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一味相思)_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最新章节列表由网友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古代言情小说《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最新章节的阅读,希望大家对作者一味相思的作品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能够喜欢。...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一味相思)_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完整版小说《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是一味相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阿丑,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二章

阿丑鼻尖儿又酸了,她一向不知道自己是个爱哭鼻子的,但是不知怎么的,今时今日在这个污遭透了的房间里,面对着这个瘫着的男人,她眼睛就一直湿漉漉的。

动不了也没事儿,还有我呢,阿丑柔声道,一边握着男人的肩膀,打算把男人给翻个身,好给他擦一擦后背,可是男人实在是太重了,阿丑试了几次都没有翻过来,她累得够呛,坐在床上喘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卯足劲儿又抱住了男人的腰,她又试了几下,然后试着将男人两条瘦削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边喘息着问男人:胳膊能动吗?能抱住我吗?

仍旧没有回答,阿丑也就不问了,她憋着劲儿抱住了男人腰,一咬牙到底还是把他翻过过来,她一个不留神,就被男人的身子结结实实地压在了下头,阿丑倒没有觉得难为情,刚才都已经把人家上上下下擦了个遍了,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儿,她也没把他当男人,只当他是需要自己呵护照顾的弱者,她在男人身下喘了几口气,正对着男人的胸口,缓过了劲儿,她正要钻出来,却瞧着面前男人胸口的那块皮肉,竟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阿丑瞪圆这眼睛死死盯着那一小片发红的肌肤,简直是又惊又喜:你你你有感觉是不是?你这里有感觉的,对不对?

不光说,阿丑还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那块皮肉,果然那块皮肉变得更红了,鸡皮疙瘩又多了许多,阿丑简直是喜出望外:你真的有知觉唉!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肯定能治好的!

阿丑欢欢喜喜地从男人的身底爬了出来,她的心情实在太好了,以至于这时候瞧着男人后背密密麻麻的褥疮,她也不觉得多刺眼了,当下她一边给男人擦后背,一边继续絮絮叨叨着:我不是骗你啊,从前我在浣衣不不不,是在我们段府里,有个叫香嬷嬷的老奶奶,她一不小心折了腿,当时谁都说肯定好不了了,可是我却觉得香嬷嬷肯定能好,我天天一得空就给她揉腿按摩的,后来你猜怎么着?香嬷嬷她好了!虽然后来得拄拐走路,但是到底能下床了,我瞧你腿脚都好好儿的,又正值壮年,肯定比香嬷嬷好得更快!

男人埋在枕头里的脸,有点儿湿,眼皮抖动得厉害,自幼受着帝王教育的东宫太子,最知尊严比命重,所以这半年来,不管是受到怎样的折辱虐待,他从来都没有求过一声饶,更加没有掉过一滴泪,可是这时候,听着这个陌生的丫头,在身后叽叽喳喳地说着这起子没头没脑的话,他却没出息地湿了眼眶。

后背被温热的帕子一下下轻轻地擦过,每一块皮肉都被照顾到,这种感觉实在苏苏麻麻的,他的学识再渊博、眼界再广,可却偏偏找不到形容这种感觉的词句,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也是苏苏麻麻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变得更湿了。

第十三章

也不知道这边哪儿有医馆,你这身上的褥疮也太多了,不涂点儿药怕是不行,我得尽快出去找找,阿丑打量着他身后的褥疮,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先这样趴着好不好?你后背的褥疮比前面厉害,再翻过身来,必定要黏在床单上,到时候肯定会更疼

阿丑看着底下的床单,忽然就说不下去了,床单是真脏,上头的泥灰且不必说,那上头的秽物才是触目惊心,刚才给男人擦身的时候,阿丑就看到了,她怕男人难受,所以刚才一直没说,权当是没看见,所以连那个隐秘的地方,阿丑也没有给他擦,可是这个时候阿丑实在忍不下去了,身下沾着那么些子秽物,屋里头充斥着这股子味道,漫说是她受不了,成日躺在床上的男人才更难受吧?

当下阿丑又匆匆地回了厨房,从包袱里找出一套新的床单被罩,还有一床薄被子,她在心里默默感谢段夫人,东西准备得那么齐全,当下阿丑急忙忙地回来了,她把床单等物放在床头,一边凑过去跟男人说:今儿天好儿,外头大太阳的,咱换个床单被单也好洗洗。

男人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她看不见男人的表情,只是看着那一头的蓬乱的头发,阿丑的心里就又难受了,当下又道:等忙完了我再烧水给你洗洗头。

当下没有再废话,阿丑绞了帕子给男人擦洗,应该是许久没有人给他擦洗过了,简直是不堪入目,不光粘满了秽物,整个屁股都要烂了似的,阿丑又换了两盆水,终于给擦干净了,这地方不比其他地方,难免娇嫩一些,又被腌了这么久,阿丑都不敢用劲儿,单擦这么个地方都觉得比刚才给他翻身还要吃劲儿。

总算擦好了,阿丑长长地舒了口气,她跪在床脚去揭那床单,揭好了床脚的两个角,她又爬向了床头,她先去揭里头的一角,等爬过来揭另一角的时候,才刚刚爬出一步,她就忽然停住了,她看见男人在抖,确切地说是男人的头再抖,抖得异常厉害,埋在枕头里的脑袋一下一下地抖着,连带着那蓬乱的头发都跟着一下一下地颤抖。

阿丑吓坏了,以为是刚才碰到哪儿,把男人给碰疼了,她忙得手忙脚乱地去拍着男人的肩膀,小心询问:怎么了?是我刚才碰到你哪儿了难受吗?

男人不回答,却蓦地停止了颤抖,阿丑到底是不放心,顿了顿,又小声问道:你你能说话吗?嗓子也坏了吗?

男人还是没理阿丑,阿丑也不气馁,心里却少不得一声叹息,暗暗道,这人怕是连嗓子都坏了,真是可怜。

她不放心,有心想把男人翻过来查看一下,但是瞧着床单上的污秽,还有男人后背的褥疮,到底还是算了,她爬过去,把另一个床单角给拉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地从男人身下抽出了那个污秽不堪的被单来,连带着那个破毯子,抱着扔在了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