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都妖全文免费-童赦雪氿晃小说阅读

王都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提供童赦雪氿晃小说阅读。被繁华舍弃的王都,已是一方死寂之地。皋门之后的王陵,埋葬着一代帝王,庄严雄伟的殿宇,透露出王陵底下那一尊枯骨身后的千古荣耀。一整座圣都,是那死去帝王的坟墓。但谁又知道,有一只孤傲的妖,被人锁在了这偌大而空旷的王都里。于是,人间烟火,百年寂寞。而对那妖来说,什么王陵,什么帝王,皆不值一提。他心中,只有与那人未分的胜负。百年后,一切,终将见分晓。周时...
王都妖全文免费-童赦雪氿晃小说阅读

《王都妖》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童赦雪氿晃的小说,王都妖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王都妖》精选:

第五章

四盗中有道

夏日的夜,不若冬日那般静谧,即便是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也能依稀听到一些虫鸣的声音。

童赦雪再一次走在皇宫的街道上,心中却在盘算着刚才祁名所言之事。

按理说,天府除了正常的保卫之外,应该有更深一层的防护,例如各种封印。

单凭制造出来的日蚀假象,未必能够破解封印。

但,也未必不能。

童子,你在想什么呐?氿百无聊赖,爪子枕着后脑问他。

我在想,什么样的妖怪能够制造出如此真实的日蚀假象来。

这个啊,那个时候你不是就想过了。

想过了,但没有结果。

要不俺再帮你去问问?

你不是也没问到?童赦雪瞥了它一眼。

是没有问到,可俺问的都是一些低级妖怪呐。氿抓抓脑袋。

童赦雪想了想,对氿说,还是不必了,高你一级的妖怪不是那么好应付的,若它们真是利用日蚀盗的宝,我倒觉得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来。

好呐。氿说归说,倒也没有把握肯定能问到,见童赦雪这么说,它也就点头答应了,不过话说回来,能制造出日蚀假象的妖怪,俺还是觉得不大可能有呐。

要遮日,必定要有比日光更加强大的能力才行,但就妖怪而言,即便是能力再强大,毕竟也是邪魔一类,它们绝对难以抵得住太阳所散发出来的正气。

也许还有人。童赦雪一开始就没有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妖怪的身上,单以这件事而论,人为的确比妖怪要容易得多。

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人干的呐!氿虽然不怎么安分,但一遇到要动脑筋的事就会觉得想抓狂,尤其是怎么都想不出来的时候。

稍安勿躁,事情总会有现出眉目的一天。童赦雪看着前方的路平静地道。

氿转头看看童赦雪,有时候它总觉得他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年,认识他的时候更小一些,但已经是这副遇事波澜不惊的样子,这么几年下来,也不见他有哪一次情绪特别激动过,可是,总觉得有一种违和感,好像,他本不该是这样的人才对。

真是太老成了,这个少年人。

氿心想。

童子,还没到吗?走了大半天,入了应门,氿又问。

再过皋门,应该就到了。

天府位于皇宫的最深处,周人重祭祀,从宫殿最深处设立的宗庙和社稷坛就可见一斑。

天府的位置,就在宗庙之内。

即使是夜晚,这里也依然有重兵把守。

如果是人,总不至于是自己人。童赦雪看见这种阵仗,不由喃喃地说。

也不无可能呐。氿小声附和。

氿是妖,那些守兵看不见。

童赦雪出示了金牌。

守兵点点头,便开门让他进入。

童子,你这块金牌还真好用呐。氿羡慕万分。

童赦雪简直不知道它羡慕个啥,瞟了它一眼说,要查明真相,总是需要到处调查的,你拿去有用么?

氿被他一句话堵住,半天哼唧不出一句来,半晌才说,俺只是觉得它很好看呐。

童赦雪见它这副扁嘴的模样不由想笑,便说,等我离开这里的时候送给你就是。

真的吗?氿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可是,童子你会离开?

