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叶楚北小说完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最新章节阅读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是九月添衣执笔的经典小说,宋青叶楚北小说完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最新章节阅读,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讲述了宋青叶楚北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当娘的到底是心疼闺女,柳氏一边说,一边把宋青叶往屋里面推。"好嘞,娘,那我回屋了。"宋青叶满心都是暖的。她既然把男人带回来了,就得把人给治好。一转身,她就去了宋大郎房里。"丫头,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善.........
宋青叶楚北小说完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最新章节阅读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是九月添衣执笔的经典小说,宋青叶楚北小说完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最新章节阅读,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讲述了宋青叶楚北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第七章缝合伤口

当娘的到底是心疼闺女,柳氏一边说,一边把宋青叶往屋里面推。

"好嘞,娘,那我回屋了。"宋青叶满心都是暖的。

她既然把男人带回来了,就得把人给治好。一转身,她就去了宋大郎房里。

"丫头,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善人,你可得小心为上。"宋大郎左右看过了,只见男人身上有不少伤,脸上还有那么一道长长的疤痕,肯定是个好斗逞凶的。

他担心妹子,急忙出声嘱咐了几句。

男人躺在炕上,一动也不动,自然也听不到宋大郎的话。

宋青叶则是叹息了一声,"可他也是个孩子的父亲啊!"

为了孩子,希望他能改邪归正吧!

"大哥,去我屋里把酒拿过来,还有问娘拿药汁。要是没了,药渣也能凑合着用。"

注意到男人胸腹部的伤口,宋青叶一阵揪心。

年幼时学习医术,她最是害怕血腥。直到有一次,她喜欢的兔子被老鹰扑食,抓破了肚子,她急得不行,心疼的不知落了多少眼泪。在师父的帮助下,治好了兔子,她才知道学好医术有多么重要。

至少,她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住她想要保护的一切。

然而,她还是没有能保护她的父皇和母后。

逝者不可追,她除了寻求一个真相,还能做什么呢?

眼泪已经流了太多,也是最无用的东西,此刻却还是不住地落下。

"怎么?后悔救我了?还是,心疼我?"

炕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只见宋青叶满脸泪痕,正对着他的半张脸模样秀美,朦胧的烛光下,甚至有几分楚楚可怜。

他人放松了不少,一出口却还是会惹得宋青叶不痛快。

宋青叶冷冷丢下一句话,"我倒是巴不得你去死,免得浪费我家药材和粮食。"

她和这男人绝对是八字犯冲,一听这男人说话,她火气就大。

"孩子呢?"男人突然想起了孩子,他的面色立马紧张了起来。

宋青叶没有理会他,反而是坐下来穿针引线。

"我问你,孩子呢?"见她不吭声,男人翻身坐起,直接扼住了他的喉咙,"我的孩子哪去了?"

宋青叶手上没有停,她的喉头发紧,喘不过气来,不得解脱。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她只好找准了位置,将针刺进了男人的胸口,男人立马就使不上劲了。

"你不信我,我又为何要救你?"

一个晚上,男人已经三番几次的想要杀她,宋青叶怎么会让他好过?

宋大郎一进来,他就看到了这一幕。

男人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宋青叶则在大口的喘气。

"你们俩这是咋了?"宋大郎瞪了男人一眼,"我告诉你小子,你要是敢欺负我妹子,我第一个就宰了你!"

他把手里的东西人扔在了破桌子上,又对宋青叶说道:"咱娘让你和米粥,那娃娃喝了半碗就睡着了。你快去喝一些,暖暖身子。"

听闻此话,男人的眉头舒展开来,他误会宋青叶了,他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不着急的,来,大哥,帮忙给他治伤。"宋青叶瞥了男人一眼,冷哼,"接下来,有你好受的!"

宋大郎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能配合,"你说咋整就咋整,反正我也不懂。"

"把他上衣扒了!"

宋青叶的目光灼热,看男人的眼神,就像是看猎物,其实是被血色糊了眼。

男人额头青筋毕现,士可杀不可辱,扒他衣服算哪门子事?

宋大郎只讷讷说了句,"丫头,要不你避讳一下?免得这小子将来吵着让你负责,那可就麻烦大了,他这么丑还带着娃,你可不是要给人当后娘?"

