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萱)小说废柴毒妃要逆天by瑾玉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废柴毒妃要逆天》小说简介《废柴毒妃要逆天》是瑾玉所编写的穿越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萱,内容主要讲述:下人捣鬼?揍!嫡母心计?揍!庶妹陷害?揍!哥哥纨绔?揍!穿越成被虐待至死的户部郎中嫡女,前特种兵云萱表示,那些犯我的小人们,姐姐不跟你们斗脑子,不和你们玩心眼,只凭一双肉拳,玩转内宅!不服?那就揍到你们服!皇上耍流氓?妥妥揍!皇上:娘子,揍人是要打屁屁的!...
(云萱)小说废柴毒妃要逆天by瑾玉全文免费在线完整版阅读

《废柴毒妃要逆天》小说简介《废柴毒妃要逆天》是瑾玉所编写的穿越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萱。

《废柴毒妃要逆天》第15章 院子是我的

余氏低下头,立刻想到了借口:实是这段时间,白舅爷因为大胜,要返京来。

过去的扬威将军府圣上早就封了,妾身,是生怕舅爷进了京没有地方住,便想着把家里的哪处院子腾一个出来,让白舅爷住在我们这里,也能住得舒坦。

云贤神色缓和下来:这样大的事,夫人怎么没跟我商量一下?

余氏怎么好说,她根本没有想过让白行立住到他们家?想到记忆中,那个男人仿佛洞彻一切的目光,她的心底就止不住地发慌。

但云贤的兴致勾了起来:对了,我记得琚儿旁边的溶梨院还没有人住是吧?夫人何不把溶梨院腾出来,让舅兄住到这里?

正在吃饭的云萱手一顿,但听余氏柔柔细细的声音:这个

云萱只是顿了顿,便手也不停地扒饭——常年的特种兵生涯,让她在吃饭的时候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先把自己填饱,以免要干活的时候,因为挨饿而敌不过别人。

云贤:怎么?

余氏犹豫地看了云萱一眼,轻声道:实不是妾身为难老爷,而是那院子今早大小姐说要住,已经搬进去了。

云贤道:不对啊!我不是记得,前段时间你说要把稻香院给萱儿住吗?

余氏怯怯地看了眼埋头大吃,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谈话的云萱,低头不语,似是十分忌惮云萱的样子。

云贤顺着余氏的眼光,立刻看到了踞案大嚼的云萱。

他自以为猜到了真相,本待发火,想起那位能干的大舅兄,逼着自己尽量和气地问道:萱儿,可是你非逼着你母亲换了住处?话到最后,仍露出了两分怨气。

云萱吞下最后一口汤:有钱人家的饭食就是不一样,做得这么精致,这样美味的饭菜愣是让她比平时多吃了两分。

吃得饱了,她心情就好了些,但有些罪还是不能轻易招认的,她摇头道:我没有啊。

这样干脆,甚至不带半分辩解的回答,让这两夫妇都愣了一下,难道她不是那个招呼不打一声,就占了院子的人吗?

云萱含笑道:夫人莫不是忘了,夫人根本就没有跟我说住哪里啊?我想着夫人整天忙得很,也不好总麻烦夫人,我与哥哥自襁褓中一别,都没有再见过一面,我只想离哥哥住得近些,正巧,哥哥不远处的溶梨院还空着,我便直接带着人搬了进去。

一番话,有理有据,两人愣是挑不出刺来。

余氏心中警铃大作:这死丫头自从回来后连施手段,每一样偏还拿住了他们的死穴,叫他们反驳都不好反驳,有她在,自己这个主母,以后怕是睡都睡不安稳了。

但他们能怎么说?不让云萱跟她哥哥培养感情吗?这样,等白行立回来后,云萱跟他告上一状,凭借白行立现在的圣眷,自己一家子都要吃个闷亏!

现如今,就是要让这个小丫头吃好住好,反正,白行立是驻地将帅,不可能离驻地太久,等白行立一离京

余氏心中算计拿定,脸上感动至极:好姑娘,你真是体贴母亲。

她觑了一下云贤的神色,笑着问道:你那里还缺什么吗?别跟母亲见外,缺什么一定要说啊。

她作戏,云萱也会作戏,她一派体恤地道:夫人,这里的被褥铺陈比起我在村里住的茅草房已经是在天上了,我还敢再求的话,老天爷都要罚我不知足啦。

想赚我叫她一声母亲,真是想得太美!

堂堂嫡长女在外面居然只能住茅草房,云贤脸上一阵热烫:这事若说出去,他完全不用再出门了。

余氏却鄙薄得很: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随便手指头里面我给你漏一点出来,你那脸上的村气掩都掩不住!

云萱跟他们演着戏,心里也腻味得很,反正自己也吃饱了,便跟这两人福了福身:我吃饱了,夫人老爷如果没有什么吩咐,我这就告退了。

看着他们脸上放松的,如同瘟神退散的庆幸,云萱心底冷冷一笑:这就怕了?我还有手段还在后面,咱们,且走且看吧!

