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苏婠央龙凌煦小说-苏婠央龙凌煦无广告免费阅读

苏婠央龙凌煦是什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苏婠央龙凌煦小说名为医妃权宠天下,由北溪浅笑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这里提供完整版医妃权宠天下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
主角苏婠央龙凌煦小说-苏婠央龙凌煦无广告免费阅读

医妃权宠天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大家带来,《医妃权宠天下》是作者“北溪浅笑”原创的一本情节非常经典的小说,主角是苏婠央龙凌煦,喜欢《医妃权宠天下》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第十六章 灯会,她是有节操的

“王爷?”久久不见龙凌煦回答,苏婠央疑惑的喊了他一声,见龙凌煦看过来,苏婠央不厌其烦的重复道:“王爷,在林公子身体好转之前,臣妾得亲自照看他的伤势。”

龙凌煦眸子眯了眯。臣妾?她还知道她是他的王妃么?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

“不行。”龙凌煦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为什么啊!”苏婠央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看龙凌煦紧张林逸尘的样子,她还以为龙凌煦为了林逸尘好必然会同意呢!

许大夫已经出过一次差错了,为什么不让她照看啊!

“本王信不过你。”龙凌煦淡漠的眼神没有一丝情绪,像是看陌生人一样。

苏婠央瞬间怔愣在原地。

原来……他依旧不信任她么?

先前他那么放心的让她为林逸尘医治,只是因为所有人都对林逸尘的伤势无能为力,所以他是在没有选择下只能信任她么?

卧槽!为什么心里难受啊!

苏婠央,你也太没有出息了!

龙凌煦原本就是不信任你的不是吗?

你每次给他送去的东西他都没吃呢,难道不是因为不信任你,怕你下毒么!

丫的,不就是在杨婉婷面前给你出了一口气么……

丫的,不就是长得好看点么……

你从来就没对龙凌煦有过非分只想,到底在难受个什么劲儿啊!

苏婠央在心里啐了自己一身唾沫!

“知道了。”苏婠央气呼呼的坐下,人家拒绝她的理由很合理,她不能反驳,但是!

“我每日必须来查看林公子的伤势,若他的伤势后续处理不好,很可能会送命。林公子是王爷的人,王爷不希望他死了吧。”

苏婠央记得,林逸尘就是往龙凌煦屋子走了一趟之后,第二天就受伤了,要说不是因为给龙凌煦办事而受伤,苏婠央可不信!

而且,林逸尘可是林家的当家人,一个人挑起一个家族的大梁,身受重伤却隐秘的在凌王府养伤,那肯定是有林逸尘受伤一事不能外传的原因。

苏婠央直直盯着龙凌煦,至少要让她为林逸尘查看伤势,这是她最大的让步!

“可以。”凝视苏婠央许久,龙凌煦这次没有反对。他也希望林逸尘能尽快好起来。

林逸尘武功不低,到底是谁能把他伤成这样,而他又查到了什么?

林逸尘苏醒的那次,他正好不在府里。必然是出了大事,林逸尘才不能将情报托别人转告。

苏婠央没想到龙凌煦这次能这么干脆,但这家伙干脆一点是应该的!可别想她会谢谢他!

苏婠央交代许大夫一些必须注意的事项,以及说了几个穴位,让许大夫给林逸尘心脏按摩后,就回自己的小二楼去生火做饭了。

可把她饿惨了!

晚点的时候又去看了林逸尘,依旧没醒来,但也没出什么问题。苏婠央又放心的回去。

许大夫出了一次差错,这次比较慎重,苏婠央随意的夸了许大夫一句,乐的许大夫心里甜丝丝的。

几日过去,林逸尘终于苏醒了,苏婠央与龙凌煦急急忙忙赶去,刚给林逸尘做完身体检查就被龙凌煦轰了出来。

“怕人不知道你们有秘密要说啊!”苏婠央狠狠啐了一口转身就走!

她可聪明的很,瞧他们两人鬼鬼祟祟的,慌慌张张的把她赶出来,不是有奸情就是有秘密!

