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极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醉梦玄幻小说

本站提供由醉梦 所写的小说《寒极》最新章节手机阅读和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如你喜欢小说《寒极》,那么请将《寒极》加入收藏方便阅读哦。.........
寒极免费小说章节目录-作者醉梦玄幻小说

主角是秦风的小说叫《寒极》,它的作者是醉梦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

《寒极》第十三章 晋级Ⅰ

正自要感慨时,对手方才姗姗来迟。

来人身形极为魁梧,只比城主低一头而已,手持两柄大到夸张的巨锤,看着秦风不屑一顾的样子。

经裁判宣布后,二人比试开始。

秦风为人也并非傲慢之辈,看到对手这般态度,顿时心中冷笑一声,便是握在手中古剑亦不曾出鞘。

秦风这般态度想是在对手眼中更为嚣张,顿时便将之激的大怒,还不待做自我介绍,便大吼一声持着巨锤杀气腾腾的杀了过来!

面上一冷,似是与此人前世有怨仇一般,看到那副面孔秦风也是没由来的心中怒火顿起,知晓对手定是走威猛路子,正面硬拼想必也不能占尽上风,便仗着身形矫健,左闪右突,对手愣是没能粘到秦风衣角。

手中不停,左拳右剑,一刻不停的全招呼在了对手身上,似是在出气一般,从上到下竟是把这魁梧的对手暴打一顿!

而这身形宛若狼熊的少年也着实皮糙肉厚,便是以秦风那般重拳击在其身上,竟只是疼得哇哇大叫,却也不曾出现伤势。

直到秦风觉得气出的差不多了,方才将此人诱骗至擂台边处,脚底抹油,绕至其身后,一脚将其踹了下去,戏剧性的结束了第一场比试。

得亏台下空无一人,否则岂不笑断众人大牙?

又过了两个时辰左右,第一轮比试方才结束。

这时叶元光亦是满面喜悦的看着场中诸位少年俊杰,朗声道:当今之世,明面上虽是我正道大昌,可近些年兽蛮二族又侵袭频繁,邪魔势力也是在暗地里兴风作浪,为害一方!

而往后我烟洲之希寄全在诸位俊杰,胜者莫骄,败者不馁,勤加修炼,方能在修道一途走的更远!

第一轮比试结束,今日且回去好生休养,应对明日之第二轮比试!

回至客栈,回想着今日戏剧性般的赢了第一场比试,虽有些想笑,可秦风却是知道,这第一轮只不过是刷人数罢了,越往后更是越难,这数百人中难免有许多天资聪颖之人,晋升亦是极难,当全力以赴为上!

这般想了一番,镇中虽繁闹,秦风却是不习惯那般,便在床上屏息打坐,进入了修炼状态。

一夜无语。

次日清晨从修炼状中醒来,顿觉神清气爽,出了客栈随便吃了些早饭,秦风便随着人群前往城主府。

昨日比试过后,场中四方擂台俱是有不同程度的损毁,今日已然修复如初,那两面牌子下依然各放着一大木箱子。

似是受昨日影响,今日来观看比试的人只多不少,有人面带兴奋,亦是有人一脸沮丧。

叶元光如往日般在众人等了一段时间后方才出现,微笑着宣布道:今日进行第二轮比试,还是与昨日一般,进行抽签比试,诸位请在监考官点名后上前抽号。

规则与往日一般,只是昨日散修这边共计三百一十八人,晋级第一轮者为一百五十九人,便有一人落空,因此抽到一百五十九号者直接晋级,现在开始抽签!

随着监考官点名,诸人一一上前签字抽号,对那一百五十九号众人俱是盼想着自己能抽到,那样便可直接晋级!

多数人抽号回来,便急迫的打开,没能抽到一百五十九号后更多的却是一脸沮丧,转而又去别人那里打听,仿佛这个号码极有魔力一般。

秦风并未将之放在心上,这比试乃是用实力说话,就算第二轮晋级,还有后面呢?更不用说最后还要面对十大门派弟子!

秦风!