""宋青叶捂了捂脸,她换了句话,"拿剪刀把他伤口边的衣裳划拉开就成,不妨事的。"

宋大郎照做,他的动作粗暴,牵扯了男人的伤口,把他疼的龇牙咧嘴,却偏偏动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处理好以后,宋青叶对着伤口倒吸了口凉气,她拿着棉花给伤口擦了酒水。

酒水辛辣,男人疼的牙齿都在打颤。

"妹子,你该不会是要谋杀?"宋大郎咧了嘴,看着男人的伤口,他在想,要是伤成这样了,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眼前的男人虽然看起来可恶,却也是条汉子。

给男人伤口处擦了酒,宋青叶找了一根针,用酒水洗了洗,又倒出来半碗酒,用来浸泡丝线。

一切就绪后,她捏着男人的皮肉,一针一线的缝合了起来。

血水顺着往下流,宋大郎看了一会儿,他背对了过去,在心里感叹,"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妹子,搁人肉上缝针,这谁受得了?"

缝合完毕,宋青叶已经是满头汗水。

她擦了擦汗,又给男人抹了些药汁,这才收了手。

当初,师父就是用这种方法给小兔子治的伤。宋青叶有样学样,还算成功。

"总算是收手了!"宋大郎看向男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可怜,"兄弟,我敬你是条汉子!"

宋青叶拔了男人胸口处的银针,那人咳嗽了两声,瞬间倒下了。

他是疼晕了!

"晕了也好,晕了就不那么疼了!"

宋青叶擦了擦手,她满身的血腥味儿,真想好好洗洗。

天都这么晚了,她也不好折腾家里人。她头上有伤,要是着凉了,就不好办了。

喝了几口热粥,她就回屋里炕上躺下了。

这才是她清醒过来的第一天,折腾了许久,她都没有来得及思考,她该如何才能回到南溪国。

首先,她得活下去。

眼下大雪封山,即便是想要打猎,都没有去处。

一年里,这是最艰难的时候。

想啊想啊,宋青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许是这一天里,她拿师父当了数次挡箭牌,她真就梦到了师父

直到日头高升,阳光撒到炕上,宋青叶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至此,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她还活着,这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当然,也有可能会是更大的折磨。

未来如何,皆是不可知。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第八章他叫楚北

"青叶,吃饭了!"

柳氏掀开门帘子,见她还躺着,快步走上前去,"可是昨晚上出去着了凉?"

"娘,我没事儿,就是太困了。"宋青叶摇了摇头,她拉着李氏的手暖了又暖。

看着柳氏皲裂的双手,她心里涌起一阵酸涩。在南溪国,她冬天会给双手涂上手脂,晚间还会调汤药浸泡双手,一年四季双手都是光滑洁净的。

等有了银子,她第一件事就是要给柳氏做出一些手脂出来,让她的双手不再干裂。

早饭是玉米饼子,柳氏一大早刚做的。趁热吃,味道倒也是鲜美。

"对了,大兄弟你叫啥?家住哪里?"

宋家两兄弟昨个儿跟男人躺在一张炕上,愣是没有从男人口中问出一句话来。

农家人喜欢热闹,吃饭时围着灶台,热气腾腾的饼子吃下去,再喝一碗玉米糊糊,从头暖到脚,通身都是舒坦的。

柳氏昨晚上搂着孩子睡了一宿,半夜那娃娃几次闹腾,她也没觉得不耐烦。今儿一早,她把家里剩下的大米熬了粥,留给了这孩子。

"这娃娃总得有个名字,我看就叫狗蛋好了。"

柳氏对男人的印象不好,但是不会牵连到孩子。村里的娃娃们名字都是这么起的,名字越贱越好养活。

"不行!"男人直接否决了,"我叫楚北,孩子叫思南。"

宋二郎小声嘀咕了句,"不就是个名字,叫啥不一样,我小名还叫二牛呢!"

"他不一样!"男人很坚持,他的语气冷冽,只把这满屋子的热气都给灭了。

柳氏悄悄扯了宋青叶的袖子,"闺女啊,咱啥时候把这尊大佛送走?他在这儿,娘这心里不踏实,总担心他会杀人"

"你们对我父子有恩,我不会恩将仇报。"男人的伤好了一些,他的身体愈合的快,精神也恢复了许多,耳力也好使。

柳氏声音虽小,那些话却还是被他听见了。

"大家快吃饭,别磨蹭了,我看楚北这小伙子人不错,够结实,绝对是打猎的好手!"