是啊。童赦雪回答地理所当然。

没听你提起过呐。氿纳闷道。

这种事,没到时机当然不用提。

总之你说过了要把金牌留给俺,不要食言呐。

我有食言过吗?童赦雪眯起眼。

呃那倒是没有的。氿倒退着飞了好几尺,干笑几声。

好了,正事要紧。

童赦雪的身形快得有些离谱,下一刻氿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又被敲了两下,它当下哎了出声,臭童子,每次都这样

他的抱怨童赦雪恍若未闻,身形一动便穿过皋门,往天府行去了。

哎,童子你等等俺呐

小飞鼠扇动着翅膀,急忙跟上童赦雪。

当氿赶到的时候,童赦雪已经站在天府门前,扶着下巴对着眼前的门锁怔怔出神。

氿见他默默不语,凑近脑袋便要去瞧。

小心!童赦雪皱眉出声的同时,氿已经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一件蠢事。

全身被痛感刺激到炸了毛,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似的,落地之前一只手已经施施然拎住了它。

天府的锁上会有术法封印,这是正常范围内谁都能够想得到的事。说罢,他还补充了一句道,包括妖。

言下之意就是,这种事连笨蛋都能想得到。

氿只有自认倒霉,伸出爪子摸摸鼻子道,俺一时心急就给忘记了嘛,不过话说回来,这可不是简单的封印呐。

童赦雪默不作声。

氿说的不错,这道门锁上的封印,的确很强。

你自己亲身验证过了,作用范围大约在三尺左右之处。过了好一会儿,童赦雪才抱臂凉凉地对氿说道。

呃氿顿时又觉得丢脸,讪讪地哼了一声道,你就取笑吧。

童赦雪看它一眼,倒也不是存心取笑,此时见它气鼓鼓的样子,于是伸出手对着天府的门凭空画了一个圈,便说,你看。

氿本来还在恼怒,不过听到声音还是转头一看,却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天府门前,忽然多出了一道无形之门。

这扇门原本无形,此时是因童赦雪手中的术法而现出了形状。

童子你发现了啥?氿的注意力瞬间转移,然后下意识退后两步,决定跟这扇门保持安全距离。

这道封印下的时间起码在五十年以前,并且,没有被毁坏过的痕迹。童赦雪沉吟着说。

意思是,盗走宝物的人并不是强行破坏封印进入的?

嗯。

然后?

你看这个封印,它除了需要另一把钥匙之外,应该还需要其他术法或者密语才能打开。

是呐。氿仔细打量,果然发现无形之门上有一个细小的锁孔,并且在门中央,刻有一些辨认不清的符文。

如果这道封印没有被人破坏过,那么是谁盗走宝贝的呢?氿问。

童赦雪摇摇头,然后往回走,走到皋门处,找来一名守卫问道,天府的钥匙是由谁保管的你知道吗?

天府只有天府上士一个人能够自由出入。那名守卫回答。

哦,是吗?那么说来,钥匙也只有一把咯?

是的。

日蚀那一日,记得有什么人进入过吗?

日蚀之前祁大人有进入过,但很快就离开了。

你确定吗?

嗯,那一日正是属下当值。

童赦雪问了几句之后点点头,又折回天府门前。

怎么回事呐?氿又问,难道果真是祁名监守自盗?

童赦雪沉默很久,忽地抬起头仰望星空,心中莫名一动,喃喃道,现下也没有日光,那么日蚀看起来对这道封印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才是

氿跟着他抬头,煞有介事地嗯了一声。

你想到了什么?为什么要利用日蚀?童赦雪见它一脸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不禁问道。

这个嘛氿一句就被问倒了,支吾了半天什么也没说上来。

童赦雪倒也不指望它,只是兀自重复了日蚀好几遍,忽地他一拍手掌,说道,对了,原来是这样。

咦?氿见童赦雪脸上的表情终于有松懈下来的迹象,不由也好奇地问,童子你知道了啥呐?

日蚀并非是为了破解封印,而是刚好相反。童赦雪说。

什么意思呐?氿完全不解,等着童赦雪解释。

那一日的日蚀为的是让守卫察觉不到有人进出过天府而设下的圈套,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天色暗下来的时间很长,跟书简上记载的不同,现象也不同,否则我们也不会一下子就解开假日蚀这个谜团。

童子你说得不错呐,这样说来,进入的人果然就是祁名自己呐?