心中这般想着,却是轮到秦风上前抽号,应了一声,便去箱中随便抽出一个,走了回来。

回到原地,将硬纸撕掉一看,秦风也有些傻眼!

一百五十九号!

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抽到了这个幸运号码,说没有一丝兴奋肯定是假的,在众人嫉妒与羡慕的目光中秦风将之送至监考官处,第二轮竟又晋级

第二轮比试人数比之昨日少了一半,而实力与精彩程度亦是增加了不少,秦风也是饶有兴趣的随着人海一般的观众看了一天

第三日。

这日天色有些阴沉,秋风掠过,带来阵阵寒意,可城主府众人却是热血沸腾!

经过两轮淘汰,人数也是骤减至不到百人。

散修这边仅剩八十人,而门派弟子也剩十一人,比试还在继续!

抽过号,等了约莫一个时辰,却又是南方擂台上传出那老者沙哑的声音:二十七号胜出,二十八号淘汰!请二十九号与三十号准备上场!

听到三十号,秦风来到南方擂台下,深呼吸后,与上次一般,缓缓走了上去。

刚到台上站定时,却有一道身影以极为优雅的姿势跃了上来,对着秦风吟吟而笑。

秦风报以微笑,这时裁判宣布道:比试开始!

在下刘坤,刘家寨人士,还要请师兄手下留情啊!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做书生打扮,看上去弱不经风的样子,此时微笑着向秦风抱拳道。

对手的信息秦风并不关心,重要的是要晋级!

当下也是抱拳道:秦风,请赐教!

回礼毕,二人拉开了阵形,屏息以待。

秦风见对手并未将武器法宝拿出,便也赤手以待。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

约莫半炷香时间,二人都是打量着对方,谁也不曾出手,便是连旁边那老头都等的不耐烦了,几要睡去。

就在此时,那书生却是蓦地脚下发力,双手成掌,带着一股阴柔的气息似慢实快的攻了过来!

而在刘坤甫一动身那刻,秦风更是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原地,人未至,已是一拳轰出,气势极盛!

两人不动则已,动则快如狡兔,仿佛一出手便是最强杀招一般。

如今秦风七杀拳法已有所成,出手便有数百斤力道,常人更是难近秦风周身,而这书生却是极为诡异,并未被秦风一拳击飞,竟是使了个‘粘’字诀,一掌带过秦风威猛的一拳,将其力道化解,而后更是欺身而上,直取上三路!

秦风心头一惊,只见这书生依旧笑吟吟的双掌向自己袭来,自是不敢托大,左手为抓,攻出的右拳向其扫了过去!

一把抓住,右拳轰过!

看这出拳的力道,便是石块想必也会打成粉碎!

却是不想那书生竟是用了何等术法,就在秦风右拳将到之时,竟是一矮身形,便是连被秦风抓在手中的右臂竟也消失不见!

还不等秦风惊诧,这书生却是出腿横扫,想是要将扫倒在地。

时不待我,容不得秦风多做考虑,跳起身形想必也已来不及,索性顺势一脚踢出。

二人速度均是极快,只这数个呼吸之间,竟是已经过了数招!

向来以矫健为优势的秦风,今日似是遇上劲敌,这书生虽看上去弱不经风,掌力绵软,却是速度极快,秦风每每抓住其破绽,此人俱是能在危急关头化险为夷,反而粘身而上,反攻秦风一招。

脸上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只让人觉得这人乃是场外看客一般,挥洒自如的粘在秦风身边。

那般表情却是看的秦风不由得有些恼火,直感觉对方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不由得变得有些焦躁,出拳频率骤增!

一时间,拳影大作,带起呼呼风声竟在场中形成了一到旋风呼哧而过!

悄然间那书生面上笑意少了些许,便是眉头也稍稍皱了一些,显然这突如其来的猛攻让其也是有些吃力,唯有化解而已。

这番快攻拳拳力道皆是相当威猛,七杀拳法刚猛绝伦,便是碎石裂土都不在话下,凡身肉体又能受得了几拳?