冷哼一声回去自己的小二楼,苏婠央也不知怎的,就留意到龙凌煦到晚上也没回来。

跟她也没啥关系,苏婠央哼着小曲儿沐浴完就熄了灯上床睡觉,刚睡着……

“叩叩叩。”

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谁呀,这么晚了。

“来啦。”苏婠央睡意朦胧的应着,重新点了油灯跑去打一看,门外的人是……

龙凌煦!

一定是她开门的方式不对,龙凌煦找她怎么可能敲门?

别以为她不知道龙凌煦安排人盯着她,别以为她不知道龙凌煦让人翻她的箱子!

“碰”得一声!绝对是她开门的方式不对,苏婠央立刻把门给关了,打着哈欠转身就走。三秒……

“碰”的一声!她小二楼的房门坏了,苏婠央惊诧的转身,龙凌煦脸色黑的可怕,浑身散发着寒气,自己滚着轮椅缓缓逼近苏婠央。

明明坐在轮椅上,可就是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苏婠央扫了眼倒在地上的房门,继而怔怔的望着龙凌煦。

妈呀!还真的是龙凌煦呀!

果然直接拆房门的龙凌煦才是真实的,刚刚那个敲门的人说不定是假冒的……

“咳咳,王爷这么晚了来臣妾这里有何要事?”苏婠央情不自禁一步步后退。

“苏婠央,你想死么?”竟然敢把他关在门外!

龙凌煦咬字非常清晰,冰寒的眸子直直锁定苏婠央。

即使见她房间的灯熄了,他依旧来看看。说不定她还没睡着呢?

但这个女人竟然敢看到他之后还把门给关了!

简直不知死活!

“不想不想。”苏婠央连忙摇着头,然后急忙陪着笑脸道:“臣妾这不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吗?还以为自己又梦见王爷了呢。”

龙凌煦脸色稍有缓和,“你经常梦见本王?”

“是呀是呀。”经常梦见把你解剖了。

龙凌煦眼中闪过笑意,一瞬间又消失不见。“明天晚上跟本王一起去看花灯会。”

唉?

“花灯会?”不不,这不是重点,苏婠央惊讶的看着龙凌煦:“跟王爷一起去?我?”

苏婠央在自己手臂上掐了一把。

好疼,不是做梦。

“王爷,您在跟臣妾说笑么?”苏婠央有些懵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本王没心情跟你说笑。”龙凌煦淡漠的看着苏婠央,冷冷的道:“你去不去?”

苏婠央往后头缩了缩,“不去。”一定有阴谋!

见她这模样,龙凌煦有些好笑,情不自禁勾了勾嘴角,片刻又消失。“花灯会一年一次,五颜六色的灯笼很漂亮。”

额……

苏婠央想象了下那个画面,古时候的花灯会啊,她还从来没见过呢。

见她心动,龙凌煦继续道:“本王定了碧水隔视野最好最贵的房间,从窗户能俯视两条举办花灯会的街道,风景尽收眼底。”

听着好像挺不错的,但是……

她可是有节操的人,明知有阴谋还往里头跳,她傻啊?

龙凌煦眼中闪着笑意,“想买什么,全部本王付钱。”

这个好!

苏婠央双眼一亮,但还想矜持一下,却见龙凌煦不在多说,转身就走。淡淡的丢下一句:“去不去随你。”

“要去要去,我要去!王爷您慢走。”

第十七章 无害,后遗症而已

苏婠央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照着龙凌煦的权利,完全可以命令她去,根本没有必要跟她说那么多。

但是他说了。

不管龙凌煦是别有用心还是不打算命令她,苏婠央都收了这情谊。

屋外监视苏婠央的两个暗卫的想法跟苏婠央差不多,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们家王爷吃错药了?

如果需要苏婠央做掩饰,那直接命令苏婠央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么多?

该不是被苏婠央下了什么蛊惑心智的毒吧?

要知道,他们家王爷除了千珑姑娘之外,管她多美的女子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这些天王爷对苏婠央的态度如果是因为不清楚苏婠央底细而观察她,那王爷刚刚的举动是因为什么?他们一直以为王爷清心寡欲,难不成……

王爷钟爱丑女?

两个暗卫相视一眼……正解!

他们挖掘到了王爷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真相!

……其实并不是。龙凌煦回房之后才惊觉,自己为什么要跟苏婠央说那么多?

