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白兮厉天烨小说-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在线阅读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白兮厉天烨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白兮厉天烨甜宠新书《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由王兮最新写的一本现言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兮厉天烨,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见面,她把他当成奇怪的人。第二次见面,他又成了她心中的始乱终弃的男人。第三次见面,他荣升为拐卖她儿子的人贩子,还是团伙作案。忍无可忍,男人怒了,“女人,戏演得太过,就不真了。”求婚现场。男人单膝跪地,深情的望着女人,“以后...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白兮厉天烨小说-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在线阅读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宠不停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第10章 BOSS,你被我炒了

没错,不过苏苏先不和你说了,我要给豆豆和小白卸妆了。

白兮说着从包里拿出了早上特意准备的卸妆工具,开始给两个小包子卸妆。

小包子们现在的妆容是苏苏请的专业造型师弄的,和那个露露有九分像。

至于那个露露,是白兮在国外的大街上偶然看到她和章宁宸当街激吻,然后两人又勾肩搭背的进了酒店。

最巧的是她的一个朋友和露露还是校友。

回国前夕,她和那个朋友相遇聊天时,意外得知露露为爱来到帝都找章宁宸,结果出车祸成了植物人,一直住在帝都仁剂医院调养。

根据这个线索,白兮临回国前就制定了一个A复仇计划。

今天的结果显示A计划很成功。

给两个萌宝恢复原貌后,白兮让苏苏送她回公司,两个孩子则被苏苏自做主张的带去吃美食了。

A&R公司。

白兮刚回到公司就接到通知,他们公司被收购,新总裁马上就来视察了。

白兮,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过来站好,新BOSS马上就到了。

她连给苏苏通风报信的功夫都没有,就被公司的总经理叫过去迎接新BOSS了。

没多久,就见一名身着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的高大男人,在几名身穿黑色西服男人的簇拥下,迈着矜贵的步伐走了过来。

当白兮看到那个男人时,一下子就呆住了。

不可能。她以为今天起得太早,产生了幻觉。

闭上眼睛,她晃晃脑袋打算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可再睁开眼睛,那个男人的模样还是没变。

立体完美的五官,整个就是她家小白的放大版。

就是他。

那个和她有过一系列尴尬事件的男人。

好像叫什么厉天烨。

一瞬间,她死死的盯着男人,有了辞职的打算。

感受到女人投来的眼神,厉天烨目光轻移,侧头回望了过去。

倏地,白兮毫无防备的撞上了男人的目光,吓得她立刻紧张的垂下了头,况且男人的气场太强,她压根也不敢与之对视。

好在男人的目光也只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就挪开了,而且淡漠的好像根本不认识她。

查觉那道摄人的目光离开,她立马松了一口气。

你,跟我过来。

她刚缓过这口气,男人的声音忽然像炸雷似的在她耳边响起。

她以为听错了,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尖轻声问了句,总裁,您叫我?

男人投给她一个看白痴的眼神,但最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见状,她不敢怠慢,忙跟了上去。

嗖嗖嗖

瞬间她感觉公司里的员工看她的眼神都不友好了,尤其是女员工。

她不知道的是,这公司里,除是刚回国的她,都认识厉天烨。

刚才看到公司被厉天烨收购了,她们心里可是高兴坏了。

想着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也许她们会有机会入厉总裁的眼呢。

谁知一转眼,这个新来没两天的白设计师,竟引起了厉总裁的注意。

还被厉总裁单独叫走了。

真是可恶。

一路跟着厉天烨的身后,白兮终于体会到如芒在背了。

很快到了为新总裁准备的办公室。

煮杯咖啡给我,不放糖,水温要93度,煮三分钟。

厉天烨像帝王一样,直接坐在真皮的老板椅上,叠起一双修长的大腿,理所当然的指使起了面前的女人。

白兮小嘴微张,一怔。

她以为这男人叫她过来,是谈工作上的事。

结果却让她煮咖啡。

她想拒绝,又觉得不妥。

毕竟这男人现在是她的大BOSS。

最终她恭敬的答应了一声,是!