虽如此,这书生竟也是以极快的速度将这拳影尽数化解,只是呼吸稍重了一些而已。

秦风面色也肃然了起来,寻常在山间遇上恶兽,便是这般攻势也早已成为肉泥了,而对手竟然一一化解了不说,更是不见有所退避!

出乎秦风往日的经验,更是奇异与对方的身形与掌法,竟是这般诡异,以柔克刚!

但是,凡事俱有个但是,这以柔克刚也不例外。

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恰巧,秦风这七杀拳乃是以敏捷与威猛相结合,愈打愈快,威力也是翻倍!

久攻不下,秦风心底冷哼一声,徐晃一拳将其逼退一步,一转身形,借势七杀拳法而出,脚踏七星,于场中急速走动,循着七星方位,只是眨眼间七杀拳法业已完成,一拳而出,六道拳影!

这段时间只顾着修习七杀剑法,却不想对七杀拳法的理解更深了一层,如今更是到了六杀境!

瞳孔极速收缩,看着四面八方而来的拳影,刘坤面色霎时凝重了起来,那般笑吟吟的姿态再也消失不见!

真气顺手而出,在身前快速舞动,瞬间一道圆形中间有着一道弯形分割的印结出现在了半空,在这书生法力催持下竟凝而不散,缓缓的迎上了秦风那六道威猛至极的拳影!

‘砰砰砰砰砰砰!’

两厢交击,竟是发出了六声沉闷的响声,宛若锤擂闷鼓一般,这般情景,便是那似是昏昏欲睡的老头眼中也忍不住大放精光,极为赞赏的看着场中二人。

这番交击竟让秦风退了一步,虎口亦是破裂,鲜血顺着指尖滴滴而下,而其眼中却是喜色一闪而逝。

反观对面刘坤,竟是退了四步之多,嘴角处挂着一丝鲜血正满脸凝重的看着秦风,随后却又化作轻风一般,用着奇异身法飘向秦风。

这番过招是秦风占了上风,却也并不托大,两人交手到如今已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二人在近身搏斗时俱是未曾动用真气,仅是本身与武技,却也精彩绝伦,不知何时,台下居然也渐渐走来了数人,看着二人让众人眼花缭乱的表演。

且说刘坤飘近秦风,此番却是阴柔气息大盛,双掌一前一后横于胸前,便是周身亦是真气涌动,似是在外加了一层气罩一般,攻守兼备!

出体境中期的实力显露无疑,秦风双眼也略作收缩。

往日秦风在山中仅是与猛兽厮杀,从未与修道中人交过手,可自来临江镇,突破那日便与魔教妖人拼力厮杀,如今遇上刘坤,俱是值得全力以赴的强劲对手,却也将秦风骨子里的好战渐渐的激发了出来。

看到刘坤缓缓而来,秦风也是热血沸腾,陡然似是换了个人般,长笑一声,竟也纵身而去!

此番却并非出拳,亦是一掌推出,对上了对方那缓缓而来的绵掌。似是试探一般,二人一触即退,并非全力施为,仅仅如此,二人也是各自身躯大震,刘坤更是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却是脚下不停,再次攻来。

再度挺身而上,二人似是换了攻势般,此次却是刘坤主攻,而秦风见招化招,以不变应万变。

在常人看来,仅是数息间,两人竟又过了数招,虽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凶险之极。

两人速度俱是极快,只见擂台之中真气撩动,一方阴柔绵长,另一方却是威猛绝伦,互不退让!

直到刘坤眼中闪过的一丝犹豫被秦风捕捉到,而后者心底也是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似是要发生什么不能预料的事?

《寒极》第十四章 晋级Ⅱ

第十四章:

果不其然,超出秦风预料的事终是发生!

二人自比试开始均是贴身肉搏,掌来拳往速度极快,更不知过了多少招数,台下观众都是忘了喝彩,目不眨眼般的看着二人,生怕漏看了一招半式!

比之其余几方擂台之上武器法宝来回交错,更是不知精彩了无数倍。

就在此时,那书生眼中犹豫一闪而过,竟是直贴秦风,便是连攻向腹间的一拳也不管不顾,右手绵掌此刻成爪,竟只取秦风喉咙!