应该是他没错,但也未必是他本人的意愿。童赦雪却道。

啥意思呐?

从刚才他的神情和话语来看,并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么最可能的理由就是他曾经被某种妖术催眠过,所以完全忘了有这回事。

对呐,很有可能是催眠,俺咋就想不到呐。氿一拍爪,然后问童赦雪,那我们还要进去吗?

不必了,等明日见了宰夫大人再说。童赦雪说完也不多留,转身离开天府。

才一走出宗庙的大门,却闻不远处有一个飘渺又隐约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周而复始,或见亡魂,兴作之起庚午辛未,是谓戌舟张辟雍,魑鸧相从

咦,这么晚怎么会有人呐?氿不由讶异,小声地问童赦雪道。

童赦雪也颇为好奇,他仔细听那些句子,但声音时断时续,一时也听不清晰。

要不要去看看呐?氿提议。

也好。童赦雪点点头,当即循着声音而去。

第六章

五圣都怪谈

日中而蚀,周而复始,或见亡魂,兴作之起,月中入蚀,庚午辛未,是谓戌宫,舟张辟雍,魑鸧相从。

月光无边,庙宇巍峨,重檐深阙,云峰连影,高耸的门阙之下,一条伛偻的人影拿着笤帚边扫地边兀自低吟。

这是一条通往祭坛的古道,鲜少有人迹。

舟张辟雍,鸧鸧相从,八风回回,凤皇喈喈,说的是以声帝美,声成而彩凤至,但老人家的诗句里,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对吗?

嗓音干净语意简洁,扫地的老人抬起头,便见一名少年一身白衣沐月光而来,嘴角含笑,语态间几分闲适,几分请教。

晚辈童赦雪,老人家您好。见老人注意到了自己,童赦雪自我介绍道。

喔,这么晚还有人闲逛到这里来,好兴致啊。老人眯起眼,慢悠悠开口。

童子因觉老人家的诗中带有玄机,所以冒然打扰,请老人家见谅。童赦雪彬彬有礼走上前道。

看不出来你这个少年人既有礼貌又有学问,来来来,好久没人陪老头子我聊天了,这边坐。老人指了指地面,随口便道。

童赦雪毫不在意席地便坐,并道,老人家您也请坐。

老人闻言哈哈一笑,说,你这个少年人我老头子喜欢。他说罢,放下笤帚盘腿而坐,取下了腰上的一把扇子,边摇边道,你方才说自己姓童,据我所知,大宗伯有一个徒弟,专门对付妖魔鬼怪,应该就是你吧?

咦,老人家知道我?童赦雪一怔。

这么晚还能入得宫来,再加上你身上神官的衣服,随便想一想就知道了。

童赦雪闻言低头看看自己,笑道,这倒是,这身衣服的确是个醒目的标志。说完他抬眸问老人道,老人家您呢?

童赦雪因从未在祭坛见过这样一位老人,所以有此一问。

我嘛,只是一个负责清扫祭坛的罢了。老人呵呵一笑,摇摇扇子道。

童赦雪见他神态坦然自若,也不免生出了几分好感来,便问,刚才那首诗,有什么来历吗?

你觉得是何来历呢?老人反问。

童子见识浅薄,只依稀听出来这首诗与日月蚀有关,但不知‘兴作之起’指的将会是何事,‘庚午辛未’又是何方?至于最后那句‘舟张辟雍,魑鸧相从’跟原句‘舟张辟雍,鸧鸧相从’的区别又在哪里?童赦雪一口气将疑问全盘托出,并向老人问道。

嗯,不错不错,少年人很有头脑,其实你早已将诗意理解大半,这些问题只是因为不解其中故事所致。老人回答道。

老人家谬赞了,近日来日蚀兴起,怪事连连,童子因身负其责,所以对相关之事都会特别留意。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我老头子倒是可以给你讲个故事听听。