宋云山一直没说话,他是习武之人,能看出楚北的功夫不孬。再看楚北的坐姿,他脊背挺得直,威武不凡,必定不是普通人。

"再有几日晴天,山上的雪化开一些,我和爹就去山上打猎。"宋大郎早就急的心痒痒,他对宋青叶说:"丫头,你如今也该好好打扮打扮,等退了亲,爹娘会给你找更好的人家。"

宋青叶心里暖暖的,她突然想起了宋大郎定亲一事。赚钱是当务之急,没钱大哥咋娶亲?

吃过饭,她就去了王家。

昨晚上,宋青叶答应了会告知王学文药方。

柳氏陪着她一起去,刚一到王家,就听到了王大娘的哭声,"学文啊,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你爹一辈子光明磊落,从小给你定了亲,你咋就不知道珍惜?你别忘了,当初你爹过身,没有钱下葬,都还是你宋叔给的银子"

一口气抬不起来,王大娘就又要晕过去了。

王学文跪在床前,他苦读圣贤书多年,满腹学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母亲。

"SZ,你这是做啥?"柳氏急忙上前,她给王大娘掖好了被子,"青叶来看你了,这丫头命好,碰着一奇人,收了她当徒弟。她的傻病都治好了,你身上这毛病,也一定能好。"

王大娘的脸色蜡黄,浑身瘦条条的,只有腹部鼓起,这些宋青叶都已经了解过了。所以,她才知道解救之法。

"大娘,我把药方说给学文哥听,他识字,能写下来。我师父说了,只要照着药方吃,养几个月,你这身子就能好起来。"

宋青叶随后就把药方念给了王学文听,"把小茴香和胡椒碾成面,用酒水和泥,团成丸子,黄豆粒大小就可以了。一次吃五个丸子,记得用温酒吞服。"

这方子里的材料最是容易找,宋青叶也是想着王家人家贫,根本没有买药的钱。

就上回王学文抓的那些药,根本不对症,也难怪王大娘一直好不了。

王学文点头如捣蒜,他急忙照吩咐去做了。昨晚上,按照宋青叶所说,他给母亲喝了些汤水,一整夜王大娘都睡得安稳,也没再喊疼。

"青叶"王大娘颤抖着手,她不敢相信,前几日还傻乎乎的丫头,今儿就变得聪慧了。

宋青叶快步上前,"大娘,我都能好,你还怕啥?等药丸子做好了,你吃上几日,学文哥就能去学堂了。我和娘会时常来看你,保管你不会有事。"

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亲事也一定是要退的。

王大娘不停地抹眼泪,她口中念叨着,"多好的丫头,给再好的EX妇,我都不会换"

原主虽傻,可她不折腾人,还会干活,没少来王家帮忙。

王大娘很喜欢原主,就是感慨丫头傻,容易受欺负。现在好了,宋青叶不傻了,她说啥都不会让退亲的。

在王家说了会儿话,宋青叶又给村长送了药方,让里正找了辣椒、老姜、胡椒还有花椒,用白酒浸泡。如今正是寒冬,需要泡上一个月,才会有效果。

里正昨晚上试了她说的方法,腿疼有了缓解,自然就信了她的话。

这药方她昨晚上就可以给出去,她没有给,而是给了一个暂时缓解的法子,就是想让王大娘和里正相信,她的法子是有用的。

回家的路上,宋青叶见着几个孩子在凿冰。

西岭村别的不多,就是冰多。等太阳落山了,随便一盆子水放在外面,不出两个时辰,就会结成冰。

天寒地冻的,孩子们无处去,只得想着法子戏耍。

"小花,快看,这像不像兔子?"小栓从杂草堆里扒拉出一个冰块,献宝似的拿给妹妹看。

小花笑的真像一朵花,"还真是像,我都好多天都没有见到小兔子了"

这是村里一户人家的两兄妹,哥哥带着妹妹玩。

冰块、兔子

宋青叶念叨了两声,她突然想起了一桩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