云萱不知道的是,她走后,余氏幽幽叹了一口气,似是十分发愁:老爷,大小姐从小在乡间长大,我瞧着她又聪明又体贴,可是,毕竟没有正经被教养过,行事礼仪总有些不对,往后要是说婆家,那人家怎么看得上啊?

云贤想了想,也发愁得很:是啊?夫人可有什么好主意?

他没有看见,他温柔善良的好妻子,眼底埋得极深的那抹算计。

《废柴毒妃要逆天》第16章 继母的算计

余氏犹豫道:这主意只怕不怎么好,说出去,要有损老爷的名声。

云贤想到云萱刚刚那让人头疼的桀骜样子,哪里还顾得上好不好听?而且,在他心里,自己这妻子一向为他着想,为家里着想,鞠躬尽瘁得很。

便宽慰她道:我能理解你是为了我好,你有什么法子先说出来,我不会怪你的。

余氏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只是面上仍有些心有不忍道:我是听说,京郊外有个慈念庵,我是想让大小姐去里面住段时间,让大小姐跟着庵里的师父吃吃斋念念佛,也好化去一身的戾气。

慈念庵?你说的难道是那个各户人家专门把自己犯了错的女眷关在那里的慈念庵?云贤眉皱了起来:这个庵堂名声大得很,只是里面进去了的女眷就没有听说有谁回来过。

而且,似乎那庵堂里腌脏得很,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在里面

他倒没所谓云萱这个看着就心烦的女儿关在那里,只是,怕是白行立回来了,不好交待。

余氏仿佛不知道他的担忧,仍是一心一意地为他相公打算的好妻子的样子:只是,庵堂里面好进不好出,毕竟规矩在那里。

白舅爷应当就在这几日回京,他戍边之将,不会在京城久留,等白舅爷走后,咱们再把大小姐送进去也不迟。

真的要送吗?事情到这里,云贤反而犹豫了,他想起云萱那张酷似自己亡妻的小脸,迟迟说不了这个好字。

余氏看在眼里,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作不知,忧愁道:只是送她去磨磨性子,过些时日便会让她回来的。

不然的话,以大小姐这样厉害的性子,若是传了出去,不光以后不好说婆家,只怕家里的女儿们都要受牵连呢。

余氏的最后一句话终于让云贤下定了决心,他一心钻营了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爬得更高吗?

他对云萱心里虽有半丝怜惜,却抵不过名声那个魔咒,把她留在家里,若是她做出什么事来,其他的都还好说,万一连累了他的前途,那才真叫不好!

夫人所虑极是,这件事就由你来安排吧。

一句话,又敲定了云萱以后的前程!

如果原主在这里,说不定又要生生再气死一回:她竟然刚刚从小村子里回家,就又要被送到尼姑庵里清汤寡水地受虐待!

幸好,现在穿越来的,是神经无比粗大的特种兵云萱

云萱吃饱了午饭,因为在正房里闹了那一大架,余氏为了撇清关系,把管着厨房的王婆子叫过去,当着云贤的面教训了一顿好的,王婆子不敢再怠慢她,吃晚饭的时候,规规矩矩地把她的饭菜送到了溶梨院。

送来的饭菜极好,云萱闻了闻:里面也没有做什么手脚。

一共是四菜一汤,清清爽爽,有荤有素。

一道八宝鸭子,一道素炒三鲜,一道锅塌豆腐,一个椒盐排骨,还有一碗熬得清清的鸡汤。

云萱闻着饭菜的香气,简直可以想象得出:自己吃了这些菜,马上就能长得像前世一样高,那挺拔丰满的身体,不知走在街上会叫多少人羡慕!

正当她提起筷子,准备美美地拈起一口菜的时候,旁边的露华院里突然传来器物摔碎的声音!

云萱心里蓦地极为烦燥:她最讨厌吃东西的时候受人打扰了!

但正院那个声音还在持续不停地骚扰她:拿酒来!快拿酒来!笔砚,你这个背主的东西,快把我的酒拿来!

云萱闭了闭眼,恋恋不舍地把到了嘴边的菜放下,站起来:去隔壁院子里看看吧。

露华院里,果然又是砸得到处都是的酒坛子,云琚正发泄地摔打着周围能摸到的所有东西:快拿酒来!我知道,你有酒的!

他这个样子,明明没有喝酒,没醉比醉了还不如!

云萱对已经被酒坛子蹭到,刮伤了脸的笔砚道:你先下去吧,我来跟他说话。

笔砚担心地看着云萱:可是,大小姐,大少爷这个样子

云萱想到笔砚真的遵照了她的吩咐,这次一滴酒都没有给云琚喝,对他赞赏地笑了笑:你做得很好,但下面的事,由我来跟他谈比较好。

在渐起的月色中,云萱那一笑柔美得如林间精灵,笔砚的脸红了,呐呐不成语:那,那——

他晕晕乎乎的,不知怎地,就到了露华院门外,等清醒过来,不由得懊恼:怎么又出来了呢?

他心里担心这两兄妹会吵起来,不由得趴在门缝上:大小姐到底会怎么跟大少爷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