童子愿闻其详。

老人轻摇手中的扇子,缓缓开口道,大约在很久以前,那是在吾朝周主还未迁入周原之前,那时的都城西岐,也就是如今的圣都之中,常常发现有人莫名失踪的奇怪事件。

月色清清浅浅,童赦雪与老人坐于门阙之下,高耸的门阙此时看去就像是一扇通往过去的时空之门,童赦雪仿佛能从这扇门中看见圣都当时繁华的景象,就同如今的都城一样。

那个时候有一个谣传,说是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妖怪,它靠吃人来增加自己的能力,而且吃的人连骨头都不剩下,所以失踪的人从来没有被找到过,那正是因为整个都被它吃掉的缘故。

吃人的妖怪,古卷上略有记载,这种妖怪通常十分凶残,又很暴戾,常以杀人为乐。童赦雪对妖怪也稍稍有些了解,此时便插了一句道。

不错,所以当时都城之中人心惶惶,到了晚上谁也不敢出门,生怕撞见那个食人妖。

那么有人亲眼见过吗?

哈哈,既是谣传,那就不见得是真人真事,况且若真有其事,以那种凶残的妖怪而言,必定把见到它的人都吃得干干净净,怎么还会留下半点活口?

哈,那倒是,是童子想多了。

事情传到皇宫,天官之长对这件事十分重视,立即命人出宫探查,当时宫里有好几名巫师,正好一试他们的实力,谁知一连派出去三名,最终都没有一个人回宫。

妖怪吃人,倒也不奇怪,但如此难缠,却是让人想不到。

兴许是太过难缠,自天官长派人出去之后,宫里也有人开始相继失踪,整个皇宫亦开始动荡不安,就连平常的一点小事都会兴起一番不小的波涛,搞得整个皇宫里乌烟瘴气,周主和妃子们各个寝食难安,再加上后来每天夜里都有诡异的声音传来,于是周主跟天官商量,决意提前迁都。

老人的话听起来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童赦雪听得认真,但其中的真真假假,一时让他分辨不清。

当时新都城还在建造当中,并未完工,可这事一出,周主等待不及,便兴师动众,将整个都城彻底迁了过去,也就是现在的宗周镐京。

迁都以后,食人妖的风波平息了吗?童赦雪忽然问。

哦?为何你会这么认为?老人好奇道。

如果食人妖的风波闹到迁都如此之大,那么为祸必定不小,相对的,在某些资料上应该会留下相关记载,例如如何消灭此类妖怪等等,但我翻阅过不少宫里的书简,均无此类记载,并且周也并无另外迁都,所以童子才会这么想。童赦雪回答。

哈哈。老人抚掌一笑道,其实你说的不错,这件事很不可思议的平息了,迁都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有人无故失踪的事件,而后周主又派人返回圣都,那些人也安然而回,没有任何闪失。

哦,的确有点不可思议,看起来,这场风波因某种缘故而悄然解决了。童赦雪道。

这个就没人知道了,但有一段时间圣都附近有过另外一个传言,说的也许就是当时的事。

童赦雪不由好奇,问道,什么传言?

有一名人类的男子,经常跟妖怪打交道,有一次,他得知有一个经常吃人的妖怪在皇城附近出没,于是就打算去会会它。

哦?听老人提到经常跟妖怪打交道,童赦雪不由颇为好奇。

那一晚男子找到了妖怪,见妖怪正抓了人想吃,于是上前喝止,妖怪当然不会听,一人一妖因此缠斗起来,那只食人妖的妖术和功力都很高强,谁知那名男子也不弱,两人斗了很久,结果却是平手,但见天色渐亮,妖怪和男子也打的累了,便相约三天后再战。

能够跟食人妖打成平手,那名男子其实不简单呐。氿一直在童赦雪身边,只不过老人看不见它,此时它忍不住发出了感叹道。

童赦雪自然没有理它,只听老人继续说,三天之后,一人一妖再度约战,只不过他们原本就实力相当,怎么都胜不了对方。

难道没有什么突破口?硬碰硬,的确很难占到便宜。童赦雪问。

嗯,所以斗来斗去,从斗术法斗武艺,到斗智慧斗心机,谁料三四个月过去了,胜负依旧未分。

这期间,妖怪还在吃人吗?

