不得人跳水寻死的弱点,他就理智地沉住气,想办法摸清我的底细,往后我必须更小心,才能不在小动作上露出蛛丝马迹。

高焰并没有如我想的那样三天之内打电话给我,直到一个月后的初冬,《倾城无双》剧组都打算从云东集体起程去横店拍戏了,我也没能收到关于高焰一丝一毫的消息。

我有些气馁,觉得自己失算,只怕高焰通过苏辕那么一证明,彻底对我失去了好奇心。

我只好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倾城无双》上。复仇可以慢慢来,但进军娱乐圈的步伐得迈得更踏实。

这天,我在家准备行李,林青电话打过来了,说是听风驰这边把去横店的飞机改到了明天下午,所以晚上带我去一个晚会捞一笔。

现在有戏拍了,我自然不想再去掐尖,刚想拒绝,林青就提起了高焰。

林青问我:焰哥最近找你没?

我一愣,他这话好像高焰应该找我似的,忍不住阴阳怪气一阵吐槽:高总是什么人呀!爽完就不认识我了,还谈什么继续找我

林青在那端听了噗嗤一声就笑了:妞,你还真对焰哥上心了?得,你赶紧准备,今晚他会在,我派人过去接你。

我佯装高冷说了声好,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说是晚会,却在云东一家叫Soul的顶级会所里,这儿金碧辉煌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有钱人来的地方。但我不得不说啊,真正有钱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土啦吧唧的地儿?

这一看不像是高端宴会,也就不得不怀疑林青是不是故意骗我出来,才说高焰今天会在这里。

事实如我料想的差不多,在洗手间抽烟,两个跟我同来的姐们一脸不乐意。

靠!林哥怎么回事,还接王胖子的单?

一想到上次琳达陪完他躺医院两月没见好,我就发憷。

我也发憷,我可不想走着进去躺着出来!

男人真是越有钱心理越变态!

我一时好奇:谁变态啊?

姐们把事儿一说,我一听林青居然让我们去陪几个暴发户,不免有些脾气,急忙去找林青对峙,问他什么意思。

林青嬉皮笑脸解释:高总日理万机又出差了,今天就陪他们吧,别着急,会给四位数的票子。

你特么混蛋!我沉声咒骂了句,骂完又后悔了,怕林青看出我这火气发得无常,立马又补充了句,姐姐我都是上万的身价了,谁还陪千元户啊!

林青根本不听我嚷嚷,直接推我们几个女孩进了包厢,挥手就走了。

你!我气得要追出去,腰间一紧,就被身后那男人给抱得快断了肠子。

什么玩意!

我甩头一瞅,一张略感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那个叫蔡哥的男人,我之前差点把他踹成无子无孙,他怎么也在这!

我刚要挣扎,就听这矮个子男边吞口水边说总算可以让他尝尝味道了。

这尼玛,林青送我入虎口,能忍?想靠身高优势整死这丫,手臂猛地被人一拽,我又落入另外一男人怀里。

眼前肥头大耳的哥们挂着大金链子,还戴一副墨镜,就跟七八十年代黑老大似的。

我心说大晚上的包厢还戴墨镜扮酷,装瞎呢?

不由就白了他一眼,结果,这大肥胖子贴过来,嘴里喷的川普就算了,还大舌头。

菜鸡,这就是你你你一直直直嘴馋的好好好货?

没错儿,这可是高总钦点过的啊!

大胖子掐住我的下巴,仔仔细细地瞧,满嘴的酒气:嗯,模样样样确实实实勾人。

我颌骨都快被他捏碎了,狠狠瞪回去表示抗议。

他盯着我:美女,先陪陪陪陪我唱首锅锅锅。

我只会吃火锅。我无语死了,真想拿个熨斗来把他的舌头烫平。

这胖子立马横眉冷对起来:看看看不起锅锅锅锅我?