正是千钧一刻之时!

看这情形,两人怕是要在速度上一分高下!

争斗了如此长时间,二人俱是不做退让,想必都是将这晋级看得极为重要,也充分体现出二人性子之执着。

秦风一咬牙关,也似是豁出来一般,不管不顾,只是要一拳将之击飞,却不想,陡变突生!

‘嗖!’

一声轻响,却是蓦地自刘坤袖中钻出一把折扇,就势展开,横削秦风颈部!

秦风手臂略长,比之略快一步,一拳已然粘在了刘坤腹间衣衫,可这般变故出现,任秦风如何也想不到!

瞳孔极速收缩,还待向前,只会被其斩了首级,便是收手也早已来不及,进退两难!

‘唰’的一声,那看似猥琐的佝偻老头却是猛地站起,作势欲扑!

生死关头,容不得秦风多想,只得一偏右拳,身形也随着移动,就势头颅向后一仰,顺着折扇偏向了一旁,继而一脚将那书生踹了出去。

这一攻一守竟只发生在一两个呼吸之间,其速之快让人咂舌,便是连那顿住身形的老头也暗地里倒吸了一口气!

一道鲜血这时方从秦风喉咙略上方流了下来,得亏秦风反应速度极快,仅是划破了皮而已。

哼!

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对手一直麻痹自己,竟在此时出阴招,若是不慎,小命恐是也交代在此处了!这番端的是惹怒了秦风,一股凛冽杀气骤然而出!

似是觉得场中有什么不对头,便是连叶元光也转了过来,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也直直的注视着南方擂台。

一手向后,将那古朴长剑缓缓的拔了出来,秦风所散发的气势也随着缓缓出鞘的古剑一点一点增强,直到泛着青幽毫光的长剑出鞘,秦风更是宛若死神一般,杀气腾腾的将之举了起来。

而后,指向刘坤。

师兄好手段,在下当真是佩服得紧!说罢,也不顾刘坤略带歉意的面庞,纵剑而去。

去势如龙!

仿佛被秦风所散发的气势锁定了一半,刘坤此时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可眼中闪过的不甘与悄然隐藏的自信,没理由让其便随便认输。

制作精美的折扇再次打开,让众人看了个真切。

一面以极为精湛的工笔描绘了名川古泽,另一面却是题满了诗词,在其手中闪动之间,真气缭绕,一眼看去卖相不俗,定是出自名家之手,绝非凡品!

虽然盛怒已极,秦风亦是不敢大意,此人心机太盛,谁又知晓他会不会再出阴招?

左手掐着剑诀,右手中碎魂亦是露出尺许剑芒,择人欲噬!

一剑刺出!

霎时间秦风周身狂风大作,刮面生疼,却是那书生一手在空中疾画,左手持扇猛扇,欲以狂风之势阻住秦风!

狂风未散,那书生竟是不知又画了什么,折扇扇过,竟是一道真气狂刀自秦风顶上劈来!

好个仙家法宝,竟是这般神奇!

对手手段这般层出不穷,也是让秦风热血沸腾,不怒反长笑一声,催动真气,剑芒竟是在碎魂前端又增长了几分,对向狂刀!

‘砰!’

一声巨响,四下皆惊!

自二人拿出法宝后,台下看客也多了起来,直到这声巨响后,将更多的看客吸引了过来,将这南方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秦风不停,一剑破去真气狂刀,虽双臂有些发麻,却是越战越勇,毫不停歇,直向刘坤而去!

间中自狂刀过后,又疾射而来气剑、气枪、气戟、气网等种种威力极强的真气幻影!

一一破去这些,擂台上也似是擂鼓一般,巨响声不断!

秦风速度也慢了下来,双臂更是隐隐发抖,显然这般对轰也极其费力,不过经过重重阻隔,秦风也已攻至喘着粗气的刘坤身前,仅一步之遥!

深呼吸,凝聚全身真气于碎魂,再次一剑刺出!