没有,男子跟他约定,只要没有分出胜负,就不能再吃人,如果分出胜负,而妖怪胜出,那么他就心甘情愿被它吃掉。

这只妖怪的个性看起来不服输呐。氿又道。

然后呢?

然后在一个月圆之夜,男子又跟妖怪打了一个赌,只不过这一次,妖怪终于败在了男子的手里,并且被封印在圣都之中,于是再也没能出来作怪。

被封印在圣都之中?童赦雪微微疑惑,暗自沉吟。

传言是如此,但是否真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老人道。

那名男子究竟跟妖怪打了一个什么样的赌?童赦雪好奇道。

赌约的内容无人知晓,只知道那一晚天象异变,发生过月蚀。

月中入蚀,庚午辛未,是谓戌宫,难道这句诗,指的是当日之事?

以如今都城方位而言,辛未指西方,圣都亦在西方,单以这个词判断,也许是。

日中而蚀,按说是近来之事,但若这首诗与当时的事件有关,时间又未免对不上。童赦雪不解道。

这首诗的来历我老头子都已经告诉你啦,但传说也只是传说,况且现在距迁都亦有一百多年以上的时间了,究竟那时发生过什么,我老头子也不得而知。

也是,不过即便是一百多年以上的事,若是想查证,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哈哈,少年人好奇心不小。

呵呵,老人家您说对了,若真能见到古卷上记载的食人妖,童子倒十分愿意去查上一查。

不错不错,年轻就是要有探索精神,不要像我这个老头子一样整日守着一个祭坛打发时间。老人笑着说。

老人家您说到哪里去了,今天童子跟您聊得很开心,以后还会再来向您请教。

好好,随时欢迎。老人呵呵笑道。

天色渐亮,不打扰老人家,童子就先行离开了。童赦雪看看此时的天色,站起来便道。

嗯,那老头子我就不送了。老人起身,再度拿起了笤帚。

童赦雪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古道,往皋门而去。

离得有些远了,氿终于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这个老头子有古怪,俺总觉得他好像看得见俺呐。

哦?童赦雪瞥它一眼说,我觉得他所说的事,也不单纯。

怎么说呐?

周迁都之前常常有人莫名其妙失踪的事件,我曾经也有过耳闻。

是吗?是在童子你来周之后的事吗?

不是,是在之前。

之前?那时童子你几岁啊?氿问。

记不太清楚了哎。童赦雪摇摇头,摊手说。

可是俺记得童子你来这里也不过三四年,最多十二、三岁吧?

也许吧。

那难道是在更早之前?

嗯。

总觉得童赦雪的回答有些含糊,但氿也说不出是哪里含糊,想了想又再问,刚才童子你说要查证,打算怎么查呐?

我想,既然圣都有过这样的谣言,我们可以再去圣都问问大瞳它们,说不定它们知道这件事。

唔,也不无可能呐。

这件事你可以先帮我去问问看,这几天我要留在宫里,想办法调查天府失窃的事。

没问题呐。氿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那童子你打算如何下手调查呐?

童赦雪想了想说,还是得从祁大人身上着手,依刚才的情形判断,我始终认定进到天府里的人是他本人。

这样说来,要去确认他身上是否被下过催眠术呐?

若你是盗贼在某个人身上下了催眠术之后会留下线索让人追查到吗?童赦雪瞥它一眼反问道。

呃万一盗贼不是那么精通的话氿支吾地说。

所以这个可能性在少数,但我还是会去确认一下。童赦雪说的颇为慢条斯理。

听到童赦雪的后半句,氿的翅膀顿时刹了刹,差点没从半空中摔下去,就见它忍不住朝童赦雪大声吼道,那俺刚才不是明明说对了呐!

童赦雪早就猜到它会暴跳如雷,身子平地向后移了好几尺,等氿吼完了才啧啧叹道,氿啊,你的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呐。

听着童赦雪语末故意拉长并且学自己的语调,氿就愈发恼怒了,哼!臭童子!

