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叶楚北小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宋青叶楚北是书中的主角,《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是由作者九月添衣倾情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南溪国,上元佳节。宋青叶在婢女桃月的侍奉下梳妆打扮,镜子里是一张姿容绝艳的脸。三分清丽,五分娇俏,更有两分红鸾星动而成的明艳。公主,林将军已经在宫门口候着了!桃月凑在她耳边低语,瞬间就让宋青叶羞红了脸。他们约...
宋青叶楚北小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小说精彩内容:

第一章重生农家

南溪国,上元佳节。

宋青叶在婢女桃月的侍奉下梳妆打扮,镜子里是一张姿容绝艳的脸。三分清丽,五分娇俏,更有两分红鸾星动而成的明艳。

公主,林将军已经在宫门口候着了!桃月凑在她耳边低语,瞬间就让宋青叶羞红了脸。

他们约好了,今晚去赏花灯。

再有五日,便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了。便是一刻不见,宋青叶都觉得想念。

砰一声,房门被打开,入目是那张让宋青叶思之如狂的面容。

林思远手中的长剑正在滴血,他胸口处的伤口撕扯开来,看上去甚是骇人,就连那张英俊坚毅的脸上也满是污血泥垢。

公主,快逃!太子发动兵变,于今日逼宫,皇上和皇后都已经薨逝了!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我来带你离开!

林思远极其痛苦的吼出了这些话,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他看上去也快要撑不住了。

什么?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骗我宋青叶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她的身子颤了颤,人直接倒在了桃月身上。

当朝太子是她的皇兄,是父皇唯一的儿子,是南溪国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他怎么可能会逼宫?

虽然说父皇常说太子没有治国之能,但他绝不是不通孝悌之人。

不,我不信,太子哥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宋青叶跌跌撞撞的往大殿外跑,一路上,却只见尸首遍地,血流成河,浓烈的血腥味儿熏得她想吐。

宋青叶,我要杀了你!父皇和母后都死了,你怎么还不去死?

面前的男子披散着凌乱的头发,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他看向宋青叶的眼神里满是怨恨之色。

此人便是南溪国的太子,宋景书。

他手中的利刃正在朝着宋青叶飞来,摆明了就是想要宋青叶的性命。

公主,小心!

林思远一路追着宋青叶而来,他在紧急关头挑开了宋景书手中的剑。

看到林思远,宋景书眼底的杀意更浓,今天,我就让你们都死在这里!

皇兄,你快收手吧!宋青叶已然绝望了,见到宋景书满脸嗜血的杀意,她才知道,林思远所说都是真的。

她的皇兄谋反逼宫,而且还要杀了她!

远处传来一阵阵厮杀声,宋青叶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

她的心已经碎了!

她皇兄杀了他们的父母亲,这个人是她敬爱的皇兄啊!

就在宋青叶面前,她的皇兄和她未来的夫君展开了厮杀搏斗。

两个影子在她面前来回晃,她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刀剑相搏,金属碰撞的声音分外刺耳,宋青叶却什么都听不到。

突然间,一片光亮闪过,她眼前一片清晰。

宋景书和林思远两个人手持兵器,发挥最大的力量,朝着彼此冲过来。

他们这是要同归于尽啊!

不要!宋青叶不想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赴死,她已经没有父皇母后了,不能再失去亲人了。

千钧一发之际,宋青叶冲上前去,她以身挡在了两把剑之间。

来自身体的痛楚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家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和林思远大婚,她还没有见父皇母后最后一面

公主!

妹妹!

最后回荡她耳边的是两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呼唤声,宋青叶好想再同他们说一句话。

可是,说什么呢?

她不知道,也已经来不及了

身体越来越轻,她仿佛看到了父皇母后来接她

--

南溪国往北便是大宁朝,大宁朝最北有一城叫宁州,据说是开国皇帝发达之地,也实属苦寒之所。

此处山脉连绵起伏,一到冬日,遍地都是积雪。

宋青叶躺在炕上三天了,她是死了,可是又活了,她重生在了一具同样叫宋青叶的身体里。

她活过来了,却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连这里是何处,她都分辨不清楚。

这三天里,她一直昏昏沉沉,心中是无尽的怅惘和痛苦,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她死了以后,南溪国究竟怎样了?这是宋青叶心中最大的困惑,她的兄长,还有她爱的男人,他们都还好吗?她的父皇母后,可有好生安葬?她这个不孝女,不能为父母送葬,不能成全孝道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断了宋青叶的思绪,一个佝偻着身子的妇人走了进来,她往里头瞄了两眼,见宋青叶睁开了眼,眼底瞬间露出了一些喜色。

青叶啊,你可算醒了!你爹说了,村头老王家那小子不肯娶你,咱还不嫁他呢!