这一剑,去势非快,却是沉稳之极,不知怎地,竟是连剑身周遭亦发出‘滋滋’声,似是空气都要被其切开一般,而碎魂剑芒亦是凝重了许多,宛如实体一般,寒光闪烁!

那书生此时方才露出一丝惊恐之色,可手中不停,右手连连写动,左手疾扇,继而竟在身前依次出现吾、道、不、灭四个真气大字,折扇再次扇过,那四字竟叠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印结,挡在了身前,大口喘息不已。

一步之遥,眨眼而至!

剑芒对印结!

‘轰隆!’

就在两厢甫一交触的那一霎那,本就阴沉的天空却是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响,似是暴风雨来的前奏!

‘滋滋’

俱是真气凝成,在交触后竟如烙铁遇上寒冰一般,发出滋滋响声!

谁也不知二人此刻在想什么,只是眼神坚定,各自坚决的催持着法宝,互不相让。

滋滋声不绝于耳,片刻后,竟是那印结不敌,终是被碎魂一分一毫的穿了过去!

而碎魂剑芒也是被这印结所消耗的一丝不剩,只剩下了那在刘坤眼中宛如死神镰刀一般闪着幽光的古剑本身。

印破,剑过!

秦风此刻眼中战意高昂,去势不停,持剑直逼对手!

一丝绝望闪过,连最后的招数也被对手破去,唯败而已。心中叹息过后,别无退路,只得将手中折扇横起,做出最后抵抗!

‘嗖!’

一剑而过,那仙家法宝折扇也被穿透,剑尖顶在了其胸口处才停了下来。

法宝受损,气息牵引下刘坤也是一口鲜血喷出,将扇面染红,点缀在山水间,竟是将画风一改,变做凄凉

你输了。淡淡的道了一句,秦风将古剑收回,冷眼瞧了刘坤一眼,又道:法宝虽好,可在你手中端的是辱了这枚奇珍。若是以后为敌,我定不会手软!

面带惨然,本以为有家传至宝加之阴阳推卸之术,便可在这青杰大会中一举扬名,却不想在第三轮遇上了这般强劲对手,心中恨意无限,带着怨恨深深的看了秦风一眼,这刘坤竟是跃下擂台,带着残扇消失在了人海中。

虽说毁人法宝乃是大忌,可毕竟刘坤出阴招在前,秦风亦是觉得自己没错!

损其法宝虽行为恶劣,可比起对手那般要命的阴招,却是磊落了不知多少。那老头心中这般想着,在万众注目下将秦风的名字写在了晋级者名单之上。

直到日渐西沉,第三轮比试方才结束。

人数骤减至四十人,门派弟子也剩六人,比试还要继续!

前三轮的淘汰过后,剩下的这几十名选手将是除十大门派外烟洲南部的中流砥柱。

明日,还要进行第四轮比试,也是初赛最后一战!

在晋级第四轮后,方才能进入叶家堡,挑战十大门派弟子!

兴奋与热血充斥在每个种子选手心间,这,代表着自己的实力!

傍晚。

细雨丝丝,悄然而来。

秋风吹过,带来阵阵寒意,打了个冷颤,站在窗边的秦风退回至床上。

与刘坤那场比试在秦风心间久久不能忘却,现下想来果真是危险之极!

天下修真炼道门派林林总总,更不知有多少奇异功法武技,自己又见过几般?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而更为重要的便是道心,便是同道中人亦可痛下杀手?

人心险恶,竟至于斯!

果然如大伯所说,世事难料,人心更难,利益驱动下,又哪里有真情?

仅仅一场比试而已,便各种心机层出不穷,若是日后行走天下,更是刀剑四处,又该如何

而大伯又在哪里?会看得到我么?明日便是最后一轮比试了,晋级便可以去叶家堡,那是不是又可以见到某个人?

心里呆呆的想着,竟有莫名其妙的孤独自秦风心底涌出。

人生果真是这样的么?

想来想去,这般红尘俗世竟让秦风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而这凡夫俗子,又有几人能看破?

明日,又有何未知凶险等着自己?

▲《寒极》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