耶,我什么时候说氿兄你说错了?童赦雪极为无辜地道,一脸无害的笑容面对氿。

氿本想继续生气,可无奈它的气不长是其一,知道童某人有有事没事总喜欢逗它这个坏习惯是其二,童赦雪的确没说过它说错了这句话是其三,于是只好翻翻白眼,仰天一叹自认没辙。

哎。遇到童赦雪这个精怪,它一介小鼠妖也只有认栽的份。

第七章

六玄钺之谜

宫廷里的书简之中,我曾见到过有关天石的记载。天府上一任长官捋着长须说。

童赦雪方才略微失望的眼神忽然又亮了。

五弦琴和玄珠并非天石所铸。最初从这位德高望重的宰夫大人口中,得到的便是这样的答案。

那五弦琴和玄珠,究竟有什么用途?

五弦琴的琴色绝美,合以阴阳之声,能撼动天地,玄珠又名定魂珠,此珠配合极阴之气,能够定住人的魂魄。宰夫大人说。

听起来,倒也的确是两件让人觊觎的宝贝。

它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据老夫所知,应该没有。宰夫大人摇摇头说。

童赦雪沉吟,半晌才起身,对宰夫大人躬身一揖道,童子知晓了,谢过大人。

宰夫大人微笑着说,童公子你太多礼了,如果这些信息能够帮到你,老夫也十分乐意。

多谢大人,不过方才所言,书简之中,大致提到了关于天石的什么?

老夫隐约记得,上面记载了关于天石出现的时间和方位,仅此而已。

童赦雪听后点点头,便道,如此童子再去查阅一下宫中的记载。

嗯,关于天石的传言有不少,最近一次据说是在二十年前,那一日宫中不少人都见到了异象。

童赦雪闻言一怔,不由想起他昨夜问祁名之时对方一无所知的表情。

祁大人那时是不是还没有入宫?于是童赦雪问。

祁名啊,让老夫想想,二十年前,他才入的宫吧,他算是老夫入主天府之后第一个带的徒弟。

童赦雪越听越不对劲,终于又问,那一天的天石,大人和祁大人都见到了吗?

宰夫大人微微一怔,回忆道,那种光景,实在难得一见,天空中红光出现之前,天府里已有不少骚动,正在天府门口职守的祁名听到动静便跑来找老夫,老夫当即进入检查,只见九钟齐鸣,弦琴共振,圣鼓大作,阴阳石不停闪现红光,后来出来一看,天色竟然大变,红光溢满天庭,似是火光熊熊,想是天之异象与宝物产生了共鸣,如此好一阵,天色终暗。

童赦雪第一次听见如此详细的描述。

红光之中,是否有天石坠落?

光芒太盛,那日只现异象,但老夫之后翻阅了宫中记载,数百年前天石诞下的异象,大致是十分相似的。

原来如此,难怪祁大人不知情。童赦雪低头沉吟,最后问了一句,用天石打造的神器具有震天撼地之能,专门封印妖魔鬼怪,被后人奉为祭祀的神器,大人您听过这样的说法吗?

闻言宰夫大人的神情忽地变得古怪起来,他眯起眼睛,似是在深思,又似是在打量童赦雪,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指的神器,也许是名唤‘玄钺’的杀戮之器。

杀戮之器?忽闻杀戮二字,童赦雪不由一怔。

相传黄帝与蚩尤之战,便是手持震天之斧,此斧另外有一个名字,便是‘玄钺’,只不过它是否是天石所铸,并未经过证实。

童赦雪并不曾听说过,当即想到,杀戮的由来,是因为杀伐?

不错,而且后来武王灭商之时,又以玄钺杀戮纣王嬖妾的尸体,致使玄钺杀气过重,常常会引来无数嗜血妖怪而最终被封印了起来。

见与当初听妖怪们所说的完全相反,童赦雪不免陷入沉思。

那个玄钺,它被封印在哪里?

曾经在圣都的皇城附近。

曾经?