我听了这锅啊锅的,就觉得他酒气翻腾的嘴里还掺了股麻辣味,特别熏眼睛。

旁边菜鸡瞅我冷冰冰的不来事儿,就跟点着了火的炮仗,咻地倒吸口气就炸了。

操!敢摆谱?王哥,咱们干她!

我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矮子菜鸡揪住头发,从王胖子怀里拽出去。

我去你姥姥的,一个大男人,撕起逼来,居然跟女人干架一样喜欢揪头发。

啪——

我反手一巴掌甩在他脸上。你个矮菜鸡!看你还敢不敢揪。

场子里,向来都是谁怂谁输!

我抄起旁边一瓶啤酒就往茶几上砸,那玻璃渣滓四处乱崩。

矮菜鸡顿时吓傻了。

第7章 我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场地里动静闹得比较大,此时已经没人敢K歌了,其余几个站的站坐的坐全都吓得不敢吭声,只有凤凰传奇乡土气息的伴奏在咿呀儿切克闹。

场子里,不能认怂,一认怂,合着伙都欺负你。

眼前人高马大的大胖子瞧我这阵仗,又看了看眼神发虚的菜鸡,撸起袖子就来抱我。

美美美女够辣!我喜喜喜欢!

我没想到今天遇上了厉害的主儿,闭上眼胡乱挥舞着酒瓶,叫嚷着TM的别过来,胳膊突然被谁看准一拧,我整只手像被废了似的,攥着的力气全在瞬间卸了。

酒瓶哐当落在地上,大胖子已经拽着我的胳膊就往沙发里推。

我这精气神一泄,什么计谋都没有了。

此时,下巴突然一疼,嘴巴被迫张开,那菜鸡阴测测瞪着我,冰冷的酒直接灌进我肚子,我抗拒,脖子里头发上全是酒水。

桌上的全全全拿来!胖子按住我两只胳膊朝其余人大吼。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货就是那变态王胖子!小姐们儿说这王胖子前阵子直接把一姑娘毁得都怀不上孩子,还染上各种说不口的病。

那茶几上还摆着好几打啤酒,全灌进来,我觉得什么都完了。

咕噜咕噜又是一瓶猛倒,我心里又气又急又无助,也不知怎么,眼眶就热了。或许,我骨子里还记着自己是个软弱的女人

被灌到第三大瓶时,已经四肢无力,眼皮格外沉重,头昏脑涨肚子撑,全身烫得跟发高烧了一样。

我很难受,可心里还明白不管发生什么,必须留着一口气活着!

大胖子甩手示意其余人出去,就留下了猥琐的矮菜鸡,两人迫不及待要撕我衣服,包厢里的大灯突然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我虚脱地躺在沙发上,撑着一丝力气,从余光里看到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形走了进来。

笔挺的西装,仔细看,才发现是高焰。

他还是那个他,西装革履,走路生风,一张脸不笑不怒,也不说话,没人知道他想干嘛。

他身后跟着进来的是贱人林青。我瞅见他,一肚子怒火,送我入虎穴,还有脸见我?

矮菜鸡的手停在我衣襟上,他被高焰那凉飕飕的眼神一扫,像触电一般立马缩回去,说话都哆哆嗦嗦的。

高总您怎么来了?

而王胖子呢,像吃了兴奋药一样,见有人闯进来,雄声一吼:敢打扰大爷爷爷我

边结巴,边雄赳赳气昂昂起身要去揍高焰。

可还没出手,后头霎时涌出两保镖,飞起一脚,王胖子就跟鼓了气的皮球,砸到角落去了。

我被灌酒灌得全身脱力,他示意林青把我从沙发里抱起来,快走出门外时,才漫不经心朝王胖子丢下一句大连那项目没有了。

我脑子就是浆糊,老半天都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直到林青把我扔上了一辆车,扔我时下手又格外重,我啪叽一声,脸直接贴在座位里,疼得我嗷嗷叫。

