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怪本宫不客气免费小说主角顾言黎厉司玦全文阅读

别怪本宫不客气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别怪本宫不客气》小说由作者卜四爷所著,主角是顾言黎厉司玦,本文主要讲述了:对于她的冷淡,男子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仅仅只是一霎便恢复了正常。-------------------------厉司玦进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一身白的晃眼的顾言黎,令他眼中原本带着的温情瞬间冷却,眸光里窜出两簇火苗,带着勃发的怒气,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否则后果自负。顾言黎自然也接受到...
别怪本宫不客气免费小说主角顾言黎厉司玦全文阅读

《别怪本宫不客气》小说简介《别怪本宫不客气》是卜四爷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言黎厉司玦。

《别怪本宫不客气》第4章 礼尚往来

对于她的冷淡,男子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仅仅只是一霎便恢复了正常。

-------------------------

厉司玦进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一身白的晃眼的顾言黎,令他眼中原本带着的温情瞬间冷却,眸光里窜出两簇火苗,带着勃发的怒气,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否则后果自负。

顾言黎自然也接受到了他的警告,不屑的一笑,等到喜娘喊礼成时,率先跳了出去,面对众宾客爽朗一笑,今日听闻王爷大喜,本王妃很是欣慰,想来这王府里又要多了一位可人儿来替本王妃分担了,甚是愉快,说着,便扬起酒杯,满满的倒上一杯酒,侧妃今日不宜抛头露面,待明日本王妃再与你叙旧,侧妃到时候可别忘了你的敬茶,然后把酒杯递向厉司玦,王爷,赏脸喝一杯?

现场热闹的声音在听到本王妃三个字后,顿时安静了下来,此时的厉司玦脸色阴沉的看着她,声音压低,爱妃今日搞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希望侧妃无其他负担,以后好好伺候王爷啊,她的声量不变,清楚的落在每一位宾客的耳中。

厉司玦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连一旁的新娘子也微不可察的颤了一下,有些委屈的抽噎了一声,而这一声,皆落入了两人的耳里。

厉司玦立刻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心里担心严敏受委屈,又不想把事情扩大,便接过酒杯,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爱妃的礼,本王接到了!

顾言黎背过身,整个人向前一倾,凑到他的耳边,呼吸声若有若无的扫过耳廓,王爷不必感谢,咱们也只是礼尚往来罢了,爷送这么大的礼给本宫,本宫自然也是要还礼的!

她的意有所指,厉司玦又怎么会不知?声音紧绷,像是隐忍了极大的怒气,你我之事,又何必牵扯到敏敏?

他的话让顾言黎觉得很是笑,什么叫牵扯到严敏?

在她今日入了王府的大门,就已经无法在置身事外了,而且如果真的只是两人的事,那为何婚后严敏对她百般欺辱,就因为她顾言黎喜欢厉司玦,就要承受这些她不该承受的痛苦?

顾言黎直接冷笑出声,嘘,王爷说笑了,自她在今天嫁给王爷的时候,就注定会牵扯到她,谁都别想跑?

顾言黎!厉司玦从喉咙里挤出来她的名字。

顾言黎站直了身子,微微一笑,在大梁的规矩里,妾室婚宴不该穿大红色,本王妃出来咋到,也不太清楚在这大祁又是个什么礼数,害怕侧妃失了礼数,也只好穿身白色来中和一下,希望下次,侧妃别再穿错了,毕竟王爷最是喜欢有规矩的人了!

她此时话里话外无一不是讽刺严敏的不懂礼数,又暗示了厉司玦不要太过分。

厉司玦闻言,垂着的双手捏得有些泛白,整个人周身都被戾气围绕,他真恨不得掐死前方那个能说会道的女人。

顾言黎微微侧过头,见厉司玦情绪不对,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两声,本王妃昨夜劳累,今儿还这么早起来赶着喝喜酒,身子有些吃不消,就不叨扰各位了,大家随意。