苏婠央可不知道别人心里是什么想法,因为要去花灯会的事情挺兴奋,这股兴奋劲儿到第二天出门都没消失。

“你就穿这样?”龙凌煦嫌弃的看了眼苏婠央的衣着,她的那些绫罗绸缎的衣服,这些天粗活干着被她弄的破破烂烂的。

苏婠央瞧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疑惑的看着龙凌煦,“有什么不对吗?”

该遮住的地方也都遮住了,没露肉没露点的,就是看着旧了点罢了,这件衣服是她唯一一件还没被她弄破的。

“没事,走吧。”龙凌煦眼神淡然。到了之后苏婠央就呆在房间里头,也不会见什么人,倒是不必挑剔衣着。

“哦。”苏婠央随口应着就越过龙凌煦往前走。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背脊一凉,心里一惊,苏婠央忐忑的回过头,疑惑的看了龙凌煦两眼后才试探的问道:“要不,臣妾推您?”

“恩。”龙凌煦淡淡的点头,高高在上的样子像能推他是苏婠央的荣幸一样。

他平时不都是自己动手的么?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龙凌煦不是喜欢被人伺候的人,就算是双腿残疾了,所有的事情他依然是自己在做。

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像个残废一样被人伺候?

能够为龙凌煦推轮椅,的确是荣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为凌王殿下推轮椅的,就算是凌王府中的下人都没有这个殊荣。但是……

苏婠央她不稀罕啊!

苏婠央静默,这装逼狗,他就每天装高冷吧,反正没人敢拆穿他。

王府门口早就准备好马车,这次的马车很华丽,一看就比上次出门时的那辆马车高档,马车上还标记了凌王府的记号,里头很宽敞,座椅也垫了舒适的垫子。

马车越往前走越热闹,终于在一栋华丽丽的高楼前停下。

“带王妃去预定的雅室。”龙凌煦淡淡的吩咐随侍的护卫,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唉?

苏婠央一愣,他刚刚说她是什么?王妃?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王爷你不去吗?”她最近怎么总是关注不到重点上?

“本王有其他事情。”龙凌煦淡淡说道。苏婠央“哦”了一声乖乖下去,她就知道不会只是单纯的看灯会。

苏婠央下车后扫了眼牌匾上强劲有力的“碧水阁”三个字,跟在护卫身后往碧水阁里头走。

这个时间点花灯已经亮起来了,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凌王府的马车继续向前走,走过繁华的地段,在某个并无特色的小院子前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

龙凌煦已经在这里下车了,但是跟踪他的人没有发现。

院子很安静,只有主人房里头亮着一盏孤灯,孤灯放在红木桌上,灯光照在桌子旁坐着的白衣男子身上,他周身儒雅的气质看着就像一个文弱书生。

若不是满屋子的血腥味以及房间角落瑟瑟发抖的两夫妻望向白衣男子时眼中的恐惧,没人在看到这个白衣男子时会觉得他有杀伤力。

“我说凌王殿下,您总这么站起来用双腿儿走路,考虑过你双腿的感受吗?”听见动静,肖执非望向龙凌煦的方向调笑道。

龙凌煦无视他,扫了眼屋子里的夫妻问道:“查到了什么?”

肖执非觉得跟龙凌煦说话简直无趣的很,说起正事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里可是个好地方,你猜猜看有多好。”

刚刚那文弱书生的儒雅气质,绝对是不长眼睛的人产生的幻觉!

“说。”龙凌煦果然一点情趣都没有,眼神淡淡的扫过来,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直接在凳子上坐下,他内力在强,调动内力联接经脉也是很费力的。

肖执非自讨无趣,撇撇嘴走向那对夫妻,一脚把他们踹开两米远,抬脚踹了下墙边某块墙砖,随即“哗啦”一声响动,地面打开一条通向地底的通道。

肖执非指着通道看向龙凌煦说道:“你成亲那晚的杀手就是出自这里。”

那群杀手竟然是在京城里训练出来的?龙凌煦眼中泛着冷光,扫了眼那对夫妻。

肖执非看见龙凌煦的眼神马上说道:“他们是看守这个地方的人,知道的我已经全部问出来了。”

“训练的杀手几乎都是民间丢弃的孤儿,这个通道通向城外八里庄,那里已经被我清理过了。坏消息是,负责人跑了。好消息是,又被我爪回来了。还有一个坏消息是,他自杀了,什么信息都没问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跟你的关系不会被传出去。”

废话一大堆,有用的信息就只有一个。

城外八里庄,那里是杨将军的地方!