妇人头发花白,浑浊的双眼里满是泪水。一直听不见宋青叶说话,她也不觉得奇怪。

她这个闺女,天生就是个傻子,左半边脸上还覆盖着一块深紫色胎记,很是有些骇人。

傻是真傻,丑也是真丑。

可,她也是爹娘的心头肉。

老宋家两口子膝下有三个儿子,却只得这一个闺女,原主是在爹娘兄弟的疼爱下长大的。

就在三天前,原主出门去山上捡柴,她虽傻,却有着一身的力气,干起活来,比男人都强。

好巧不巧,她竟然遇上了王学文,他们俩从小就定了亲。

那时节,王家的日子过得艰难,幸亏有猎户出身的宋家老爹帮衬。两家人很是合得来,一来二去的,就定下了婚约。

最重要的是,当时原主才一岁多,脸上的胎记只有芝麻粒大小,倒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娃娃。

谁知道,长大以后,她人傻了,脸也越来越丑。唯一能够为人称道的,便是她有一身的好力气。

同村的几个丫头推搡着她去和王学文打招呼,原主傻,她也不知道定亲是何意,只当大家是同她玩笑,她还乐在其中。而且,王学文对她不赖,还给她买过糖果吃,便乐颠颠的上前。

学文,你傻XF在那里,呦,她这是来找你了!

几个后生簇拥着王学文过来,他们的嘴巴不着调,说出来的话让姑娘们都羞红了脸。

哄笑声一片,不知道是谁推了原主一把,她脚下一个不稳,人就倒在了王学文怀里。

第二章亲情最珍贵

王学文也不恼,他扶起了原主,声音虽冷,却不带有半分厌恶,回家吧,天快黑了!不然你爹娘会担心的!

这些年,王学文一直在念书,花了不少钱,宋家人帮衬了他不少。

尽管他对原主无意,却也不至于会讨厌。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王学文一直记着宋家的恩情。他苦读圣贤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改变现状。

每一次,同村人如此这般开玩笑,王学文都会轻描淡写的绕过去。

日子久了,大家也都觉得无趣。

今儿也是一样,人很快就散了。

原主回家的路上,被人从身后打了一下,她一头撞在了石头上,直接晕了过去。

山里头冷,她失血过多,无人过问,被人发现时就只剩一口气了。

问她什么,她也说不出。

村子里就有传言,说是王家要悔婚,她承受不住就起了轻生的念头。

宋家夫妇不信自家闺女会没命,拿着给大儿子置办婚事的钱请了大夫买了药,好在是见着了起色。

宋青叶一开口,声音沙哑难听,就像是公鸭子叫唤一般,她急忙闭了嘴。

娘在这儿柳氏端了碗热粥过来,她一口一口的喂给了宋青叶。

前世,宋青叶生来就是公主,金尊玉贵,就是吃饭用的器具,也都是银质的。可是,今天这碗口都破了,碗沿上还有常年累积的油污。

柳氏常年操劳,双手被寒风冰水摧残的裂了口子,一道有一道,里头还藏了不少泥垢。倒不是她不想清洗,实在是洗不干净。

原本,宋青叶还有些张不开口,这也太脏了。

待目光触及到柳氏关切的眼神,她突然感觉鼻头一阵酸涩,眼泪汹涌而出。

一碗粥,她喝的一滴不剩。

原主的记忆尚在,她知道,这是家里过年时剩下的最后一碗米。家里人都舍不得吃,今天却拿来给她熬了粥。

宋青叶很清醒,她知道,只有活下去,她才能回到南溪国,她要问一问,她的兄长为何要弑父逼宫。还有眼前这家人,在她床前守了三日,不分黑夜,她不能不顾这份情谊。

她只能把所有的痛苦压在心里,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青叶乖,娘已经让你爹去老王家退亲了。柳氏伸出干枯的手给宋青叶拢了拢头发,她叹气说道:你那几个兄弟早就说过了,就算是养你一辈子,他们都是愿意的。就是你,可别再犯傻了,你死了,娘可要怎么办?娘就只有你一个闺女

说着,柳氏低声啜泣了起来。

她一直都不敢哭,总觉得晦气。现在看到闺女醒了,才敢哭出来。

娘,我没有我没有要自杀

宋青叶知道是有人害了原主,可那个人会是谁呢?她心里没有答案。

原主死了,她却活了。从此以后,她要代替原主在这个世上活下去,照顾好她的家人。

听了宋青叶的话,柳氏不禁瞪大了双眼,丫头,你咋了?你不傻了?