说完,便轻快的转身离开了。

至于,她离开以后,厉司玦是如何打圆场的,也就没兴趣知道了。

天色将晚,天上的星子也开始稀稀疏疏的出现,顾言黎踩在雪地上,搓了搓微凉的臂膀,深吸了一口气,暗骂自己笨,竟然都不多带一件氅子出来,摇了摇头向后花园走去。

此时,满院子都是梅花香,顾言黎望向在冬天绽着的梅花,轻轻笑开,其实她很喜欢梅花,诗言: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可有些事不是通过努力就能改变的,走到一方石凳边,扫了扫凳上的雪,坐了上去,不知为何,自从婚宴上尝了几许酒味,她便感觉有些放不下了,大抵是因为跟了厉司玦这些年里已经许久未曾碰过酒了吧。

立刻招来了一位小厮让他上了几壶温好的酒,开始独自对月浅酌着。

今夜的月色正好,本就白的发光的衣裳被这清清冷冷的月光一照顿时给顾言黎身上带着一圈朦胧的光亮,原本温和的眉目此时在这月色下也瞬间被刻入了一丝冷色,束着头发的发带早已被松掉,长发散落,披了满肩,不似乎真人般令人恍惚,一只芊芊素手搭在桌上,下颌嗑在手臂上,不知道是酒烈还是为何,她竟然有些困倦。

身子忽然一暖,一股好闻的药味儿窜入了她的鼻间,抬眸,只见那人长身玉立,眸光堪比天上的星光,他看着她,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柔柔的微笑,此处风大,睿王妃独自一人在此饮酒,小心着凉。

顾言黎瞅着他,眼里始终带着一抹窥探,你到底是谁?

这重要吗?他轻声问道。

顾言黎扬了扬唇,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的身高只够得到他的下颌,凑近到他的身前,奇怪的是这个人并没有躲避,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顾言黎虽然醉了,但神智却不模糊,她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不疾不徐的画了个圈,微微一笑,你找本宫究竟是有何需求?

男人闻言面色不动,手指微微抬起她的下颌,不过是前殿太热闹,我不喜欢,见睿王妃孤身一人在此饮酒,心生不忍罢了,咱俩好歹也有一酒之缘,该算得上朋友吧?

他眼里流动着笑意,黝黑的瞳孔里似乎只印着她一个人。

顾言黎一时间竟看得有些痴了,低头一笑,好,好一个朋友!回身端起放在桌上的酒坛,递给他,那朋友,陪本王妃喝一杯?

荣幸之至!

两人碰了碰酒坛,倒也不像一般文人雅士那般认真品味,而是抱着酒坛便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顾言黎把石凳让给了他,自己却坐上了桌上,两只腿离地微微晃荡着,又喝了一大口才望着坐在桌前的人,你到底是谁?竟然能在这王府内院来去自如?

《别怪本宫不客气》第5章 善变的女人

男子淡笑,这很重要吗?

自然是重要的,本王妃可不想在大祁的第一个朋友是个无名氏?

听到这个回答,男子认真的看向眼前这个女人,只见她身穿一身白色男子衣袍,带着一丝男儿的豪迈,连喝酒也显得不拘一节,要不是他事先知道了她的身份,是怎么都不会把她跟传闻中那位刁蛮公主联系在一起的。

鄙人姓权,他轻声回道。

顾言黎眉梢微皱,好似对这个姓氏没什么印象。

两人也没再说话,就这样时有时无的喝着酒,也不知道最后喝了多少,顾言黎的脑袋越发的晕眩了,她咧嘴一笑,深吸一口气,一把将手中的酒坛摔在了地面,碎片四溅,带着浓浓的酒香散在了空中,伸了个拦腰,便倒在了桌上。

权以墨只是在一旁安静的侧眸望着她,似乎完全没有被刚才的举动吓到,他只是轻声提醒着,睿王妃,这里天寒地冻的,不是睡觉的好地方。

顾言黎微微弯唇,虽然在笑但声音却透着无限的悲怆,哪里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呵~都是一样的。

权以墨闻言,眉头微蹙,淡淡的凝视着她。

像是感受到他的注视,顾言黎咬了咬唇,你怎么看着本王妃做什么?莫不是连你也喝醉了?

权以墨一怔,却也含笑回道,此处月朗星稀,寒梅扑鼻,而我却似看一人看醉了。

顾言黎闻言,耳朵微微发烫,要是其他的小姑娘听到这样的话,指不定会有多开心,可是她不一样,这一世,她无心情爱,只想平稳度日,保护身边的人。

就这样慢慢的阖上眸子,呼吸也渐渐均匀,陷入了沉睡。

望着眼前这个放心在此处安睡的女人,权以墨眸光微微眯起,她还真是放得开啊,就当真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对她做点什么吗?