肖执非看见龙凌煦不悦皱了皱眉,脸上荡漾起得意的笑意。

但很快肖执非脸上的笑意就挂不住了……

“调查苏婠央的身份,她的经历事情,一定有一些本王不知道的。调查天心师太愿意为我治疗的目的。调查苏相背后的人是谁。”

又有事情要他去做!还一来就三件!说好了今晚陪莲儿看花灯会的,他又要爽约了。

他家莲儿的脾气最近越来越暴了,他这得花多少银子才能搞定啊!

林逸尘受伤,事情全都他一个在做,等林逸尘好了,他也要受受伤!

龙凌煦将事情说完,半点留念也没有,立刻起身要走。可突然起身的动作一顿,龙凌煦跌回凳子上,手死死的捂着心脏。

剧烈的疼痛,他却只是皱着眉头,坑都没坑一声。

“你怎么了?”肖执非立刻紧张的去扶龙凌煦,龙凌煦抬手示意自己没事,适应了疼痛之后不在意的说道:“后遗症而已,对身体无害。”

“哈啾!”苏婠央一个喷嚏打的响亮,揉了揉鼻子,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儿看着下头嬉闹的人群。

第十八章 资格,本太子有没有

也不知道龙凌煦去办什么事情去了,要多久才回来。

苏婠央望着下头美丽的夜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龙凌煦订的雅室的确视野很好,透过窗户,可以俯视两条街的景色。两条街中间隔着一条河,许多小年轻们提着灯笼泛舟湖上,看起来好好玩儿啊。

苏婠央也想去泛舟,可是……

她没钱啊!

龙凌煦那小王八蛋,说什么买东西他付钱,一到地方人就跑了,还怎么付钱!

苏婠央气愤的锤了下窗台。她只是无聊而已,绝对没有在想龙凌煦!

“本小姐就要这间雅室!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敢跟将军府作对!”

好熟悉的声音,随后门“啪”的一脚被人踹开。

苏婠央回过头,呵,还真是熟人啊。

“杨小姐也这么有兴致来赏花灯?”苏婠央饶有兴致的半支起脑袋打量杨婉婷,以及……

杨婉婷旁边亭亭玉立的苏楚儿。

“苏婠央!”杨婉婷没想到屋子里的人竟然是苏婠央,惊讶了片刻赶紧整理仪容,四处张望着问道:“凌王殿下也在吗?”

凭苏婠央怎么可能订到碧水阁的雅室,而且这间雅室还是碧水阁最高档的雅室,价格可不便宜。

碧水阁的雅室可不是光有钱就能订到的,不说苏婠央有没有那么多银子,光苏婠央的身份,掌柜的就不可能把雅室给她。

所以,雅室一定是凌王殿下订的!

杨婉婷也顾不上抢地方了,瞬间春心荡漾四处寻找龙凌煦的身影,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狠狠瞪了苏婠央一眼,凌王殿下居然和这个丑八怪出来看花灯!

还订这么贵的雅室给她看!

“苏婠央,本小姐问你话呢,凌王殿下去哪里了?”杨婉婷傲慢的看着苏婠央,就像苏婠央只是她的下人。

苏婠央还没说话,苏楚儿就拉拉杨婉婷的袖子说道:“婉婷,看样子凌王殿下不在这里,应该是出去了。”

凌王殿下不在这里,你想怎么欺负苏婠央都行。

苏楚儿一直都是那伪善的模样,装的恬静温婉,水汪汪的眼睛泛着楚楚可怜,只是往哪儿一站,就让人想要保护她。

“婠央。”苏楚儿紧接着看向苏婠央,“我们不知道这间雅室是凌王殿下订的,王爷呢?他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杨婉婷听了苏楚儿的话眼睛一亮,凌王怎么会怜惜苏婠央这个丑女,说不定把她带到这里人就走了。

看着杨婉婷眼中泛起的光芒,苏楚儿心头冷笑,欺负人这种有损形象的事情,都让杨婉婷去做吧,她苏楚儿一直是个善良得体的姑娘!