她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得差点儿跳起来。

疼归疼,更多的则是惊喜。

宋青叶也不想装傻,只好支支吾吾的说:许是因为撞在了石头上的缘故,把脑袋撞清醒了。娘,是有人从背后打了我一下,我才会跌倒撞到石头。可是,我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原主是个傻子,她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究竟是谁有害她的动机呢?宋青叶想不通,但是无形之中给了她自己一种压迫感。有第一次,或许就会有第二次,她须得万事小心。

是谁?谁要害你?告诉大哥,大哥现在就去宰了他!

宋家大郎从小就跟着他爹上山打猎,练就一身的好功夫,脾气有些暴躁,但是疼爱妹妹的心思却不比任何人少。

他本打算去老王家教训王学文一通,却被他爹给制止了。

他要是去了,王学文怕是只能剩下半条命。

刚在院子里拿着锄头发泄了好一番,倒是把院子里的菜园子给翻了翻。

心里记挂着妹妹的安危,宋大郎刚走过来,就听到了宋青叶和柳氏的对话。

妹妹不傻了,这让他很惊喜。

可是,他的着重点却在于宋青叶所说的那些话。有人要害她

宋青叶没有头绪,知道这个大哥性子急,又是个喜欢舞刀弄枪的,她只好出声宽慰,大哥,我以后会小心的。你别担心了,也别去王家惹麻烦。

都是乡里乡亲的,宋大郎要是把人打出个好歹,花费银子给人看病事小,要是落下个愣头青子暴躁好打人的名头,他还怎么娶XF?

我的娘哎

眼看着宋大郎眼底的怒气消散了一些,外头就又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身着蓝色布衫的瘦弱男子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直接哭道:妹妹啊,都是二哥不好,竟然没有能回来见你最后一面,你晚上可一定要给二哥托梦二哥会想你的

男子哭的很大声,他的眼泪流的也很凶,看上去倒是情深义重。

此人便是宋家二郎,他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好,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儿,没有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他前几天去了宁州城做事,听说妹子出事了,撂了摊子就跑回了家。

他懒散多日,好不容易寻来的差事又没了,工钱也没拿到。

眼下大郎二郎都在,只差了三郎。

三郎在镇子上念书,半个月才回来一次。

说起来,他和王学文还是同窗,二人关系极好。前几天,王学文从学堂回了家,实是因为家中寡母抱恙,无人照看,他才给学院告了假,回来探望。

二哥,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到我吗?宋青叶知道,她这个二哥虽然不咋地,但并不是个恶人。尤其是对她这个傻妹妹,一直都是极好的。她又想起了她的皇兄,将她视若珍宝的皇兄,又如何会对她起了杀心?

很好的掩藏了情绪,宋青叶挤出一抹笑,看向了宋二郎。

宋二郎只顾着抹眼泪,他都没有去看眼前人。

乍一听见宋青叶的声音,他吓得连魂都没了。

妹妹,你死了之后说话利索不少,听起来倒不像是个傻的。在那边有人欺负你吗?宋二郎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妹妹哎,你年纪轻轻咋就没了呢?

直到宋大郎伸手打了他一巴掌,才终于让他清醒了几分。

好好看清楚,青叶已经没事了,你在这里哭丧是嫌不够晦气吗?

宋大郎下手很重,他拎着二郎的耳朵,将他带到了宋青叶跟前。

看到眼前活生生的妹子,宋二郎眨了好几次眼睛,确认无误之后,他立马变作了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

我就知道青叶没那么容易死待目光触及到柳氏手里面的空碗时,他哀嚎一声,娘,你偏心,我也要喝米粥!

第三章退亲

宋家这边热闹非凡,王家则是另一番景象了。

听说宋家要退婚,王婶子直接就昏了过去。

她的身体不好,这几天总是吐血,好不容易盼着儿子回来,见上一面,就又出了这档子事儿。

王学文跪在宋青叶她爹宋云山面前,不发一言。

他从来都没有轻看过宋青叶,更没有侮辱过她。

他已经解释过了,可宋云山哪里肯听?

我闺女都伤成那样了,她要是有个好歹,我非打死你小子不可!

宋云山气得胡子都在颤抖,他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生个闺女却偏偏是多灾多难的。

想到宋青叶受伤时的虚弱模样,他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这一刻,他甚至有杀了王学文的心思。

宋青叶知道王学文人品出众,将来必定会是人中龙凤。宋家要是退了婚,肯定会坐实他逼迫宋青叶退婚的事情,并且逼得人自杀。

不管凶手是不是他,他都洗脱不了罪名。

现在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当宋青叶是自杀,而她之所以会自杀,全是因为王学文。

这事儿一旦传出去,王学文的名声算是被糟蹋干净了,他以后也别想有什么好前程。

宋青叶想了想,她还是决定要亲自登门,把事情说清楚。

娘,我想去趟王家。宋青叶扯了扯柳氏的袖子,王学文他还要念书,我不能害了他。

既然闺女不是因为王学文受的伤,柳氏也不好多说其他。

其实,她也不想退婚。

毕竟,王学文的品行和相貌才学在村子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放着这么好的女婿不要,她是不是傻啊?