她宁静的睡颜就好似初生婴儿般纯净,令他不由的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就在刚要碰上的时候,身后乍起的冷意让他顿住了手。

转过身发现,此时本应在前殿接待宾客的厉司玦竟出现在了这里。

此时,厉司玦的眸光一直紧紧的攫着眼前的两个人,声音里分不清喜怒,权相,此乃王府后院内宅之地,并不是身为男子的你该踏足的地方!

权以墨不疾不徐的站起身,无半点心虚的模样,是臣的不是,臣看着睿王妃一个人孤寂独行,恐出什么意外便跟了出来,既如今王爷来了,臣也不耽搁了,告辞。

他的态度不卑不亢,说离开也很是爽快的便离开了。

此时,偌大的一个院子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厉司玦与顾言黎两个人了。

顾言黎倒在桌上,由于喝了酒的缘故,脸上始终都是红彤彤的,好不可爱,嘴里依稀念叨着什么。

厉司玦本想抬脚走人,却又转身到了她的面前,弯腰,细听她嘴里呢喃着的话。

厉司玦,阿玦她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的都是他的名字。

薄唇微抿,鬼使神差的将她一把抱起,她很轻,好似身上就没有二两肉。

微微的一震荡立刻使顾言黎睁开了双眼,一抬眸便看见了厉司玦冷若冰霜的面容,咂了咂唇,有些怔楞,便又靠在他的怀里汲取着温暖。

厉司玦以为她醒来会直接从怀里跳下,谁知道,这女人竟然继续偎在了他怀里取暖,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放还是该抱。

顾言黎偎在他的怀里,整个人神智也有些不清醒,轻声嘤咛了一声,厉司玦,我冷。

厉司玦残狞的一笑,哼~关本王什么事?

你抱抱我~对于他的冷酷,她却丝毫没有惧怕的轻声要求着。

厉司玦眸光微眯,下颌越发冷硬,顾言黎,你别得寸进尺,滚下去!

顾言黎委屈的咬着唇瓣,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我不要!阿玦,为什么连在梦里,你都是这般凶神恶煞?

厉司玦鼻子单单的哼出了冷调,你倒是认为在做梦?

顾言黎有些怔楞,歪了歪头,轻轻的碰了碰他的脸,难道。

不是做梦吗?

此刻的她倒是褪了一身的锋芒,就好似单纯小姑娘,娇憨得可爱。

她瞅着他,又歪头趴在他身上,那我也不下来~

厉司玦咬牙切齿的瞪着她,顾言黎,够了,你别得寸进尺!

唔~,你难道要跟酒鬼计较哦~她慢慢蹭到他的脖颈处,嘘,别吵了,会吓到花花草草的。

厉司玦抿唇,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不免觉得自己真的是好脾气,就这么一路抱着她回了碧波阁,陆吃早就等在门口了,见他两一同回来,还如此亲密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厉司玦只睨了她一眼,便转身进了房,在一脚把门板带上了,来到床铺前将她放下,正准备离开,顾言黎却抓住了他的手,阿玦,别走!

厉司玦眉梢一皱,淡定的将她的手掰开,顾言黎,我们不熟。

听到这话,顾言黎微微一愣,低下头,轻声笑开,不是啊,我们很熟的,我们认识很久了

说到这,突然顿了顿,有些迷糊他们究竟认识了多久,三年,五年?

是要从第一面开始算起,还是婚后算起,理不清,剪不断。

整个人不禁向前倾着,想要抱住他,像是忘记了自己曾经发生的一切。

只可惜厉司玦往旁边轻轻一闪,她便扑了个空,摔倒在地,掌心顿时被划破,痛楚立刻使她清醒过来,愣愣的看着手上的血污,忽然想起了那几个残破的日日夜夜,一股寒冷瞬间从背脊爬满全身,攥紧手指,任由指甲磨进了皮肤里,微微睁眼后,再没有之前的柔情,抬手揉着额头,酒醉了,说了些胡言乱语,王爷还请勿怪。

此时的顾言黎,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语气拿捏到位,睨着他的眸中也早已一片冰冷。

这让他深邃的眸光中多了一丝疑惑,突然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善变的女人,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