苏婠央看见杨婉婷的样子,心头一阵恶心。这个蠢货,被人当刀子使还浑然不觉。

“苏婠央!就凭你也配在碧水阁的雅室里观赏灯会?你要是马上给本小姐滚出去,本小姐就放你一马,否则,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没有机会看见自己的男神,杨婉婷心里憋的气不对苏婠央发对谁发?

谁叫苏婠央倒霉撞在她的枪口上?

就算上次凌王亲口对杨婉婷说苏婠央是凌王妃,但杨婉婷可不会真把苏婠央当成凌王妃。

她上次是不知道凌王殿下也在马车里,她那么挑衅苏婠央是损了凌王殿下的面子,要不是这样,凌王殿下会帮苏婠央说话?

杨婉婷可不信凌王殿下真会把苏婠央这个丑八怪当成自己王妃。上次回去之后,指不定苏婠央怎么被凌王殿下冷落呢。

思及此,杨婉婷更加得意,“你听到没有,赶快给本小姐滚!”

“啧啧。”苏婠央看白痴似的看着杨婉婷,同情的摇头叹息:“真没见过蠢成这样的人。”

杨婉婷怒目一瞪,就要开吼,苏婠央不理她继续挑衅道:“要是本妃不走呢?”

两个小丫头片子也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她今天就好好收拾她们!

“不走?”杨婉婷冷笑,苏婠央那句“本妃”听的她火冒三丈!

这个丑八怪真不要脸!王爷根本就没搭理她,她竟然好意思自称本妃!

“走不走可由不得你!来人!”杨婉婷爪子一挥,她的贴身丫鬟马上上前。杨婉婷指向苏婠央,高高在上的吩咐道:“把这个丑八怪给本小姐丢出去!”

“婉婷。”苏楚儿急忙上前一步,没啥作用的劝道:“算了。”

那为难无措的善良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你就是太善良。”杨婉婷叹了一口气,继而一脸厌恶的瞪向苏婠央:

“真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活下去,看看你那张脸,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溜达,你不怕把别人吓死了吗?”杨婉婷厌恶的冲苏婠央啐了口唾沫,爪子一挥,再次命令丫鬟道:“把她丢出去!呸!看了就烦!”

说不定等会儿凌王殿下还会回来,没有了苏婠央,她到时候就可以站在凌王殿下身边了。

杨婉婷心里盘算的美滋滋的,但是……

“哎呦!”上前想要拉扯苏婠央的丫鬟被踹飞两米远,苏婠央可不是吃素的,就算她是……

难道那位护卫大哥的存在感真的那么低?竟然所有人都把他忽略掉了。

龙凌煦吩咐这名护卫把苏婠央带到雅室,他自然有义务保护苏婠央。别人羞辱苏婠央不关他的事,但要是跟苏婠央动手,他可不会坐视不管。

“哎呦,不错哦。”苏婠央给护卫大哥点三十二个赞!但是,龙凌煦的人都跟龙凌煦一个德行,淡然着一张脸什么表情都没有。完全不把苏婠央的夸赞放在眼里。

但这不妨碍苏婠央双手插腰,得意洋洋的望着杨婉婷和苏楚儿,“两个小婊砸,跟本妃叫板,你们还不够资格!”

杨婉婷被苏婠央的样子气的直喘气,连苏楚儿都没办法淡定。苏婠央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

那个护卫她们也不是没看见,只是他一直都没有说话,杨婉婷和苏楚儿自然都把他给忽略掉。

看见自府的王妃被人羞辱还一声不吭,这不正好证明苏婠央在凌王府不受待见吗?

护卫的态度是她们敢嚣张的原因之一,只是没想到,这名护卫竟然会保护苏婠央!

凌王府的护卫,如果没有凌王的吩咐,他怎么会保护苏婠央?

杨婉婷和苏楚儿都不甘心,可她们还不敢跟凌王府作对,一筹莫展的时候……

“凌王妃好嚣张啊,不知道本太子有没有资格?”

突然响起的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愣。寻声望去,长得人模狗样的男子,一身杏黄色,不是当今太子是谁?

▲《医妃权宠天下》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