嗯,因为很久以前封印就被破坏了,玄钺失踪,至今仍未寻回。

宰夫大人如是说。

昨天一只食人妖还不够,今天又冒出来一把玄钺,难道圣都里隐藏了什么秘密?氿才从圣都回来,忍不住又想冲回去。

童赦雪腾出一只手,轻轻拽住小鼠妖的大尾巴。

喂,童子你干嘛呐?氿回过头。

我说小氿,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没跟我说?童赦雪此时半卧在凉席上,一身正装换成了普通的轻装,一手支着额,放开氿的同时,取过杯子轻啜一口冰镇过的茶,对着氿闲适地说。

俺那么辛苦跑来跑去,看看俺,满头大汗呐。氿指指自己的脑袋说。

玄钺的事没那么简单,你急也没用。童赦雪忍住笑,一伸手,手中便多出一个小巧的杯子,将自己茶杯里的冰茶倒了一点过去,喏,氿大人请用茶。

呵呵,童子太客气了呐。氿干笑几声,还是接过了那小小的茶杯喝了一口,呼,好凉快。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吗?

嗯嗯,许良的妻子,外貌上并无任何变化,但所有看见她的人都屏息惊叹,夸她貌若天仙,她非常满意,今天又拿了一颗石头去到宫垣北门。

唔,果真不出我所料童赦雪轻晃杯子,喃喃道。

就是说呐,害俺白期待了,妖怪哪来实现愿望的能力,无非是障眼法而已。氿嘟嚷着。

童赦雪忍不住摇摇头,心想着也不知道谁是妖怪。

那么今天她的石头如何呢?

我本以为她的石头又像之前那样,谁知今天石头一放下去,石盘毫无动静。

看起来许良捡的石头也不全是天石。

是呐。氿点点头,继续道,还有那个谣言,大瞳它们都没有听说过呐。

嗯,这也不奇怪,依大瞳它们身上的妖气判断,呆在圣都的时间应该都不会超过一百年,而且这么说来,迁都之前它们并不在那里。

那该如何着手调查呐?氿忍不住问。

唔童赦雪闭目深思,良久,他睁开双眼,我想,我还是要亲自去圣都一探才行。

那祁名呐?

嗯,祁大人这边我还是拜托师父处理吧。

他老人家有空吗?氿抱起了后脑勺说。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童赦雪笑笑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襟,准备去见他的师父,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好呐。氿点点头,老实地坐在原地,捧着那只小杯子继续喝茶,顺便偷片刻之闲。

俺还是不明白,石藤君要那么多天石做什么?

去往圣都的路上,氿念念叨叨。

如果弄明白了,便不用我们查了。

话是这么说呐,可俺左想右想都想不明白,头都想大了。

呵,你头大一点倒也是不错的。

啥意思呐?见童赦雪一脸打趣的表情,氿不免警惕起来。

果然,童赦雪眨眨眼,说了后半句,头尾若是不能平衡,你该怎么飞起来呢?

氿一愣之后便反应过来,呲牙咧嘴冲过去作势要咬上童赦雪的肩膀。

童赦雪也不避开,笑着讨饶,好了好了,氿大人请息怒。

氿当然不是真的要咬,见童赦雪不躲不闪,只好磨磨牙,收起爪子作罢。

哦,脾气收敛不少。童赦雪托着下巴看它。

打又打不过你,说也说不过你,你说俺能咋办?氿灰心丧气,挥动翅膀的力气也小了不少。

你若真要咬我,我答应不还手便是。童赦雪大大方方地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氿却哼了一声。

童赦雪忍住笑意,朝着眼前竖毛的小鼠妖一揖到底说,原来是氿君子,童子失敬。

氿哪里听不出童赦雪的玩笑之意,只不过在童赦雪这里,它从来都讨不到便宜,又何必白白浪费力气生气,况且它才自称是君子,暂时不打算破坏形象,于是便伸出爪子捋了捋它嘴边的长须道,童子,俺说正经的,天石究竟有什么用处?