转身煮咖啡时,她暗暗吐槽了一句,这男人,真是难伺候,矜贵得跟个皇帝似的,煮个咖啡还要明确水温。

按照男人的要求,她煮好咖啡拿给了他。

出去吧。

接过咖啡,男人完美的唇里,淡淡的溢出了三个字。

白兮再次一怔。

什么意思!

让她跟着进来就是为了让她给他煮一杯咖啡。

怎么,舍不得走,想体验下在办公室里

放下咖啡,男人不知何时靠近了她,并用力将她按压在奢华的办公桌上,一俯身,他覆在她耳边幽幽的问道。

男人带着薄荷清香的灼热气息也喷在了她敏感的耳畔。

刷的一下子,白兮的耳根发烫了起来,不知是怒火攻心还是和男人的距离太近的原因。

流氓

不管什么原因,都让她很火大的马上用小手抵在了男人的胸膛,用力的想要将他推开。

但这举动却在男人霸道的钳制下显得很是苍白无力。

女人,前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钳制住女人乱动的双手,厉天烨低笑着在白兮耳边缓缓的说着,黯哑的声音,带着别样的情愫。

接着他一俯头,灼热的唇瓣不顾女人的反抗,再次强势侵入。

白兮的脸颊越发的火热,甚至连呼吸都不畅顺了。

尤其感觉到这次男人身下清晰的变化,有过那一夜的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当即吓得她就脸色急变。

怎么办?

拼力气,她不是男人的对手。

倏地,她计上心头,假意的迎合起了男人。

厉天烨意外女人的主动,微怔间,女人突然飞快用鞋跟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白兮今天穿的是高跟鞋,鞋跟很尖,踩的他还真的很痛,当即他钳制她的手就一松。

趁机白兮像鱼一样溜出了男人的压制,同时怒火中烧的她,还顺手拿起桌上的咖啡,直接向男人泼了过去。

一侧身,厉天烨轻松的躲开了,倒是他身后墙上挂的一幅现代抽像画替他遭了殃。

一击不中,她不敢恋战,她知道她不是他的对手。

火速的转身跑到门边打开门,她在门口处突然又停住脚,回身霸气的宣布,厉天烨,我要辞职,你被我炒了。

我不批准。重新像王者一样坐好,厉天烨沉静锐利的眸子染上一抹讥诮,如果你强制离职,那我们就来谈谈违约金的问题,一百万,哦,对了,墙上被你用咖啡污了的画是名家所画,折合成钱差不多又是一百万,一共两百万,你是现金,还是转账。

第11章 莫名其妙的质问

听了男人咄咄逼人的话,白兮的脸顿时像被火烧了似的,有点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刚才她是气糊涂了,忘了还有违约金的事。

还有那画确实是她毁的,没想到那么一幅抽像的破画,居然值一百万,早知道她直接跑好不好,泼什么咖啡。

这叫什么,偷鸡不成失把米!

怎么,赔不起!厉天烨嘴角愉悦的弯了弯,一指对面的沙发,那就进来坐下。

白兮站在门边没动。

一梗脖子,语气有些生硬,您是总裁,有什么话请吩咐,坐就不必了,如果没什么吩咐,我那边的工作还很忙,就不奉陪了,至于那幅画,等专家来评估后,我们再谈赔偿事宜。

她才不要进来坐下,要是再被他占便宜了怎么办。

她就站在门边和他说,他要是再对她图谋不轨,她可以立刻逃走,或者喊人。

相信他一个堂堂的大总裁应该会顾点脸面。

一眼就看穿了女人的想法,厉天烨俊秀的眉宇轻挑,看着充当门神的女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女人,你不辞职,那幅画就当送你了,倒是你,这层楼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站在那毫无意义。

白兮回头一看,尴尬了。

果然和这混蛋说的一样,刚走进来时,看到的那些个女秘书全都不见了。

既然这样,那她废什么话,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二话不说,她转身就加快了步子跑向电梯。