柳氏以前是觉得挺对不住王家人的,她闺女是个傻子,的确配不上人家一个读书人。

如今不一样了,宋青叶不傻了,柳氏心里喜滋滋的,只把闺女当成了宝贝疙瘩。

母女俩一起去了王家,宋青叶头上包裹了一层有一层,在柳氏的搀扶下一步步往前走。

老婆子,你咋把闺女带来了?你还嫌她被人侮辱的不够惨吗?

见到宋青叶和柳氏过来,宋云山先是一愣,他皱着眉头走了过来。

原主爹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因为常年出入山中打猎,甚至显得有些凶悍,但是宋青叶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疼闺女的好父亲。

爹,你别怪娘,是我让她带我来的。

原主说话一直磕磕绊绊,意思也表达不完整。宋青叶一出口,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丫头,你咋不傻了?

宋云山就是个大老粗,他虽然高兴的紧,可这话说出来就显得不大对了。

就连一直垂头不语的王学文都忍不住抬头看了宋青叶一眼,眼前的女子身形纤细修长,脊背挺直了,虽然还是那身粗布麻衣,可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甚至有些隐隐的贵气,这完全是变了一个人!

王学文很是惊讶,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说的多错的多,还不如不说,他希望能够用诚恳的态度打动宋家人。

学文哥,你快别跪着了,我受伤不是因为你,我也没有怪过你。

宋青叶对她爹说道:爹,这事儿真怪不得学文哥,你先扶他起来,咱们再慢慢说。

见闺女正着急,柳氏踢了宋云山一脚,当家的,你是聋了还是咋地?闺女都说话了,你咋就不听呢?

哼!

宋云山是不想闺女不开心,他一把将王学文从地上抓了起来。

论起武力,两个王学文都不是宋云山的对手。他一个文弱书生,在这方面实在是不出挑。

王家更是破破烂烂,在外头寒风四起,进到屋子里也是四处透风,两间破屋子摇摇欲坠。

爹,娘,学文哥待我一向很好,拿我当亲妹妹看。

原主的记忆纷乱出现在脑海里,宋青叶总结出了这个说法,她也不可能会嫁给王学文。且不说别人愿不愿意,就是她,她心里有林思远,容不下其他人。

尽管她和那个人可能是天人永隔,这辈子都无法再见,她也会把他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大不了一辈子不嫁人,倒也没什么。

听她说王学文对她不赖,宋家夫妇还以为她是看上这小子了,宋云山瞪了王学文一眼,就想要收回刚才的话。

谁知道,宋青叶却先开了口,我想把婚事退了,当着村长的面,把话说清楚。学文哥若是顾及两家之间的情分,不如给爹娘做义子好了。

这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合适的做法了,婚事可以退掉,也能成全了王学文的名声。

丫头,你是又傻了还是咋地?

柳氏咋也想不明白,放在村子里,王学文是最好的女婿人选了,跟着他日后说不准还能做个官夫人。

婚约哪能说算就算?她可不同意。

柳氏扯了扯宋云山的袖子,当家的,这事儿你咋看?

宋云山横眉一挑,依闺女的,她又不傻了,知道自个儿想要啥。

这爹,可真是个好爹!

宋青叶想起了她的父皇,严肃冷静,对她很疼爱,却从不宣之于口,以至于她也未曾与其太过亲近。

胸口一阵发闷,她的眼泪也有些不受控制。

极力压制了好一会儿,这才好受了一些。

臭小子,你呢?愿意认老子做干爹吗?

宋云山叹了口气,你爹走了,我和他是兄弟,以后老子就是你干爹了!你要是不认,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王学文正是茫然不解,听宋云山这么一吆喝,他当即就跪了下来,干爹在上,请受学文一拜。

他看了看宋青叶,只见宋青叶冲着他一笑,丝毫也没有了傻气。脸还是那张脸,只是看起来不怎么丑了,反而还有些顺眼。

爹,那让大哥去请村长吧,学文哥也去咱家里,今儿就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宋青叶的目的已经达成,她这会儿头疼的厉害。南溪国的人善医术,皇室中人更是如此,她知道这伤还不至于会危及她的性命。

宋大郎出去这一趟,整个西岭村的人都知道了宋青叶要退婚的事儿,齐刷刷的来到了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