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免费小说主角云齐儿图尔丹全文阅读

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小说由作者涩涩爱所著,主角是云齐儿图尔丹,本文主要讲述了:向了佛,一心虔诚,我了解娘的秉性,可是,不是娘,又是谁呢------------------黑暗里,那灯笼的亮光映着雨丝清晰的入眼,看不清来人的相貌,那身形依稀是个男子,膀大腰圆的,有些熟悉,仔细的想来,象是黎安身边的武昭。他回来了吗?一抹欣喜上了心头,顾不上去拿了伞,直直的...
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免费小说主角云齐儿图尔丹全文阅读

《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小说简介《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是涩涩爱所编写的古代虐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齐儿图尔丹。

《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第4章 名分

向了佛,一心虔诚,我了解娘的秉性,可是,不是娘,又是谁呢

------------------

黑暗里,那灯笼的亮光映着雨丝清晰的入眼,看不清来人的相貌,那身形依稀是个男子,膀大腰圆的,有些熟悉,仔细的想来,象是黎安身边的武昭。

他回来了吗?

一抹欣喜上了心头,顾不上去拿了伞,直直的向门外奔去,大半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雨淋在我身上,如欢快的小溪流顺着额头滑落,却清凉如梦,犹不觉,只一意向着那亮光奔去。

眼眸里满眼都是那灯笼,刻意的盯着,却忽见,另一盏灯笼的再现,然后,两个人各提着自己的灯笼折了方向,向九夫人的美绢阁而去。

心有些抽紧,为什么他回来了也不报信给我,徒然让我等的焦急。

若清我叫着,声音却小如蚊蚁,太晚了,我不能吵到别人,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的心思。

只是孤独着,唤着她的名字好象就有了一个伴一样。

踉跄着踅回,更多无助,我颓然坐在地板上,任雨滴滴落在心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冲到心头,黎安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否则,他一定会命人送个口信给我的。

不行,我不能再病怏怏的了,我要好起来,人已长大了,我也要帮助他。

挣扎着起身,合拢了门,换下了一身的湿衣,彷徨无助的摸索到床前,先睡吧,天亮了,再想办法查出他的下落。

辗转无眠,满心里都是牵挂,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等待黎明的到来。

终于,雨停了,天也亮了,推开门窗,花草上的水珠晶莹剔透,要是人心都这般洁净多好。

若清我唤着,已经无法再等待了。

小姐,这就来了。

我听着她在隔壁间的回应,心里踏实多了。

小鸟落在榕树的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着,一份活力,一份雨后的新生,润染了我的心,其实这世界里美好的东西还有太多,只是那要看人的心情

小姐,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若清一边跑,一边将一枚簪子插到发间,瞧,我催她催得急了吧。

哦,也没什么,昨儿个答应了要为九夫人做画,一个晚上都兴奋的没有睡好,一大早起来就要画了,才想起我这没有上好的宣纸,画了恐不够珍贵,所以啊,想去九夫人那里讨两张宣纸来,你就陪着我去吧。

昨夜的所见不过是我的猜测,所以我不能无端去下结论,就去九夫人那请个安,顺便也寻一下关于黎安的蛛丝马迹吧。

吃了饭再去吧,这样早,九夫人也不见得起了啊。

若清倒是稳当,一句话提醒了我,我真的是太心急了。

那,就早一点用早膳吧。

我催促着,心口太多的心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爹虽然没有给九夫人正位的名份,但是九夫人在相府里的权力却高于大夫人,大夫人年纪大了,娘家的家势也早败了,所以正得宠的九夫人自然就接管了家事。

《倾城之恋王爷别放肆》第5章 他遇袭了

走过回廊,远远的看到美绢阁,葱郁翠绿的园子里,下人们早起了,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份内的差事,这九夫人,绝不是普通人,善理财理家政,短短几年,娄家上下没有不服气的,连老祖宗也让她三分呢。

进了园子,守门的奴才见了,也不拦着,只一溜烟进去回禀了,大多认得我,也知道九夫人待我的好,所以他们也才恭恭敬敬的。

我心里知道那是九夫人的面子,而非我的,九夫人未进相府的时候,奴才们见了我还不如一个下人。

所以,我总知道这世道的炎凉。

我并不理,我有我的人生,我自会快乐地生活着。

快到了议事厅,脚步加快,走得却更稳,厅里讨论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我侧耳倾听,果真有黎安的消息。

九夫人,那三万两白银和一千两黄金要如何向相爷交待?

我心下一慌,果真出事了,而黎安正是去乡下收租银的。

不急,先查一下那银两的去处,待找不回来,再向相爷禀告。

九夫人镇定的回复让我心里踏实多了,黎安一定会没事的。

那黎安呢?指不定是畏罪潜逃了。

先查了再说,别乱嚼舌根,小心你的脑袋。

九夫人的喝斥威严而带五分的狠辣,室内一片静寂,再无人敢反驳什么。

她瞧见了站在门口的我,就冲着那些人道:都下去吧,我也累了。

我立在门前望着一行人鱼贯而出,心下悬着的心更加忐忑,黎安,竟是生死未卜。

云齐儿,进来吧。

她唤我的声音又变为柔和,与刚刚的语气如果不是亲见去一定不信这是同一人。

九夫人早。

我躬身请安。

云齐儿快坐,这么大早就有风把你吹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我望了望她,想问黎安的事情,却终是问不出口,还是等她查到了消息再来问吧。

只是来向夫人讨几张上好的宣纸来着,给夫人画画,一定要用好的。

想了一夜才想到用这方式来美绢阁探听黎安的消息,不能冷场,先要了吧。

哦,那是要的。

呆会儿我让紫云丫头给你送过去吧。

来,喝杯茶,暖暖身子,云齐儿,你的脸色还是不大好。

九夫人关切的问着。

我低着头,一夜无眠,眼圈早陷了下去,再多的脂粉也掩不尽真实吧。

不碍事的,再喝几副药就好了的。

她话音一转,向着若清道:若清,昨儿我拿给云齐儿的药可亲自让她服了。

若清一惊,不料想九夫人这一问,忙应道:我瞧着小姐喝下去的。

我心想,我其实并没有喝,那药早已与雨水融为一体了,无痕无迹,天知地知,还有我知,若清,她并不知,却碍于九夫人的威严,撒了谎,我笑望着她,让她心安,九夫人,早起还喝过了呢,若清一大早就吩咐厨房里熬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聊了家常,我眼瞧见九夫人有些倦怠了,悠然起身告退,她也并不留我。

只说,回头再送我些燕窝人参好好补补身子。

我应了,也谢了。

我知道眼下最现实的莫过于权势了,而她,是我此刻唯一的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