但电梯打不开,应急出口的门也被锁了。

怏怏的回来,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脸色很不好。

厉大总裁,说吧,这么大费周章的留下我干什么?接着她又小脸严肃的盯着男人警告,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许再非礼我,否则我们法院见。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厉天烨表面上不屑的瞥了女人一眼,心里却对这个女人很讶异。

其它的女人,见到他,都恨不得脱光自己粘在他身上,这个女人倒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刚刚还狠心的用热咖啡泼他。

白兮差点没气死,偷偷翻了个白眼,暗道,你对我没兴趣,那你之前对我做的那一出出是啥意思。

女人,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和你的那些零距离肢体接触,无非是对你之前的一些举动做出的来的回礼罢了。

看到了女人的小动作,厉天烨故意嫌弃的扫视着她,口是心非的说道。

白兮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倒是真相信了男人的话,声音有些呐呐的,厉总,那个,我对我之前对您的误解表示歉意,现在您可以说找我什么事了吧?

厉天烨突然讳莫如深的盯了面前的女人一眼,黑沉着脸厉声质问,你和我外甥睡了几次?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白兮有些蒙,她都不知道这男人的外甥是谁,谈何睡了几次,况且她这一辈子也只是在四年前被一个混蛋男人睡过而已。

这个新总裁真是莫名其妙。

装吧,放心,女人,结果快出来了,到时你会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有多严重。

厉天烨危险的眯起鹰隼般的眸子,郑地有声的警告白兮。

不好意思,厉总,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兮越发觉得这男人莫名其妙。

那我们就试目以待吧,女人,你可以走了。

忽的,厉天烨面容一冷,拿起抽屉里的遥控里,冲着门的方向按了一下,示意白兮可以离开了。

得到了赦令,白兮立刻头都没回的加快步子离开了。

嗡嗡

刚上了电梯,怦怦直跳的心脏还没恢复呢,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苏苏打来的。

刚一接听,手机那端就传苏苏愤怒的声音,小兮兮,公司客服打来电话,说白敏让你回家一趟,她要与你商量婚纱设计稿的细节问题。

接着又坚定说道,小兮兮,我不会让你去的,白敏让你现在回家肯定是要拿你当出气筒。

白兮知道苏苏是为了她好。

但她真要不去的话,相信到时白敏不只会投诉她,也会把苏苏带上。

她不想苏苏在公司难做,更何况公司新换了一个她认为阴晴不定的总裁。

压下心中烦闷,扬起一抹自信笑容,她胸成有竹的说道,苏苏,我决定回家一趟,正好我也有一些事要找我父亲问问。

小兮兮,有什么话,在电话里问,我怕你掉进狼窝里有危险。

苏苏满脸担忧的拒绝了白兮的要求。

有些话,电话里说不清,我必须得回一趟家才行。放心,苏苏,要是有事,我第一时间向你求助。

白兮坚持。

行吧,那你小心。

知道白兮要是决定了一件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苏苏只好放弃劝说。

豆豆和小白就拜托你帮我安全的送回姥姥家了,千万别让白家和章家的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临挂电话前,白兮再三的嘱咐苏苏。

在路边等出租车时,白兮再次拨打了不久前刚打的那个号

圣圣,今天收获不小吧。

刚一接通,她就对着手机笑眯眯的问道。

兮兮姐,你真是神了,怎么会知道那个植物人和影后白敏有关,现在网上都传疯了,都说植物人是她撞的,还好我提前去守着了,否则去晚了,连大门都挤不进去,刚刚我已经第一时间发出了这个猛料,我老板说要给我加薪呢。

圣圣的声音满是兴奋,她是个狗仔,小时候曾经住在白兮姥姥家的对门。

也算是白兮的一个发小了。

这算什么,圣圣,你现在到白家别墅来,一会儿有更猛的料。

白兮的眼神瞬间冰冷。

挂了电话,这时出租车也来了。

上了车,白兮再次冷笑。

白敏你想找我出气,那我就再送你份大礼。

出租车很快到了白家别墅。

下了车,站在白家别墅门口,她有些伤感看着冰冷的别墅的大门。

四年了。

她又重新站在了这里。