见它装出一副高深的样子,童赦雪终于破功,忍不住笑了起来。

喂喂,不要光顾着笑呐。氿依旧一本正经。

真是被你打败了。童赦雪抚额摇头,一脸的笑容可掬。

他虽说是一个少年,倒也难得像这般开怀大笑,平日里的微笑总显得稳重而老成,即便爱开氿的玩笑,多半也只是调侃而已,从来也不放纵自己的情绪,氿此时见他笑得畅快,不由觉得稀奇。

怎么了?这样盯着我做什么?童赦雪奇怪道。

俺说童子,你要常常这样才像是个正常的少年人呐。

我平时都不正常吗?童赦雪不由问。

那倒也不是,只是氿抓抓后脑勺,总觉得哪里怪怪,但又说不上来,反正童子你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个寻常少年啦。

哈,寻常少年会像这样四处查探妖怪和神器的踪迹吗?童赦雪理所当然的反问。

也是哦。

好了,与其讨论我是不是个正常少年,还不如来讨论一下该如何寻找食人妖和玄钺的线索。

话说寻找食人妖和玄钺,跟这次的事有关吗?氿忽地想到。

玄钺是一个线索,食人妖还未确定。

那也要看玄钺是不是天石所打造的呐!

不错。

但就算它是,最多也是拿去跟石藤君换取愿望而已吧?我们还是不清楚石藤君最终的目的呐?

童赦雪闻言沉吟片刻,摇摇头说,我倒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第一,石藤君摆石盘引出天石此举太过张扬,目的显然是为让更多的人知道,方便天石的收集;第二,天石究竟有什么用途被它们用愿望一事掩盖,这就使得众人只知天石能实现愿望,却不知天石本身有何用途;第三,若宰夫大人所言之玄钺果真是天石所铸,那么不仅是我们,相信石藤君一样在寻找它,我想也只有顺藤摸瓜,才能最终发掘出天石究竟有什么作用。

若玄钺跟天石半点关系都没有,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另寻他途?

童赦雪摇摇头,却说,玄钺之事倒是提醒了我,古往今来,神器宝物向来都让人觊觎,我倒是觉得玄钺是天石的可能性极高,但即便不是玄钺,也必定是其他由天石所铸之器物,并且经由这件器物,能够带出某种神秘之事或是现象也未可知。

所以童子你觉得石藤君要那么多天石,一是为得到更多天石,二是为了引出某种由天石打造之物?

不错,而且,搜集天石这一项恰好应证了后一项。

啥?难不成若无法找到天石打造之物,它们还打算自己来打造不成?

有何不可呢?童赦雪轻轻抬眉,又道,若是这样就更加证明了想要天石神器的是妖而非人。

啥意思呐?

因为妖怪活得比人类更加长久说完这句话童赦雪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心微蹙,话音也随之一顿,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但若一个妖怪不惜花费时间精力来打造神器,这就更加让我觉得担心了。

氿听他继续说下去,如此有毅力的妖怪,我前所未见,同时可见,天石所打造出来的兵器,恐怕隐藏了极大的能量,否则又怎么值得它如此兴师动众呢?

闻言氿一个头不禁两个大,他不由发起了牢骚来,绕来绕去,绕的俺头都晕了,那么看起来,我们现在应该找的就是以天石打造的兵器才对吧?

嗯。童赦雪一点头道,圣都既然封印过玄钺,一定会留下某些痕迹,我们分头寻找。

好呐。氿点点头,扑扇起了翅膀,童赦雪身形随后跟上,一并入了圣都。

喜欢王都妖相关热门小说

绝世神书顾乐天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绝世神书
藤花全文免费-藤花最新章节阅读 藤花
一眼光年全文免费-一眼光年最新章节阅读 一眼光年
花海全文免费-花海最新章节阅读 花海
极品少年在都市全文免费-极品少年在都市最新章节阅读 极品少年在都市
爱如空气全文免费-爱如空气最新章节阅读 爱如空气
逆流而上全文免费-逆流而上最新章节阅读 逆流而上
无言的爱全文免费-无言的爱最新章节阅读 无言的爱
一世为王全文免费-一世为王最新章节阅读 一世为王
我和冰山女神全文免费-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阅读 我和冰山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