高焰坐在我身旁,我肯定得抓住机会撒娇卖萌装可怜啊,傻乎乎地拽着高焰的领带,吸着凉气结巴叫他:高总总好疼啊

叫着叫着我突然一阵恶心,侧过身就吐了自己一脚。

我酒量不算差,但今天那么一折腾就忍不住反胃。

吐完,我倒是很爽很清醒,可是,车里就有些让人遭罪了。

臭得很。

高焰没说话,我都能从臭烘烘的车厢里清楚感知到他恨不得掐死我的那种怒气。

我小心翼翼往车窗边挪了挪,故意离他远点,缩在干净的地方,装做不省人事。

万万没想到高焰这混蛋翻脸起来不是人,我刚合眼呢,他就让司机停车,下车开门就把我拎了出去,扔在路边转身就走。

还好我反应快,抬手就抱住了他的大腿,带着哭腔求他:高总,您不要丢下我啊!我害怕

高焰抬了抬腿,没抬动,又抬了抬,还是没抬动。

他似乎是放弃了,抬手让司机开车先走。居高临下的,跟我说话了。

家住哪?

我一听,紧紧抱着他的大腿,想也没想就自报了家门。

高焰拦了辆的。

我没料到有这样的待遇,坐在的士车上还挺忐忑。

他一直就有洁癖,就好比刚他那辆车,按照他的脾性,宁可卖了肯定是不会再要了,但我这脏了一身的酒鬼,抱他求他,他居然好心亲自送我回家?

他就在我旁边,手一碰就能感觉到,我想问他,是不是很喜欢我

这么问的目的,是想一点一滴打破他的心理防线。

我知道问这种问题脸皮挺厚的,但我现在在他眼中不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嘛?

然而,嘴巴刚张呢,高焰就捂住鼻子警告我闭嘴了。

我郁闷了半晌,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免猛翻白眼。

我去,再臭,你就不能表现得委婉点么?

我大气不敢喘,回了家,打开门,开灯,脱鞋,顺便扔了双凉拖给高焰,揉着脑袋就去刷牙了!

一路上高焰冷气直冒,我再不说话就要憋死自己了!

我边刷牙边想,林青不是说高焰出差了么,今晚怎么会突然过来救场,想起林青送我和高焰出soul会所的门,嘴边那抹不怀好意的笑,我越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林青这厮,背着慕嫣帮高焰找小三儿,一定有问题!

但怎么想我都没想明白,打算先不想了,我把牙刷一甩,赶紧洗了个澡,换上一套黑色蕾丝睡裙,上了点妆,完美。

这男人玩消失玩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有机会了,我得拴住他!

虽然韩振总是倡导我应该选择更理智的方式报仇,但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身体,是最直接最快速的办法。

我渴望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我没法理智。

我风情万种地摆个poss站在高焰面前,只差没把自己绑个蝴蝶结,没想到,他只略略扫了一眼我,神情之下居然没有半点动容。

他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习惯性玩着打火机,眸子里无波无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心里没谱了,如果说他对我没什么意思吧,他不会坐在这儿,说对我有意思吧,又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我就想啊,高焰这厮玩得是欲擒故纵的把戏,等我主动呢?

喜欢秘密情人别惹火相关热门小说

绝世神书顾乐天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绝世神书
藤花全文免费-藤花最新章节阅读 藤花
一眼光年全文免费-一眼光年最新章节阅读 一眼光年
花海全文免费-花海最新章节阅读 花海
极品少年在都市全文免费-极品少年在都市最新章节阅读 极品少年在都市
爱如空气全文免费-爱如空气最新章节阅读 爱如空气
逆流而上全文免费-逆流而上最新章节阅读 逆流而上
无言的爱全文免费-无言的爱最新章节阅读 无言的爱
一世为王全文免费-一世为王最新章节阅读 一世为王
我和冰山女神全文免费-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阅读 我和冰山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